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目錄和前言

看以下但以理一章二三四題

 

第一題 但以理書概論

 

     但以理和啟示錄兩卷書,是聖經中極其重要的系統性的預言書。據統計,全部聖經中有三分之一的內容是屬於預言,尤其是但以理書和啟示錄中,更是充滿了系統性的預言,從古代一直預言到現在,一直預言到基督復臨,直到新天新地。這一切預言至今百分之九十幾以上都已完全應驗在過去以來連續不斷的歷史中了,而剩下的一點點有關末後大結局的預言,目前也正在迅速應驗之中。通過預言的研究,可以極大地堅固我們對上帝和對聖經的信心,使我們不能不深信聖經真是上帝所默示的;通過預言的研究也可以使我們確知基督復臨真是近在門口了,並可看明基督復臨之前所將發生的種種大事;通過預言的研究還可使我們明白但以理、啟示錄書中很多重要的真道,例如基督在天上為我們贖罪和代求等工作,有關潔淨聖所的要道,四次審判的要道,二次復活和特別復活的要道,基督復臨,千禧年,基督第三次降臨,撒但、邪靈和惡人在火湖中的毀滅,義人在重新創造的新天新地中的榮美情景等等要道;通過預言的研究還可使我們明白但以理、啟示錄中特別傳給我們末後時代上帝子民的三位天使的信息,從而可以幫助我們作好靈性的準備,完成救靈的使命,迎見主的復臨。由此看來,但以理、啟示錄書的研究,實在是極其重要的。

     對但以理、啟示錄書的研究,首先要從但以理書開始。因但以理書可說是預言的入門書。如果我們明白了但以理書的預言,也就可以明白啟示錄的預言。等到我們明白了但以理、啟示錄書的預言後,對聖經中的其他有關末後的預言,也都可以無師自通了。因此我們先要來研究但以理書。但在研究本書之前,需要對本書作一概要介紹。

 

關於本書的作者

     第一個問題,關於本書的作者:本書七到十二章的異像部分,是先知但以理以第一人稱的口氣記述的,一看就知道是但以理寫的(參但7:1-2,28. 8:1-2.9:1-2.10:1-3.12:8)。至於前面一到六章的歷史部分,雖然是採用第三人稱來記述的,但由於這前後二大部分在內容上、文字上都是互相連接而不可分割的統一體,因此表明它們都是但以理所寫的。

     例如從內容上來看,但以理二章的大像異夢和七章的四大獸和第四獸頭上的十個角,所預言的歷史綱要是完全相同的。七章的預言實際上是在二章預言基礎上的進一步啟示;而但以理八章和十一章的預言,又是在七章預言基礎上的進一步啟示,這樣就將這前後兩部分的內容完全聯在一起了。

     又如巴比倫國最後一個王伯沙撒的名字,也是前後兩部分內容本為完整一體的強有力的證據。因伯沙撒王的名字在以前一切歷史書中從沒有記載過,只有在但以理書五章、七章、八章中多次提到這名字,直到近代才被考古學家所確證為事實。這就證明但以理全書都是但以理所寫的。

  再從本書所用的文字來看,從但以理書一章到二章四節上段,和八章到十二章,是用希伯來文所寫的。又從二章四節下段到七章是用亞蘭文,也就是迦勒底文寫的。這樣就將但以理書前後二部分內容完全聯為一個整體,而不可分割了。

  至於但以理在前面一至六章歷史部分,為甚麼不採用第一人稱口氣,而採用第三人稱口氣來記述自己的一切經歷,顯然是由於謙卑的緣故。正如使徒約翰在福音書中提到自己的事蹟時也有意隱藏自己,而採用第三人稱的口氣,稱之為『有一個門徒,是耶穌所愛的』,或是『那門徒是大祭司所認識的』等等。(約13:23. 18:15. 19:26. 20:2. 21:20-24)。至於但以理在七章到十二章的異象中,又轉而採用第一人稱的口氣來記述,顯然是為了要加強見證的力量,堅固人的信心。正如使徒約翰在啟示錄中記述自己在拔摩海島上所見的異象時,也都採用了第一人稱的口氣。(參啟1:9-20. 4:1. 22:8-9)。

     以上我們已經從但以理書本身的分析中,證明本書的作者是但以理本人。和但以理同時代的先知以西結也為但以理作了美好的見證,實際上也是上帝為但以理所作的美好見證,稱他是義人,並且是大有智慧的(結14:14,20. 28:3)。主耶穌也已明確指出,但以理書確是先知但以理所寫的。主耶穌說:『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太24:15.參但9:27)。此外,猶太人和早期基督徒也都確認但以理是本書的作者。

 

關於本書著作的年代

     第二個問題,關於本書著作的年代:但以理書一章1-7 節記載,但以理是在公元前605 年被擄到巴比倫的,一章21節又說:『到古列王元年(也就是公元前536 年),但以理還在。』看來這一章寫作的年代有可能是在公元前536 年,而且原文是用希伯來文寫的。但以理八章到十二章也都是用希伯來文寫的。八章異象是但以理在『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也就是大約公元548 年(也有可能還要晚幾年)所見的。九章異象是在大利烏王『在位第一年』,也就是公元前539 年末了或538 年所見的。十到十二章異象是在『波斯王古列第三年』,也就是公元前534年所見的。因此這一部分內容,寫作年代都較晚,可能介於公元前548 年到534 年之間。由於上述一章和八到十二章,內容主題都是關於猶太人的被擄、歸回和復興,因此但以理特意用希伯來文寫出來,為要讓他本國的百姓閱讀。

  至於但以理二章四節下段到七章的內容,寫作的時間有可能略早一些。但以理二章尼布甲尼撒作大像異夢的年代是在他在位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603 年。但以理七章見異象的年代是伯沙撒王元年,約在公元前550 年(也有可能還要晚幾年)。但以理六章獅坑中的神蹟發生在大利烏王在位時,最後又提到這樣一句話:『如此,這但以理當大利烏王在位的時候和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時候,大享亨通。』由此看來,這一部分內容寫作的時間,可能介於公元前603 年到534 年之間。由於這一部分內容主要記載了巴比倫國,以至於瑪代王大利烏時發生的幾件重大的事情和神蹟,並也記述了二章大像的異夢和七章四大獸的異象,對外邦帝國的君王和臣民都是極有教訓的,因此但以理特用迦勒底人的亞蘭語寫出來,甚至有可能被存放在巴比倫和波斯的官方歷史文件中,讓外邦的君王臣民都能知道,或許能藉此認識、歸向真神。

 

不信派的評擊和我們的回答

     第三個問題,不信派對本書的評擊和我們的回答:關於本書的作者和著作的年代問題,本來介紹到這堣w可結束了。事實上猶太人和早期的基督徒都一直確認本書是但以理所著作的,從未有一人發生疑問。但到了第三世紀有一個敵對基督教的非信徒波腓列(PORPHYRY,生於公元233到304年),因看到但以理書中論到巴比倫、瑪代波斯和希臘的預言,都應驗得極其精確,因此就武斷地認為,但以理書絕不可能是事先寫出的預言,而必是事後寫出的歷史。他毫無根據的斷定,本書必是公元前二世紀馬克比時代的猶太人假冒但以理名字的作品。然而當時和後來的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學者們,仍一直堅持歷代傳統的觀點,認為本書是但以理本人所寫的,直到十八世紀之前,並無一人評擊本書。

  但是到了十八世紀後,十九世紀中,有一些新派的所謂評經學家,由於對預言和神蹟存著不信的偏見,竟然又提出了波腓列的陳詞老調,而大作文章,大加發揮。他們認為本書的作者是一個不知名的人士,在公元前第二世紀瑪喀比時代,假冒但以理的名義而寫成本書。他們這樣作的目的是想要證明但以理書並不是事前寫出的預言書。但他們的頑梗不信正如主耶穌所指責的:『你們錯了,因為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上帝的大能。』(太22:29)。

     其實但以理書中的預言,並不只是講到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帝國和羅馬征服希臘帝國的初步情況,而更是講到以後羅馬帝國勢力漸漸變為極其強大,最後又於公元476 年被分割為十個蠻族王國而滅亡,以及後來繼續講到羅馬教皇的興起掌權,離道背教,迫害聖徒一千二百六十年等等情況,並一直講到現在,一直講到主再來。這些預言都已經獲得極其奇妙的應驗,使任何懷疑不信的人都可深信確知:聖經上的『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上帝的話來。』(彼後1:21)。

     再說他們對聖經的評擊,從表面上看起來,似乎都經過了深刻的鑽研,似乎都很有學問、知識的樣子,以致使得許多信仰上沒有穩固根基的人受迷惑或被困擾;但實質上他們的批評都是帶著主觀的不信的偏見,抱著吹毛求疵的態度,根據一鱗半爪的片面的知識,就迫不及待地作出錯誤的論斷。關於這方面的事例,實在是多不勝舉的。我們就例舉但以理書中的兩、三個事例,來作一說明。

 

關於伯沙撒王的問題

     例如關於伯沙撒王的問題:但以理書中記載伯沙撒是巴比倫國最後一個王,過去曾經遭受到不信派的聖經評論者長期的責難和評擊,認為但以理書的記載不符合歷史事實,必是後來的人冒充但以理的名義所寫的。因為在公元『1853年以前,在一切現存的巴比倫的記載中,從未提到過伯沙撒之名,歷史告訴我們拿波尼度(NABONIDUS)是巴比倫最後的王。聖經的新評論者認為此點証明本書的記載不合史實。但是1853年,在吾珥城舊址內拿波尼度為某神所建廟宇的房角石上,發現了如下的一段記載:「我,巴比倫王拿波尼度不至於得罪你。願我所愛的長子伯沙撒也有敬奉你的心。」從其它巴比倫碑文中,我們得知拿波尼度王時常在巴比倫城外退休。管理軍隊及政事的責任是在其子伯沙撒身上,二人一同為王。..這樣我們就可以明白但以理為何被稱國中的「第三位」(但5:16,29)。「他父尼布甲尼撒」一句,並不是說尼王是伯沙撒的生父,乃先祖之意。(按:父和先祖的原文是同一個字)。』(聖經手冊420頁)。

     還有,『羅林遜爵士發現了在拿波拿提斯親自所撰的重要碑銘,在上面他自稱他多年已在提瑪地方過著退休生活,「未到巴比倫。」而他的兒子則與貴胄及大軍住在巴比倫。他還刻有如下他對他的神所作的禱詞,提到他兒子在巴比倫代理王權說,「主阿,對於我高貴的兒子伯沙撒,我身之嫡嗣,願你使他的心尊敬大神,不致陷身罪邪,使他知足於富裕的生活。唯願愛敬大神之意念常存於我至愛長子伯沙撒之心。」古列所寫的泥版也已發現,上有他與伯沙撒臣宰所作交易和條約的記錄。』(海尼斯著上帝的聖經169頁,轉引自聖道闡微419 頁)。

 

關於希臘樂器『瑟』的問題

  再如關於希臘的樂器『瑟』的問題:正如『聖地之遊』一書中指出:『最有趣的,卻是高級評經家引但以理三章15節「角、笛、琵琶、琴、瑟、笙」為例。這堆樂器中的「瑟」(PSALTERY)是希臘文,因它是希臘樂器。他們也承認但以理是主前六百年的人物,所以他們推測如下:希臘人在巴比倫工作生活,不能早過主前二世紀,所以此書必是(主前)二世紀時某人冒名而寫。雖然這是憑空推測,基督徒一時也無以置答。但在巴比倫遺址考古多年的高大維(KOLDEWY)教授,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發掘出一大堆楔形文字的泥書磚,知道是古巴比倫王的雜錄,以為沒有用處,隨便拾了一袋寄回倫頓大英博物館,也沒有指明用途,只存放作為紀念。五十年後,讀考古學的學生到此找些實物練習閱讀楔形文字,也是隨意在這袋子中取幾塊泥書磚,把它翻譯出來。原來這是主前六百年時代皇帝宮中管家的記錄,上說:「把二十袋麥子送給從希臘僱來彈奏「瑟」的樂師為薪金。」』(聖地之遊32頁)。這一發現使得那些評經家們啞口無言。

 

關於巴比倫人習慣用詞問題

     還可舉一例子,關於『迦勒底人』一詞的習慣用法問題:在但以理書中,迦勒底人不但是指一種民族,也就是當時的巴比倫人,而且也是指一種特殊階級,就是精通本國各種古學的博學之士,也被稱為哲士。評經家們又在這點上作出毫無根據的武斷,認為這後一種含義是但以理時代很久以後才有的用法。但早在公元前五世紀的著名歷史家希羅多德(HERODOTUS)卻無意中為但以理書作了辯護,『他指出「迦勒底人」被當作一種階級乃是在他的時代以前多久(很久)的事情了。』(聖經新釋卷二362 頁)

 

更多的內証和外証

     其實,但以理書必是但以理本人在聖靈的啟示下,於公元前六世紀所寫,而絕不可能是公元前二世紀的人冒用但以理的名義所寫。除了上面已提到的種種證據外,還可再提供一些客觀的證據,可分外證和內證二方面來介紹。

先來看外證方面的証據:

     (一)聖經方面的證據:如上帝在同時代的先知以西結書中,為先知但以理所作的見證(結14:14,20. 28:3),以及主耶穌為先知但以理著述本書所作的見證(太24:15.參但9:27)。因前面已講過,這堣ㄕA重複。

     (二)考古學方面的證據:也都不斷證實本書的真實可靠性。除以上舉例介紹的以外,以後還將結合但以理書的研究,隨處繼續介紹。

     (三)歷史方面的證據:願簡略介紹三個證據:

  第一是公元一世紀猶太人的歷史家約瑟弗為但以理所作的見證說:『但以理乃是以色列諸先知中最大的先知,..但以理的智慧更超越世上一切明哲之士,..甚至兇猛的獅子也能夠認出但以理的尊貴,因此敬畏他,不敢開口於他面前。』他又說:『亞力山大王因猶太人誠心悅服波斯王,就立意要責罰他們,(這事發生在公元前332 年)。猶太人非常害怕,所以大祭司耶多亞遂帶多人往求亞力山大,停止戰爭,並將但以理書第十一章的預言給王觀看,並向王說明,按此章二節到四節的預言,希拉國人必將毀滅波斯國。因此猶太人就得了亞力山大的歡心和保護。』(猶太人的歷史卷十第10,11章,引自『但以理之研究』第7頁)

    第二個證據:七十士希臘文譯本舊約聖經三十九卷,『公認為在公元前285 年之前開始翻譯,到250 年前後完成。』(參看林大衛牧師著『但以理書著作年代的考証』一文)。『聖經手冊』上也說:『成於主前第三世紀。』在其中有但以理書在內,可見但以理書決不可能是瑪客比時代公元前165 年時的作品。

    第三個證據:猶太人早就將但以理書列入正經之內,這是一個強有力的證據,證明但以理書不可能是在公元前二世紀寫的。因猶太人的正經,也就是我們的舊約聖經,早在瑪喀比時代以前,在公元前四百多年前以斯拉時代就已編集而成。猶太人也公認正經中最晚的一卷書是瑪拉基書,是在公元前四百餘年寫成的。

  第四個證據:公元1947年在死海附近山洞中發現的舊約聖經古抄本,經考古年代鑑定和放射性同位素碳14的年齡測定,都被証明為公元前二世紀的舊約手抄本。其中有部分是屬於但以理書的手抄本。這也證明但以理書不可能是公元二世紀的冒名作品。

現在再來看內證方面的證據:

     (一)文字方面的證據:本書是用希伯來文和迦勒底人的亞蘭文輪流、交替著寫的,這正符合但以理時代猶太人長期被擄、生活在巴比倫國家中的特點。當時的猶太人也都熟悉地應用著這兩種語言。但到了瑪喀比時代的猶太人,希伯來方言早已不應用,而為亞蘭土語所代替了。再說但以理書中所用的希伯來文,特別是和以西結書、以斯拉書相合,每每同用一樣的慣語。而且書中用的亞蘭文和後來用亞蘭通行的方言所譯的舊約文字不同,可見本書是和以西結同時代的著作。若為瑪喀比時代的作品,就必用希臘文,而不能用希伯來文和亞蘭文。至於但以理書中還用了十幾個波斯字,都是屬於政治上的字眼,這既反映了當時巴比倫和波斯兩國政治、經濟、文件上的交往,也反映了但以理一生經歷上的特點,他既曾擔任巴比倫國的總理,也曾作了瑪代波斯國的宰相。本書中還用了個別希臘字,都是關於希臘樂器的名字,也已被考古學證明為事實。

     (二)內容方面的證據:本書內容顯明作者十分熟悉迦勒底的習俗、禮儀和宗教,除非是但以理本人所寫,後人是寫不出這樣的內容的。例如當時別國的人稱巴比倫為「示拿地」(但1:2),再如以巴比倫的神名為四個被擄青年起名,又如吃王的膳,用王的酒,『房屋必成為糞堆』,以金鍊為重賞,傳令但以理在國中位列第三,先提瑪代,後提波斯,後來只提波斯,以及但以理的美好靈性表現,都不是後人所能想到的。

     (三)預言方面的證據:等到人真正明白了但以理書中的預言及其奇妙應驗後,就可確知:『經上所有的預言沒有可隨私意解釋的,因為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上帝的話來。』(彼後1:20,21)。這樣也就可以確知,本書必是先知但以理本人在聖靈的啟示下所寫的屬靈預言書藉。

 

本書的內容分段和要義

  第四個問題,但以理書的內容分段和要義:

  但以理全書內容可分為二大部分:第一部分為歷史(一到六章),第二部分為異象或說預言(七到十二章)。雖然在歷史部分中,如二章也記載了一個重要的預言,就是尼布甲尼撒王所作大像的異夢,但以二章的整體內容來說,仍舊是屬於歷史的體裁和內容。這歷史和預言二大部分內容,同樣是上帝藉著先知但以理賜給我們歷代教會,特別是我們末後教會的極其寶貴的屬靈財富和預言大光。

    再者,聖靈指引但以理將有關歷史和預言的二部分內容結合在一卷書中,也是有著深遠意義的。而先寫歷史,後寫異象的這一本身自然順序,也向我們啟示了一個真理:如果我們想要深入明白後面預言的大光,就必須先進入前面歷史中的真理光照。關於這方面可分以下三點來體會:

     第一點,前面歷史部分向我們顯示了後面但以理見異象時的歷史背景,和當時的具體情況,這將有助於我們更確切、深入而全面地體會異象中的啟示、信息和靈訓。

     第二點,前面歷史部分不但為後面異象提供了當時的歷史背景,而且這些歷史本身也是末後的一種預表和象徵。例如當時的巴比倫帝國在信仰的混亂,物質的富足和權勢的強大上,都是預表末後的巴比倫教會的(參啟17,18 章)。當時被擄的上帝子民,如但以理和他三個同伴,也是預表我們末後上帝餘民的。(啟12:17. 14:12)

     當時的巴比倫怎樣攻佔列國和猶太國並耶路撒冷;照樣末後的巴比倫教會也要在信仰靈性的事上控制列國和教會。古代的巴比倫怎樣為自己設立『金像』,強迫她所統治的『各方、各國、各族的

人』跪拜它,並將拒絕跪拜的人扔在烈火的窯中;照樣末後的巴比倫教會也要為獸設立一個獸像,強迫地上的人去拜獸和獸像,並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不得作買賣』,並要『被殺害』。(但三章,啟十三章)。但以理的三個同伴怎樣被投入加熱七倍的烈火的窯中,

照樣上帝餘民末後也同樣要經過空前的火煉,特別是雅各大患難的心靈的火煉,並且也將要被執行死刑。但以理的三個朋友怎樣在烈火的窯中得蒙拯救,並有神子向他們顯現,和他們同在;照樣上帝餘民最後也要從死刑之下得蒙拯救,並迎見基督的榮耀降臨,然後被接升天,和主永遠同在。但以理怎樣親眼看見巴比倫的滅亡;照樣上帝餘民最後也要親眼看見巴比倫教會在七碗中的刑罰和基督復臨時的滅亡。(啟16-19章)。  

     關於但以理在瑪代波斯國時所受的信仰考驗:不顧國王的禁令,堅持禱告上帝,結果被投入獅子坑中,但卻得蒙上帝神奇的救護,這一切經歷也同樣是預表末後上帝餘民的經歷的。當時但以理雖然『忠心辦事,毫無錯誤過失』,然而真理的敵人卻在他信仰的事上大做文章。正如他們所說:『我們要找參這但以理的把柄,除非在他上帝的律法中就找不著。』於是他們就用陰謀詭計,使國王立下『一條堅定的禁令』,禁止人在三十日之內向任何神或人祈禱。結果使得但以理因此被投入獅子坑中。照樣末後的上帝餘民也將要在上帝的誡命和人的法令之間受到考驗,作出決擇。他們究竟是不顧今世的安危利害,以求『至死忠心』地順從上帝,遵守上帝的誡命呢?還是為了保存今世的平安、利益而屈從於人的命令呢?他們究竟是要敬拜上帝,接受上帝的印記呢,還是被迫敬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的印記呢?(啟14:6-12)。並且末後上帝忠心餘民也會像但以理一樣,獲得類似被投入獅子坑中而得蒙上帝神奇拯救的奇妙經驗。此外尼布甲尼撒王在上帝三次的挽救下,最終悔改歸向上帝,在末後時代的掌權者中,也都具有一定的預表意義。

     如果我們能看明但以理書一到六章歷史部分對我們末後時代所具有的預表意義,那麼我們不但對這些歷史本身會感到格外親切、寶貴,而且對後面七到十二章異象部分,以致於對啟示錄中的一切預言,也都同樣會感到更加親切、寶貴了。因末後上帝餘民的屬靈的爭戰、考驗和火煉,既然和但以理並他三個友伴的情況相似,甚至更為劇烈,那麼當日上帝賜給但以理的許多異象、啟示和信息,也都更是特別賜給我們末後上帝餘民的了。

     第三點,前面歷史部分也向我們顯示了但以理和他三個友伴的神聖完美的心靈、品格和人生榜樣。我們必須先受到他們榜樣的感動和激勵,並像他們那樣過聖潔、得勝、獻身的生活,一心以主的事工為念,才能預備好自己的心靈,去進一步領受後面預言中的大光。甚麼樣的人才能真正明白這些預言呢?正如天上的使者所特別指出的:『但以理阿,你只管去,因為這話已經隱藏封閉,直到末時。必有許多人使自己清淨潔白,且被熬煉。但惡人仍必行惡,一切惡人都不明白,惟獨智慧人能明白。』(但12:9,10)。這堛滿y智慧人』也就是指上面所說的那『使自己清淨潔白,且被熬煉』的一等人,也就是指那『敬畏主』『遠離惡』『遵行祂命令』的一等人。因為經上說:『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伯28:28)。又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凡遵行祂命令的,是聰明人。耶和華是永遠當讚美的。』(詩111:10)。

     每當我們想到但以理一生所具有的神聖感化力,以及上帝藉著他賜給我們歷代教會的巨大福惠之時,我們不但會想到但以理書中那些關於世界列國和歷代上帝子民的許多重大的異象和啟示,而且也會想到書中那些感人至深、發人深思的充滿神聖光輝的史蹟和榜樣。再說但以理所以能大蒙上帝的眷愛,獲得這麼多的重大啟示,也正是由於他靠著上帝的幫助,不斷過著聖潔、得勝、而榮神益人的獻身生活。但願我們末後的上帝餘民也要在自己的心靈品格和生活工作上,效法但以理和他三個友伴的榜樣。

現在就讓我們將但以理書的內容,作一簡要的分段:

     第一部分是歷史:(但以理書一到六章)

     第一章,被擄的青年。第二章,大像的異夢。第三章,烈火的考驗。第四章,尼布甲尼撒王蒙恩悔改的見證書。第五章,巴比倫國的滅亡。第六章,獅子坑中的神蹟。

     第二部分是異象:(但以理書七到十二章)

     第七章,但以理在巴比倫王伯沙撒王元年所見的異象:關於四大獸、十角、小角、查案審判和基督得國榮臨。

     第八章,在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所見的異象:關於公綿羊、公山羊、四角、和小角以及關於末後的定期。

     第九章,在瑪代人大利烏王元年所見的異象:啟示了二千三百日的第一段七十個七日(年)的預言及其計算的起點和方法。

     第十到十二章,在波斯王古列在位第三年所見的異象:關於歷代以來直到末世的南北列王的對戰;末了北方王的得勢和米迦勒的興起降罰、大艱難和上帝子民蒙拯救。  * 路光 *

 

看下一題但以理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