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蒙恩重生和蒙召献身的见证

 

幼年丧母

   我从小四岁丧母,哥哥比我大五岁,妹妹比我小二岁。幼年丧母实可谓人间一大悲剧,然而其中也满含着天父上帝无限的慈怜和恩惠。

    首先,我母亲终于在长期病困中因着我父亲的劝说而悔改信主,接受救恩,并由教会中牧师为她施洗。她虽然从小未念过书,但却在病榻上学会了读圣经。临终前不久,她还作了一梦,看见天使来接她到天上去。是的,正如主所说的,当主驾云复临时,「祂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祂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并要接他们到天父家中去(太24:30-31.14:1-3)。经上也说:「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前4:16-17)。

    对我父亲来说,虽然中年丧妻,但他的灵性却因此更得复兴。因我父亲虽然从小就已接受基督教信仰,在教会中学读书时甚至有过献身传道的心愿,但大学毕业后,由于自己灵性基础薄弱,遵从父母旧法所订婚约结婚后,便忙于投入世务,挑起家庭生活担子。而此时我母亲的患病和去世,反倒使他的灵性更得复兴,并一心爱慕主的圣工。

    我们几个孩子也要感谢主,虽然失去了慈母,但慈爱的上帝仍然为我们留下了一位慈父。人们常说母慈父严,但我们的父亲却怀有一颗慈母的心,以致我们在这世态炎凉的人世间,仍能从父亲超乎一般的亲爱、温暖、体贴下,享受到世上最伟大的父母之爱的力量,并也能因此而格外体会到天父上帝对我们世人的无比大爱。我们更要感谢主,我父亲早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就已开始播下了圣经真理的种子,以致我们从小就能有一种单纯而甜美的信仰,不断安慰、激励、保守着我们的心灵。

 

童年情况

  记得那时,由于我父亲到南京金陵神学院攻读神学,准备献身传道,我和妹妹寄居在伯父家里,和祖母一起生活。我们虽然不像一般小孩有父母在身边朝夕关怀、爱护和教导,但我们却坚信上帝、主耶稣和天使的保护,以致从小胆子很大,不怕危险。我们也有一种向善的心志激励、保守着自己,因我们深知必须听从上帝的话,作好人,上帝才会喜悦、保护我们。我有时还向不信的小朋友宣传对上帝的信仰,并为主耶稣作辩护。有一次,我和几个小朋友去看一贯道的宗教活动,我一看就说这是迷信的教门,因他们又拜耶稣,又拜菩萨,搞迷信活动。另一次,我和几个小朋友同去庙宇游玩,在回来的路上看见路旁有一个『土地公公』的神龛。有一个小朋友说:『这神龛碰不得,碰了要生大病。』我不服气,说:『这是迷信。』后来,我独自一人到那里,特意用石头砸了它一下。我心里说上帝会保护我,我绝不会生病。事实上也确是如此,我从小身体一直很健康,没有生过甚么病。当然,那时我的这种作法是很幼稚的,因我们自己不信它,尽可以指出它,但却不要去砸它。这实质上也是属于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

    我从小虽然这样坚信上帝,但那时我还未真实悔改重生、得到属灵新生命。因我既没有个人祷告、灵修的生活,也不认识自己是罪人,还自以为义,更不明白必须仰赖救主的宝血和恩助,天天追求离罪成圣。我虽然有一种单纯的、笼统的向善、向上帝的心志,但这是绝对不够的。随着年龄的渐渐增长,人性的败坏和软弱也渐渐明显起来了。记得从小学五、六年级时起,即喜欢看各种电影和戏剧,并读一些七侠五义之类的荒诞小说。由于爱世界的心渐渐增强,爱上帝的心就渐渐冷淡了。及至初中一年级时,当父亲要带我和妹妹去教堂做礼拜时,我甚至时常要找理由推托了。主所指出的情况是千真万确的:『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上帝的国。』(约3:3

 

蒙恩重生

   正在这少年的心灵极其动荡、危急之际,感谢天父上帝,救主耶稣及时地挽救了我。当时我父亲正在上海大公职业学校任英文老师。由于我父亲求道心切,多年来不断暗自恳求主,赐以更大的真光和恩助,使自己的灵性能得到更大的复兴。于是在圣灵的引导下,某次在路上获得一单张,提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沪北教会将举行『启示录讲座』,主讲人为王震辉和林尧喜两位牧师。我父亲就按时前去赴会。每晚有会必赴,风雨无阻。及至讲座进行到一大半,某晚我父亲回来后,以极其受感、严肃的态度向我们发出如下的感叹:『这么重要的真理,我在基督教内一辈子也从来没有听到过阿!』谁也料想不到,主的灵竟奇妙地借着我父亲所说的这一句话,如闪电似地触动了我的心灵,使我立刻内疚地感悟到自己已长久没有想到上帝了,并使我当即下定决心,再也不能这样迷糊度日,而要立即归向上帝,并也要研究明白圣经中的这一切重大真理。

  说也奇怪,从这时起,我已立刻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此后,我自己主动要去赴会,风雨无阻,并报名读圣经函授课,切心求道。我以前爱好的事,如看小说、看电影、看戏剧等等,现在全都抛弃了;我以前推托的事,如聚会崇拜、灵性追求、作主圣工等等,现在都非常喜欢了。我也极为重视个人的定时祷告、读经的灵修生活,并在每次祷告中彻底对付自己每一罪愆,不但求主赦免,而更求主洁除。平时对罪的感觉也变得极其敏锐了,每当自己的心思意念,或言语行为一有了罪愆,便立即感到圣灵责备,内心不安,痛苦难受,直到自己在主面前重新求得赦罪的平安,和成圣的恩助。我也天天不断靠主恩助,力求成圣,并愿献身为主作工。

    『启示录讲座』结束后,我父亲立即受浸,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我本来也想要一同受浸,但听从牧师建议,先参加查经班查考圣经后再受浸。记得某晚林牧师提到一个初信主的人怎样才能永远保持自己的信心、爱心和热心时,他讲到个人祷告、读经的灵修生活的重要。圣灵即在我心里特别作工,我一边听,一边反复对自己说:这个道理极重要,永远不能忘记,永远不能疏忽祷告、读经、和主亲密相交。还记得有一次王牧师看到我哥哥和我时,勉励我们献身给主,我心里甚感欢乐,因我早已决定终身献身作主的圣工。

    查经班结束后,不但我自己受了浸礼,而连我放暑假回家的哥哥,也因着圣灵的大能被父亲和我带动,信而悔改,归向救主,和我一同受了浸礼。受浸的日期是一九四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安息日)。那时,我正因疟疾发寒热,受浸时还泠得发抖,但心中火热,快乐无比。受浸后回到家中,已全身发热。我独自走上阳台,面对伟大的穹苍,献上热切献身的祷告,恳求主的悦纳、使用。上帝似乎就在我的面前,我确知自己因信靠救主耶稣已蒙圣灵重生,获得属灵新生命,成为天父上帝的儿女。我也已献身要作祂的仆人。我不但要靠主恩助在自己的灵性上不断追求长进,在心灵品格上不断追求成圣,而且还要引领千万将亡生灵,归向救主,一同迎候主的复临。

 

蒙召献身

  现在我要说到自己蒙召献身的经过。事实上,早在我归向救主的同时,就已立志献身传道了。因我从小就有一个强烈、坚定的志向,长大了一定要当一个军事家,打击坏人,保护好人。当时我还有一个洋洋得意的思想,认为一个人立定终身的志向,应当愈早愈好,愈坚定愈好,这样就可早作准备,争取最大成功。我也自以为自己的志向立得既早又坚定,并且心里常对自己说,我的志向是永不会改变的。事实上按人看来也确是如此。当我在小学念书时,每次听到军号声,或童子军的军乐声,都心潮澎湃,激动异常。一直到我蒙恩归主前都仍然如此。

  但后来当我的心灵得蒙真理光照、被圣灵感化、归向救主时,有一次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安静的,郄是十分坚定的意念,我心里很好笑地对自己说:我过去不是自认为从小想当军事家的志向是永不能改变的么?但现在必须改变了。这时我原有的志向对我已变得毫无一点吸引力了。那么,我今后的志向应是甚么呢?无论是医生、工程师或其它一切工作,我都丝毫不愿加以考虑,惟有对传道工作却产生了非常的爱慕的心。我迫切地感到传道工作是世界上最重要、最伟大、最神圣的工作,它能拯救亿万将亡生灵,信而悔改,接受救主,成为上帝圣洁、蒙爱的儿女,承受永生。我也迫切地感到,世界上作医生、工程师或其它各种工作的人已很多,惟独献身传道的人实在太少,而基督复临又已迫在眉睫,救恩之门即将关闭。因此,当时我立即产生了一种极为迫切而强烈的献身传道的心志,决心献身传道,为主所用,抢救众多将亡生灵,使他们接受主的救恩,以迎接基督驾云荣临。于是我立即向主作了献身传道的祷告。从此我心中极其欢乐,因我不但已成为上帝的儿女,而也已终身献身于主的传道救灵大工。我也多么羡慕和向往,将来有一天也能像主的门徒那样被主所重用,甚至一天讲道有成千上万的人信而悔改。 

  但过不多时,我心中忽然被一种痛苦的意念所袭击,因我想起我父亲以前说过的一番话,作传道工作不但要有人的献身,而也要有上帝的呼召和拣选,才能得蒙上帝的悦纳和重用,才能在各样的试炼、考验中坚守圣职,至死忠心,作成主救灵的大工。我不安地想到:我怎么知道上帝已呼召了我,并愿拣选我作祂的圣工呢?我想到使徒们、先知们、历代来主所重用的许多圣仆似乎都有明显的,甚至神奇的蒙召的经历和拣选的印证,而我却没有。我想,如果只有我自己单方面的献身,却没有主的呼召、拣选和收纳,我岂非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传道人,为主工作了么?由于我一心渴求献身传道,却又不知主是否肯收纳我,以致心中甚感焦虑不安。

  正当此时,圣灵又感动我,使我产生一种意念,甚得慰勉。我想,如果我献身的动机是纯正的,并且不是出于一时的热情和感情冲动,而能持之以琚A永不改变,并不断靠主恩助准备自己,加速追求,使自己能成为无愧的工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尽忠职守到底,那么到时主必悦纳、拣选和使用。于是我下定决心,从此以后每一次祷告中,都要特别为两件事祈求:首先靠赖主的宝血和恩助,彻底省察自己,认罪悔改,在心灵意念和言语行为上追求完全成圣;接着热切献身,不断求主收纳、准备、使用我,并也不断向主许愿,主若悦纳我的献身,我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永远尽忠职守。  

  经过如此天天不断的献身、许愿和恳求,约有二、三年之久,在不知不觉中,主已使我渐渐深信确知,我的献身已蒙主的悦纳,主也愿拣选我参加祂的传道救灵大工。我此后惟一的责任是靠主恩助,加速准备自己,竭力讨主喜悦,使自己能作无愧的工人。虽然如此,我以后在每一次祷告中仍继续不断为献身传道的事祈求,我恳求主不断准备造就我,使我以后能更好为主所重用,我这样一直祈求,直到我开始走上传道工作的岗位。

  因当时,主已使我明白祂呼召人献身传道的两种方式:(一)有时,在必要的情况下,主会使用明显的、神奇的呼召方式。例如保罗得见大马色的异象,怀爱伦在异象中的蒙召等等。(二)更多的时候,主使用的方式却是借着圣灵在人的心灵中,发出深切而持久的感动和呼召之声。例如以赛亚在异象中并未听见主的直接呼召,却听见主的询问:『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以赛亚听见后就响应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6:8)。又如复临运动的领袖威廉米勒耳蒙召献身传道的经历更是明显如此。当他用了多年工夫查考圣经,研究预言后,预言中有关基督复临迫近的辉煌大光不断燃烧着他的心灵,出于圣灵的迫切救灵的责任感,使他坐立不安。他起先虽然一直想将传道救灵的责任推卸给在职的传道人,但最终他还是顺服了圣灵在他心灵中的日益强烈的督责和感动,而毅然献身传道,投入了主的救灵大工。于是我感悟到自己心灵中所以会有一种强烈的献身传道的心志,实是出于圣灵所赐予。当我如此深信确知主已呼召、拣选、悦纳了我的献身后,我心灵中的感觉已变得更加严肃了。因我已经是一个在主面前不断许过愿的人,是一个终身属于主的仆人了。我此后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偏离传道救灵岗位,正如使徒保罗所说:『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林前9:16

 

入校准备

  我在一九四八年七月底受浸归主以后,接着于九月初便进入上海宁国路本会三育中学,读初中二年级。当时因学校离家较远,我平时寄宿在学校中,仅安息日在家里。在校寄宿时,我每日早晚祷告、读经或读预言之灵教训,都抓得很紧,不敢有一次疏忽。每次祷告都靠赖主的宝血和恩助,不断悔改,追求心灵意念和言语行为完全成圣,并为献身传道而不断向主许愿,求主悦纳、造就和使用我。那时灵修中我最得益于怀着『幸福的阶梯』一书(又名『喜乐的泉源』,原书名为Steps to Christ)。我接连读了好几遍,每天早上阅读几段,将其中阐明的属灵经验和教训反复思考,身体力行,以求变成自己的经验。以致直到今天,对其中的许多语句和重要教训,我都还能记得。

    在我进入教会学校后,虽然看到学校以至教会内部某些严重不泠不热的、甚至会使人绊跌的情况,然而主早已借着写给老底嘉教会书信中的启示,保守了我的心灵,使我能看明教会中的这一切不泠不热,自以为富足,而实为『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情况,正完全应验了主在书信中的预言,以至我的信心非但未因此软弱、泠淡,反而越发坚固。我时常受到激励,感到我们末后时代老底嘉教会既然普遍处在严重的不泠不热中,我们每一个献身传道的工人和上帝的余民,就更应奋发热心,深切悔改,加速追求,以期能靠主恩助,复兴教会的灵性,求得晚雨圣灵的沛降,使天国的福音和三天使的警告得以迅速传遍天下,为基督复临预备好道路。

    在这些思想的激励之下,我在学校中的学习、生活各方面都变得更有意义,并都成了为献身传道而准备的一部分内容。记得我过去在小学读书时,因贪玩不做功课,又无人在旁督促我,以致一度留级停学。就是在读初中一年级时,我的算术考试也不及格。但自从我悔改归主后,在主恩助下,我的学习成绩也大变样了,以致我在三育中学读初二、初三上时,我的学习成绩在全班、甚至全校中都成为最优秀的。在初三时,我还开始担任了学生会长的工作,并以学生代表身分兼任了总会机构所在地的沪东教会青年布道团的书记工作。

   一九五零年上半学期,由于我父亲受聘到沪宁线桥头镇本会中华三育研究社任高中部英文老师,因此我初三下半学期也转学到中三社去继续升学。那时中三社校园中有一种不好的风气,一般人最重视医预组(学医),其次是事务组(培训司库等),教育组(培训教师等),或中升组(准备继续升大学),而同时又最轻视传道组。认为进传道组学习的人都是学习成绩不好,或是经济困难,需要助学金补助的人。我当时对此看法甚为反感。我感到献身传道实是最神圣、重大、光荣的事,即是一个最有才智的人,也不一定配担任此圣职,胜任此工作。为了反对上述错误看法,也更是由于自己对传道工作的爱慕、向往之情,我当时便争取参加学校中传道组召开的每一次传道研究会。由于我那时的班级低,年龄轻,每次去参加这样的聚会是很突出的,藉此等于是公开表示了自己献身传道的心志。那时我靠主恩助,在学校中的成绩也是最好的。因当时在全校教职员会议上,曾特别提出要对两个同学的学习成绩进行表扬,一个是男同学,即本人,另一个是女同学,即张垂裕老师的妹妹。那时,我也被邀请担任了学校安息日学一个班的教员。安息日上午聚会后,下午我也经常和个别同学一起下山,到周围农村去,向农民和窑民传道。

  及至一九五一年下半学期,学校情况大变。全国教会学校都由政府教育部门接管,桥头镇中三社也被政府接收,改办为农业学校。在政府接管期间,一部分同学到上海总会去搞控诉运动,我和其余同学则留校自学,因这一学期(我本来读高二上)停学。学校改办为农校后,我便和几个同学于一九五二年暑期去投考江苏省立丹阳中学。我考进高二下,一直读到高中毕业。当时在学校中只有我一人提出要求守安息日,学校虽未答应,但因我坚持要守,又保证学习不受影响,也就默许了。由于丹阳县无本会教堂,因此每预备日晚上,我就带圣经和怀着宗教书籍到教室中去看。别的同学都在认真地作他们的功课,我则专心地看我的圣经和书籍。每安息日上午我就独自在宿舍中祷告、唱诗、读圣经和预言之灵教训。下午我常喜欢去郊外田野散步默想。当时我虽在外面学校读书,但献身传道的心志仍不断强烈地激荡着自己的心灵,并使我在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准备自己。因此,我在学校中虽一直坚守安息日,每周比别的同学少读一天书,但靠主恩助,我的学习成绩不但未受影响,反而成为全班中,甚至全校中最好的。记得那时学校中还曾想邀请我,去向低年级同学介绍自己的学习经验和方法,怎样能将功课学习得更好。其实这都是出于主的恩助。我们的班主任、政治老师,也是学校的副教务主任,对我的评语是:『学习有计划,肯帮助人,但在确立自己的人生观前(指我的宗教信仰问题),还应多多考虑。』

  总的来说,我在此校的两年学习生活中,在守安息日方面并没有遇到很大的困难。第一学期期中考试,代数和化学碰到了安息日,我未参加考试,老师也不肯让我补考,以后就将我这两门课程期终考试的成绩(代数 100分,化学99分)打了个八折,算作我该学期的学习成绩。老师这样作也是出于他们的好意,想藉此促使我不要严守安息日。到第二、三学期时,老师都有意照顾我守安息日的信仰了,或是尽可能不放在安息日考试,或是让我补考。但最后一次高中毕业考试又遇到困难了,因教务处宣布,这次毕业考试,一律都要参加;凡不参加考试的,不论是甚么原因,都不可补考,也不能取得毕业证书。许多好心的同学都来劝我,这次星期六的英文和政治考试,务必通融一下,来参加考试,免得白白辛苦几年,仍不能高中毕业。但我靠主恩助,仍坚决不去参加安息日的考试,宁可不能毕业。过了安息日,当老师星期一来学校办公时,我便去教导处,要求政治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和副教导主任,以及英老师准我补考。想不到出乎意外的顺利。两位老师拿了两张原来的试卷交给我,叫我独自一人到教室中去补考,无人在旁监考,并叫我考好后拿去交给他们。这样,因着主的恩助,我仍能以最好的成绩获得高中毕业。 

 

奇妙引领三封书信四个异梦)

   一九五三年暑假,我高中毕业后,遇到了一个新问题。当时本会总会经过控诉运动后,人事惰况大变,神学院也已停办,教会机构一时又不吸收人,我往那里去呢?当时似乎有两条路可供考虑、选择:一,暂回上海市嘉定县父亲处(我父亲当时已被按排到嘉定县立中学任英语老师),继续自学,准备自己。二,先投考医学院,攻读医学,掌握一技之长,然后再去传道。当时我们全部高中毕业同学都被留在学校中,集体准备功课,集体报考大学,而且学校老师认为我学习好,记忆力强,又细心、耐心,也有意推荐我投考医学院。但我感到这一决择事关重大,我不愿在其中搀杂我个人的意见。于是我迫切地要从主那里得到明确指示,好看明祂的旨意而快乐的遵从。因此别的同学都在整天忙于准备功课,我却一天天地迫切恳求,等待着主的指引。随着投考日期的日益临近,我的心情变得更焦切。我是多么切望能立即,或尽快获得主以任何方式的启示,使我能看明并遵行祂的旨意,而不致因自己的愚昧走错道路。可是,主的答复仍迟迟不来。这对我当时的信心和心灵也是一种考验。然而慈怜的主还是提前好多天给了我指引。那时我已好长时间没有收到来信,但某一天送信的时间却同时收到了三封来信。这三封来信不约而同地从三方面答复了我同一个问题:一封是招生委员会的来信,回答我为守安息日不参加任何一门考试都是不行的;一封是我父亲的来信,因他得了一个关于我献身传道的异梦,便特别来信勉励我,说主必会引领我前面的道路;一封是林牧师的来信,表示愿意在我献身传道的准备工作、神学教育和圣经研究等方面,给于指导和帮助。于是我立即清楚地看明了主对我的旨意,我就马上回到宿舍,整理了行李、物件,直抵火车站,乘车返家了。

  主不但借着三封书信,引领了我的脚步,而且在此前后又接连赐下四个异梦,印证了我所走的道路。

  第一个异梦,即上述我父亲写信前所作的异梦。他在梦中见我祖母腌了一盘咸鸭蛋,其中一个蛋微微动了一动,他便用一根棒轻轻点拨了一下,结果从蛋中飞出了一只白鸽,站在家中的台子上。他梦中就知道此白鸽是指我,还担心有没有弄伤我。我祖母平时就喜欢腌咸鸭蛋,腌的方法很简单,有时就将蛋泡在盐水内,有时用盐水调和的泥把蛋糊一下。这也象征了她教养我们子孙后代所用的方法。因此梦中的蛋是指祖母所有的子孙后裔,不但我父亲、伯父、和姑母一辈是在她的哺养下长大,而且我们和伯父的所有子女从小也都曾在她的身边长大,受到她的教养。从鸭蛋中飞出白鸽,这正说明福音有使人重生,改造人本性的大能,使我从一个罪人的地位,一跃而成为上帝的儿女,成为献身传扬福音的使者。白鸽也特别象征了传扬平安福音的使者这一职份。我父亲用棒点拨了一下,正象征了他对我的指教。我当初的悔改归主就是因着他在圣灵的感动下所说的这一句话:『这么重要的真理,我在基督教内一辈子也从来没有听到过阿!』至于我强烈的献身传道心志,虽然是圣灵所赐的,但也和我父亲的长期教导分不开。特别是他所强调的一点:一个人要献身终身传道,必须要有主的呼召和拣选。为此曾促使我天天不断献身给主。当我从学校回到家中后,我确是进一步飞到台子上,为要继续准备自己,以便不久的将来能飞出去,把天国的福音和三天使的警告迅速传向普天下。  

    我高中毕业后,为了献身传道未去投考大学的事,我姑母当时还不知道。因她长期以来一直盼望我能投考医学院,攻读医学,而我怕他反对我献身传道,也从来没有将自己献身传道的事告诉她。但现在既已回到家中,就决定将自己从小献身传道的经过和此次未去投考大学的事,详细写信告诉她。她知道后很感意外,大失所望。她也竭力反对我进入教会作传道人,认为在新中国作传道人没有前途。她坚持主张我必须学医,或学其它各科,至少要掌握一技之长,为人民服务。如热心圣工,可以用业余时间帮助教会工作。她在来信中说,为了想说服我,使我看出自己的错误,以准备明年再去投考大学,她一直在求上帝,赐她一个异梦,以显明我的错误,但结果仍一无所梦。于是她忽然想起,在接到我去信之前,曾作过一个关于我的梦。由于她当时不明白梦的内容,也就将它搁置脑后了。但现在想起此梦,也许正是上帝预先给她的指示。于是她将此梦告诉了我。

  梦中见到我,一个青年人,双手捧着一只很大的绿花纹皮西瓜,又随手很容易的一弄,立即将瓜分成两半个,瓜酿是鲜红的。关于此梦究应怎样解释,她说还不清楚,但她愿把自己想到的一点意思提出来,供我参考。她说,梦中很大的西瓜是象征我的天赋才智,本是很可以造就的;但被我轻易弄成两半,边缝也不整齐,又是否象征我这次放弃投考大学,破坏了自己的天赋才智和良机?

  后来,我父亲和我傍晚在田园散步时,他忽然得蒙光照,明白了此梦的解释。他说,梦中很大的西瓜不是象征我的才智,而是象征上帝使我明白、进入的圣经真理。西瓜是甘甜的,又能消暑解渴,是夏天最好的水果;照样,上帝的话也是甘甜的,并能滋润干渴的心灵,使之得到满足。把西瓜分成两半,是为了让大家可以分着吃,这正是象征传道人宣讲圣经真理的工作。正如诗篇上所说:『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又如使徒保罗对提摩太的劝勉:『你当竭力在上帝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把西瓜分成两半,边缝不整齐,表明此瓜不是用刀切开的,而是用双手擘开的。这样大的西瓜用双手一弄而成两半,不是靠人自己的力量所能作到的。这又表明我讲解圣经的能力,不是出于自己,而是上帝所赐的。瓜皮是绿色的花纹,瓜酿是红的,说明此瓜是新鲜的,是满有生命力的。这象征我所传的上帝的道,也是满有生命力的,能使人因信主耶稣基督而『得永生』(约3:16)。主耶稣又教导我们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另一次又说,上帝的命令『就是永生。』(约12:50.)。当我把父亲的这些正确解释,写信告诉姑母时,看来她一时被我们说服了。她接信后,还特地将自己的一本附有司可福注解的英文皮边圣经寄给了我。

  但事隔不久,她又来信继续劝我投考大学。后来她又告诉我,在五三年冬天她又作了一个关于我的梦。梦中见我买了一件老绵羊皮袄,是旧的,上面满了尘土。她说,这是象征我在现今时代选择传道,是背时之举,不合时代的潮流,迟早会被淘汰的。我父亲当时则提出另一种属灵的解释,说我此次为献身传道,不去投考大学,以此代价买来了一件老羊皮袄是宝贵的。当寒冬腊月来临之时,有了它就可以抵御风雪,不怕严寒了。旧的老羊皮袄上满了尘土,则说明它也是古代先知、圣徒们所穿过的。但关于此梦的主要解释,郄是我好久之后,某次读经时忽然领悟的。这看来是象征我末后将要在充满磨难、试炼的时期中,各处奔跑,风尘仆仆,传扬主的真道。正如希伯来书十一章末段提到的,历代以来上帝的忠仆和圣徒所受到的各种各样烈火试炼中的最后一种情况:『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来11:36-38)           

  第二年假期,我姑母决定要回来探亲(我祖母和我们住在一起),并要亲自动员我去投考大学。我父亲事先得知此事后,很感挂虑,因他知道姑母是很固执己见的,我的志愿又是不可能被改变的。她既不能说服我,我也不能说服她,结果势必弄得不欢而散,对姑母也无益处。于是我父亲就开始为此事祷告说:如果我姑母此次回来探亲,对她本人和大家都无益处,就求主拦阻她暂不回来;如果主允许她回来,就求主在她心里作工,改变她的错误看法,以免产生不必要的矛盾。结果,主果然垂听了我父亲的祷告。在我姑母回来之前,主又赐她一个关于我的异梦。由于此梦的功效,她这次回来后真的没有再劝说我投考大学。她先到嘉定中学看望我的祖母和父亲,最后再来上海沪北教会看望我。当时我已在教会中作传道人。关于投考大学的事,她一句也不提起,只是要我注意自己的健康。感谢主,主的行事何等奇妙。 

  至于我姑母所作的梦,她一句也不告诉我。也许因她认为此梦不吉利,告诉我徒然增加我的忧愁。但她却把此梦的内容和解释告诉了我父亲。以后我父亲又转告了我。其实我得知此梦后,非但不忧愁,反而深受激励。她梦中见我成了一个孩童,正站在教堂讲台上讲道。她见我的脸形也改变了,前额很宽,眼睛大而明亮,脸色严肃而纯洁,下巴却很瘦小。她看到全会堂听众都很寂静、严肃地在听讲。当我讲完道时,便从讲台上走下来。她也从梦中醒了过来。她对我父亲解释说,前额宽、眼睛大而明亮,代表有智慧。下巴瘦小象征老年时有患难。至于是儿童,我父亲和我当时体会是纯洁之意。后来在几年之后,我研究到启示录十四万四千人问题时,忽然想起梦中的儿童是否还可能暗示我将蒙拣选加入十四万四千人的行例?因『他们原是童身』(『童身』原文是中性字,既可指童子,也可指童女),『未曾沾染妇女』(指未曾被巴比伦教会玷污,未曾接受兽的印记),『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启14:4-5.17:1-6.14:9-12.)。他们也都是有属灵智慧的,因『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伯28:28.9:10)。他们末后也都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启7:14)。如果确是这样解释的话,那么可以想见,基督复临真是何等迫近了。

这样,在我高中毕业后,关于我献身传道之事,主借着我父亲和姑母,一连赐下四个异梦。有两个是静止的(站着分西瓜和讲台上讲道),两个是活动的(白鸽的飞翔和披着老绵羊皮奔跑);又开头两个未讲到考验,后来两个讲到了考验。这几个异梦对我通过漫长的信仰磨炼和摇动时期,是一种激励;对晚雨复兴的来临,也是一种应许;对最后的空前考验,也是一种预备。这几个异梦也可能预示了我以后的经历,先是在弟兄姐妹家庭聚会中『分西瓜』,后是在讲台上传讲真道;先是如鸽子自由飞翔,传扬天国的福音和三天使的警告(太24:16.14:6-12),后是『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为基督复临预备道路(来11:37-38.40:3-5)。

附注:此篇见证写于五十年代末或六十年代初,正当青年之时。过去以来只有极少数熟人看过,至今(《领受晚雨迎主来》)未有公开发表,是因不想让人误解,以为我根据那个异梦,相信自己必会在十四万四千人中。异梦中以儿童的样式出现,有可能暗示成为十四万四千人:『他们原是童身』(启14:4-5);也有可能并无此意,只是象征谦卑纯洁像小孩的意思,如主耶稣所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太18:3)。但不论如何,主来的日子确是近了。我也仍然相信我有可能活着迎见主来。但愿主的圣灵晚雨早日沛降,救灵大工迅速完成(珥2:28-32.2章),靠主得胜末后空前考验,欢然迎见主的复临。(路光修订于2009,3,5201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