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目錄和前言

回到以上但以理三章      看以下但以理五章第九題        

 

第八題   尼王的蒙恩悔改見証書

 

        但以理書第四章的內容,可視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蒙恩悔改見證書。尼布甲尼撒王一生中,曾三次親眼看到上帝大能作為的神奇顯示,三次經歷了上帝慈憐的管教,並三次當眾承認了上帝至高的尊榮和權柄,而最後終於完全信而悔改,歸向了獨一的真神上帝。

       當尼布甲尼撒正式登位為王第二年,在但以理神奇地講述了他所忘記的大像異夢並予以講解的事上,尼王第一次親眼看見了一個巨大的神蹟,以致『當時尼布甲尼撒王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祕的事,你們的上帝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王,又是顯明奧祕事的。』(但2:46,47)。 尼王這次在上帝神奇的能力和永琲漲捕N顯示之前,所受的感悟和所表示的順服,雖然是巨大的、誠懇的,但卻仍是膚表的,停留在感情上的,並未能使他達到完全悔改的地步。後來隨著年月的推移,他起初心中所受到的感動和印像,便漸漸消失了,而他本性中一時受到抑制的驕傲、自大和自私的野心,又逐漸死灰復燃,甚至更加變本加利了。這特別表現在他後來下令鑄立金像,並強迫各方、各國、各族的人跪拜金像的嚴重事例上。(但3 章)。

       接著,但以理的三個同伴因拒絕跪拜金像,被扔入火窯,卻又神奇地得蒙上帝的救護。尼王在這事上又第二次親眼看到了另一個巨大的神蹟。『於是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窯門,說,至高上帝的僕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出來,上這堥蚑}。..尼布甲尼撒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祂差遣使者救護依靠祂的僕人。他們不遵王命,捨去己身,在他們上帝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神。現在我降旨,無論何方、何國、何族的人,謗讟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之上帝的,必被凌遲,他的房屋必成糞堆,因為沒有別神能這樣施行拯救。』(但3:26-29)。雖然這樣,這一次的經歷仍未能使尼王達到完全悔改歸主的地步。因為直到此時,他還沒有將這一位一再向他顯示的慈愛的上帝,接受為自己的上帝,而卻仍看祂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上帝』(但3:28,29.比較2:47)。他雖然向這一位至高的上帝表示懼怕和尊敬,然而卻沒有因信愛祂而完全悔改、歸向祂。他暴烈的性情也沒有被主愛所融化,被主恩所改變,因他仍然喜歡在信仰的事上,採用支解人體、凌遲至死,並拆毀房屋,使成糞堆的慘刑,來對人進行威逼。雖然他這樣做的出發點是好的,為要尊榮上帝的聖名,但他所具有強迫人的暴烈精神卻是不好的,是完全不符合上帝旨意的。

       這一次的經歷,也是管教,雖然也再一次打擊和抑制了尼王的驕傲自大和狂妄的野心,但事過境遷,過了一些年後,尼王本性中的『舊病復發』,並日益加重了。於是上帝不得不在大樹的異夢中向尼王發出一個嚴厲警告的信息,預示將對尼王進行空前嚴厲的管教。過了一年後,預示的管教終於臨到尼王的身上,長達七年之久。通過這一次嚴厲的管教,尼王也終於完全信而悔改,離惡從善,歸向真神上帝了。而但以理書第四章的內容,正是按照尼王的意願記載了這一切經過:從尼王作夢,到但以理解夢;從異夢的應驗,管教的臨到,到尼王的蒙恩悔改,歸向上帝。因此本章內容實可視為尼王蒙恩悔改的見證書。

       這一篇蒙恩悔改的見證書顯然是由尼布甲尼撒王和先知但以理合作寫成的。四章一節末句到十八節,以及34到37節,在句法上論到尼王時都是用的第一人稱『我』。因此這二段內容都是由尼王所口述,由但以理所筆錄,或是已由尼王自己記述下來,而這時由但以理所引用。而四章一節上句,19到27節論到尼王時都是用的第三人稱(『他』或『尼布甲尼撒王』,以及第二人稱(『你』『我主阿』或『王阿』)這一段內容的寫成主要是根據但以理自己的回憶。因其中幾乎都是但以理當日在尼王面前解夢時所說的話,只有他自己記憶最清楚。此外,28到33節所用的句法,論到尼王時也都是用的第三人稱(『他』『王』或『尼布甲尼撒王』)。因這一段內容的寫成,不但必需根據尼王自己的回憶(28到32節),而也必須根據但以理的見證(33節)。現在就讓我們來體會一下這篇見證書的內容。

 

見證書的序言

       見證書的開頭幾句話,可視為本見證書的序言:『尼布甲尼撒王曉諭住在全地各方各國各族的人說,願你們大享平安。我樂意將至高的上帝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宣揚出來。祂的神蹟何其大,祂的奇事何其多,祂的國是永遠的,祂的權柄存到萬代。』(但4:1-3)。

       從這短短的幾句話中,我們一開始就看到了尼王已經蒙恩悔改的一些強有力的證據。

       尼王在見證書的第一句話,便是向他統治下的各方各國各族的人發出仁愛、恩慈的祝福之聲:『願你們大享平安!』(1節)要想到這一句話乃是出於一個一貫脾性兇狠暴烈、驕橫自大的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口中,該是何等難能可貴阿!回想過去,尼王的性情是何等的兇暴殘忍,對他屬下的臣民,動輒以凌遲、火刑、拆毀房屋等慘刑相威脅。而如今卻生平第一次地從他被主愛所融化、被主恩所重生了的謙柔、仁愛的心靈中,向他屬下的臣民發出滿溢的祝福之聲:『願你們大享平安!』

       當他一想到天父上帝對他這樣罪大惡極的罪人,所表現的無限的寬容、忍耐和憐愛,並一次一次地不斷光照、管教和挽救他,如今又接納他這個信而悔改的罪人成為上帝所愛的兒女中的一份子,並已赦免他生平所有的罪惡,醫治了他精神失常的病症,使他重新坐在王位上,蒙恩惠、得尊榮、掌大權時,他的心中真是充滿了何等感激的心情阿!他也更加感悟到過去侵略列國,擄殺萬民,坐在列國萬民的頭上施威作福是何等地罪惡深重阿!現在他既已蒙恩悔改,歸向上帝,便急欲向他統治下的各方、各國、各族的人民表示他內心的轉變。他再也不想顯赫他的權威了,卻一心想要表露他內心中對他們的愛。他誠摰地祝福他們說:『願你們大享平安!』

       過去,在蒙恩悔改之前,他雖已擁有並享盡了人世間的一切榮華富貴,並似乎已經賺得了全世界;但這一切並不能使他的心靈得到真正的滿足和平安。每當夜深人靜,一想到那『後來的事』,便立即心煩意亂,夜不能眠。他那時的心靈情況,正如保羅所指出的:『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上帝。』而現今他卻已認識了這一位宇宙中獨一的真神上帝,並已蒙恩悔改,歸向了祂,成為祂所愛的子民,享有著將來永痤L限的榮耀盼望。因此他現在的心靈中已滿溢著上帝所賜無法形容的極大的平安和喜樂,以致他情不自禁地向他屬下的臣民發出熱切的祝福之聲:『願你們大享平安!』

       一個人蒙恩歸主後必然會產生一種強烈的願望,要將主向他顯示的洪恩大愛和奇妙拯救宣揚出來,為要引領世上其他眾罪人也能和他一同蒙恩悔改,歸向上帝。尼王在此也表現了這樣的強烈願望。他接著上述的祝福之聲說:『我樂意將至高的上帝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宣揚出來。』(2 節)。而本篇見證書就是他此次所要宣揚的內容,並且他也深願藉著這篇見證書,使他統治下的各方、各國、各族能有更多的人像他一樣認識、歸向真神,以致也能像祂一樣在主內『大享平安』。

       再者,一個人蒙恩悔改歸主後,在眾人面前為主作見證時,也必不怕當眾承認自己的罪。固然一個人私下的罪,只是他個人得罪了上帝,而卻沒有明顯損害別人,他就不需要,甚至也不應該隨便在別人或眾人面前講述,因他這樣做並不能造就人、榮耀神,相反還要使聽的人受到不良影響。關於這些罪他只要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就可以了。但如果有公開的罪,或是具體損害別人的罪,那麼他除了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外,還應當在有關眾人或受害者面前認罪道歉,或賠償損失。至於具體應當怎樣作法,也要有智慧,以免羞辱主名或影響別人。也有的人應該當眾作認罪悔改、信從救主的見證。尼王正是在這塈@了這樣榮耀上帝的見證。他樂意將至高的上帝向他所行的神蹟奇事宣揚出來,並且毫不隱瞞地指出自己的罪惡,和上帝對他的管教,以及他最後的蒙恩悔改,歸向真神。

       尼王在序言中接著說:『祂的神蹟何其大,祂的奇事何其盛。』(3 節上)。的確,尼王從自己的經歷中對此是有深切體會的。較小的不去說它。就如過去但以理藉著上帝的啟示為他再現了大像異夢的內容和講解,又如但以理的三個同伴因拒拜金像被投入火窯,而蒙主神奇的救獲,以及本篇見證中所要提到的大事等等,都是極其奇妙的大事,無怪乎他要作見證說:『祂的神蹟何其大,祂的奇事何其盛!』

       他又接著說:『祂的國是永遠的,祂的權柄存到萬代。』(3 節下)。試比較尼王的這句話和但以理早年在尼王面前為他解釋大像異夢時所說的話是何等的相似!但以理說:『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也不歸別國的人。..這國必存到永遠。』

  要想到,像尼布甲尼撒這樣一個一貫驕傲自大、野心勃勃、妄想統霸世界,並要使自己的帝國永存於世的人,能說出『祂(上帝)的國是永遠的,祂的權柄存到萬代』這樣的話,是很不容易的。因為在這一點上正打擊了他自己心中最大的,也是最根深蒂固的偶像。各人心中的偶像是不盡相同的。所謂『酒、色、財、氣』,或其他各樣罪慾,或其它披著種種高尚外衣的自我追求的目標,都可成為世人心中的偶像。而對尼王來說,他心中最大、最根深蒂固的偶像,就是一心要建立一個足以眩耀自己的大帝國,能統霸天下,並永存於世。如今他的驕傲自大和自私的野心已在主的愛中被粉碎了,並在主的管教下被降服了。正如他自己後面所承認的:『那行動驕傲的,祂能降為卑。』因此他現在已能謙卑而甘心地遵從上帝的旨意,尊榮上帝的聖名,並拜倒在這位『萬王之王』的腳前,稱頌祂說:『祂的國是永遠的,祂的權柄存到萬代。』在這一點上,尼王也已向我們有力地證明了,他確已蒙恩悔改,歸向這一位『萬神之神,萬王之主』,並也讓我們再一次看到一個福音改變人心的大能的例證。

 

尼王敘述作夢和尋求解夢的經過

       隨著見證書開頭的序言之後,尼王便接著講述他所作的一個夢,以及他尋求解夢的經過。

       他說:『我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宮中,平順在殿內。我作了一個夢,使我懼怕。我在床上的思念並腦中的異象,使我驚慌。所以我降旨召巴比倫的一切哲士到我面前,叫他們把夢的講解告訴我。於是那些術士、用法術的、迦勒底人、觀兆的都進來,我將那夢告訴了他們,他們卻不能把夢的講解告訴我。末後那照我神的名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來到我面前,他媕Y有聖神的靈,我將夢告訴他說,術士的領袖伯提沙撒阿,因我知道你媕Y有聖神的靈,甚麼奧祕的事都不能使你為難,現在要把我夢中所見的異象和夢的講解告訴我。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我看見地當中有一棵樹,極其高大,那樹漸長,而且堅固,高得頂天,從地極都能看見,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臥在蔭下,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凡有血氣的都從這樹得食。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見有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大聲呼叫說,伐倒這樹,砍下枝子,搖掉葉子,拋散果子。使走獸離開樹下,飛鳥躲開樹枝。樹不卻要留在地內,用鐵圈和銅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使他的心改變,不如人心,給他一個獸心。使他經過七期(期或作年,本章同)。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這是我尼布甲尼撒王所做的夢。伯提沙撒阿,你要說明這夢的講解。因為我國中的一切哲士都不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唯獨你能,因你媕Y有聖神的靈。』(但4:4-18)

       看了以上這段尼王作夢和尋求解夢的經過,很自然地會使我們連想起他早年所作大像異夢和尋求解夢的經過。雖然上次大像的異夢在作夢之後立即被遺忘得一乾二淨,而這次大樹的異夢在作夢之後仍能清楚記憶;但很有趣的,這二次解夢的經過卻是基本相同的,並且最後都是通過但以理而獲得解決。

       首先我們看到尼王作了大樹異夢後,感到『懼怕』『驚慌』並急於求得解釋。正如上次作了大像異夢後,也是『心媟迠獺A不能睡覺』,並感到『甚是可怕』而急於求得講解(但2:1,31)。因尼王對所作大樹異夢雖不十分明白,但多少已有些不祥的預感,總覺兇多吉少。再者,如果尼王過去已聽人說過,在先知以西結書的預言中也曾以相似的極其高大的香柏樹來預表亞述王,將要被尼布甲尼撒王所『砍斷棄掉』,那麼他這時對夢中所見的大樹也多少有些明白了。(參結31章)。他也許會想到這極其高大的樹可能就是指的他自己。然而由於夢中的情節離奇可怕,這樣的解釋似乎仍感到難以明白和接受,因此便一心急於求得夢的講解。

       於是尼王『降旨召巴比倫的一切哲士』,就是『那些術士、用法術的、迦勒底人、觀兆的』,到他面前來,叫他們把夢的講解告訴他。而這一次所召來的巴比倫的哲士中,卻偏偏又沒有但以理在內。在這一點情況上又和過去作大像異夢時解夢的經過相同。但這一次沒有召但以理來,和上一次的原因、性質是有所不同的。上一次沒有召但以理來,一方面可能是因不相信希伯來人的上帝會真正關心、幫助他;另一方面也可能認為但以理等並不能將他所作的夢的內容和講解告訴他。但現在的情況就不同了。因通過上次解夢的經驗教訓,尼王已深知巴比倫異邦哲士的無用,並深信但以理有上帝的靈在他心中運行,而能善於講解夢兆,闡釋奧祕;並且從那時起,但以理也一直被委任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但2:48)。他也被尼王稱之為『術士的領袖』(但4:9)。

       照一般的情理來說,尼王既有上次解夢的經驗教訓,這次首先應當召但以理等一起來為他解夢才對。然而尼王卻沒有這樣作,這是為甚麼呢?顯然這堶悼畢陬菃騥i一步的原因。實際上這也正反映了尼王心靈情況的後退。

       也許由於尼王已預感到大樹異夢是個不祥的預示,帶來的信息是兇多吉少。他也想到以前上帝所啟示的大像異夢,對他來說似乎也是個不吉利的預示,直接打擊了他心中建立屬世永瓻珧磢漕g妄自私的野心。他又想到但以理有上帝的靈運行在他心堙A雖能為他講解夢兆和奧祕,但卻很可能會帶給他一些不吉利的信息,或說些堅持真理原則的忠言逆耳的話。他也許多少在想,但以理所敬拜的上帝也是希伯來人所敬拜的上帝,必會更多的幫助祂自己的子民,而不會真心幫助他這個外邦帝王的。

       而另一方面,他又想到,巴比倫的一切哲士,雖然在講解夢兆和奧祕方面的能力不及但以理,但是他們卻能經常迎合他的心意,說些獻媚奉承和吉利的話。他還想到,這些巴比倫術士所信奉的假神、偶像,也正是他自己和本國百姓所信奉的,必會對他真正的關心和幫助。如果現在召他們來解夢,即使大樹異夢的本身是個不好的預示,也許在他們的化解、祝福之下,並在他們所事奉的假神、偶像的幫助之下,也會使夢中的預兆『逢兇化吉』,化險為夷。再者,他還會想到,上次他們對大像異夢所以不能講解,是因為他將夢的內容忘記了。他們當時不是一再說,『請王將夢告訴僕人,僕人就可以講解』麼?而這次大樹異夢的內容記憶猶新,講出來後,他們必能講解。於是尼王就首先召了他們來。

       但這件事也有主的美意在掌管,為要使尼王和巴比倫的哲士進一步受管教,使上帝的聖名被高舉,並使假神偶像的虛無本質被揭露。

    果然,這次尼王召來解夢的巴比倫哲士們,又再一次使他失望。他說:『我將那夢告訴了他們,他們卻不能把夢的講解告訴我。』(但4:7)。

       巴比倫的『術士、用法術的、迦勒底人、觀兆的』,所以不能講解尼王所作大樹的異夢,首先是因為他們『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上帝的大能。』(太22:29)。如果他們有點明白聖經,

並聽到過以西結書31章曾以高大的香柏樹和它的被砍伐,來預表亞述王的強盛和敗亡,那麼他們也許會想到這大樹的異夢有可能是指著尼王說的。然而即使他們聽到過以西結書31章預表的解釋,他們仍不能明白這大樹的異夢。他們根本的困難還是在於『不曉得上帝的大能』。因在他們看來,大樹異夢的內容似乎是太離奇古怪,難以置信了。他們也許在想,如果大樹是指著尼王說的,那麼夢中提到『伐倒這樹..樹不卻要存留在地內,..使他與野地的獸一同吃草,使他的心改變,不如人心,給他一個獸心,使他經過七期』等等,又怎樣解釋並怎可能應驗呢?

       他們所以不明白,也不能講解大樹的異夢,其次也是由於他們不敢坦率地說明夢中的含意。他們也許多少已預感到大樹的異夢對尼王是一個不祥的夢兆。因此他們就不敢,也不願意在這方面繼續探究下去,免得萬一暴露出自己的想法而觸犯王怒,召來殺身之禍。

       至於對尼王的大樹的異夢,他們是否有可能提供一種曲解,而把『凶』解釋為『吉』,把『禍』圓說作『福』呢?他們感到也有困難,並有危險。因大樹的異夢既難懂,又易明,既複雜,又簡單,使人有難以歪曲圓解之感。如果他們牛頭不對馬嘴地強行曲解,給尼王看出了破綻,豈不是要大禍臨頭麼?因尼王也是有頭腦、有思想的人。何況當時善於解夢的但以理還在宮中,並且是他們的領袖,使他們更不敢隨意曲解夢的內容了。因此考慮後還不如直白說不會解釋為宜,何況事實上也確是不會解釋。不會解釋固然要遭到尼王的不悅,甚至發怒,但強行曲解更有危險。

       要是在過去,尼王又要向他們大發烈怒了,然而尼王已有了上次的經驗,對他們的無知無能也不足為奇了。同時又想到善於解夢的『術士的領袖』但以理還在宮內,因此也就原諒了他們。

       這事對尼王也是一次教訓,他得了上帝所賜的夢示,卻不願從上帝、從但以理那堨h求得解釋,卻妄想靠著假神和巴比倫術士的幫助,使夢的內容能『逢凶化吉』『化險為夷』似地變成一個『吉祥』的預示,結果卻是徒然失望。不得已,只好再次召來但以理為他解夢。為了掩飾自己的過錯,消除但以理的疑心,同時也是為了表示對但以理的信任,一開頭便稱讚但以理說:『術士的領袖伯提沙撒阿,因我知道你媕Y有聖神的靈,甚麼奧祕的事都不能使你為難。現在要把我夢中所見的異象和夢的講解告訴我。』(但4:9)。接下去敘述了大樹異夢的內容後,又再一次表示了對但以理的信任和要求,說:『這是我尼布甲尼撒王所作的夢,伯提沙撒阿,你要說明這夢的講解,因為我國中的一切哲士都不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唯獨你能,因你媕Y有聖神的靈。』(但4:18)。

       尼王在這堣@連二次表示相信但以理『媕Y有聖神的靈』。(但4:18)。值得注意的,這奡ㄗ鴘滿y神』原文為多數,但這奡ㄗ鴘滿y靈』原文卻是用的單數。當然,這並不能表示他明白但以理所事奉的上帝乃是三位一體的真神上帝。事實上他的信仰是很混亂的,他是相信外邦多神論的。他也曾稱上帝是『萬神之神』,原文是用的單數的神(但2:47)。至於他在這堣S稱上帝為多數的神,可能也是模仿但以理本人的用法。因但以理提到上帝時,有時採用多數詞,是為要表明他所信奉的上帝是三位一體的上帝。例如但以理一章9節、17節、2節、和九章3節等等,其中提到的『上帝』,原文都是多數。和創世記1:1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中的『上帝』一樣,原文都是用的多數詞(ELOHIM),暗示上帝有三個位格。但接下來的『創造』原文卻是用的單數詞(BARA),又暗示我們的上帝是三位一體的上帝。又如申命記六章4-5節中提到『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是獨一的主』,其中的『上帝』原文也是多數詞,卻又被稱為『獨一的主』,因此這節經文也最明顯地啟示了我們的上帝是包括聖父、聖子、聖靈在內的三位一體的真神上帝。(參太28章19節主耶穌提到『聖父、聖子、聖靈的名』,其中的名也特意用單數)。至於但以理有時提到上帝時,卻有意採用單數詞,是為要區別於外邦多神的迷信思想。如但以理特別強調:『只有一位在天上的上帝能顯明奧祕的事。』(但2:28另參但2:19. 5:18. 9:4等)。由於但以理和他的三個同伴過去以來經常不斷為真神上帝作見證,以致於尼王對真神也有了一定的認識。只是由於他並沒有放棄對假神的敬拜,因此他對真神的認識還是糢糊的、從他這次尋求解夢的經過也可看出來。他從真神上帝領受了異夢的啟示,卻去尋求巴比倫術士和假神的講解和幫助。由於巴比倫的術士和假神幫不了他的忙,於是他又來尋求但以理和真神的幫助。

       而對但以理來說,這又是一次關乎整個屬靈經驗、真理亮光、解夢恩賜,以及信心、愛心、勇敢和智慧等多方面的考驗,並且這也是主為他安排的一次向尼王傳道救靈的機會。但以理這次被召為尼王解夢,雖然不像上一次那樣驚心動魄,然而要但以理立即能對大樹異夢作出完全精確而有把握的講解也極其不易。這不但需要有豐富的真理知識和亮光,及屬靈的經驗和見識,而且更需要有預言之靈在內心中的隨時印證和啟示。只有這樣,才能使夢的講解完全正確無誤,並成為預言一樣,到時必然應驗。再說,要在尼王面前講解這樣一個來自上天警告和管教的異夢,更需要有極大的勇敢和智慧,並充足的信心和愛心,才能在解夢時更好的彰顯上帝的慈愛、公義和權能,並向他的心靈發出有力的勸告和呼召。但以理能夠勝過這次考驗並完成這次傳道救靈的責任嗎?是的,我們看到但以理已靠主恩助,在這些方面取得了完全的勝利。

 

但以理為尼王解夢

       正如經上所記:『於是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驚訝片時,心意驚惶。王說,伯提沙撒阿,不要因夢和夢的講解驚惶。伯提沙撒回答說,我主阿,願這夢歸與恨惡你的人,講解歸與你的敵人。你所看見的樹漸長,而且堅固,高得頂天,從地極都能看見。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住在其下,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王阿,這漸長又堅固的樹就是你。你的威勢漸長及天,你的權柄管到地極。王既看見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說,將這樹砍伐毀壞,樹不卻要留在地內,用鐵圈和銅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直到經過七期。王阿,講解就是這樣,臨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於至高者的命。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濕,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樹不,等你知道諸天掌權,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王阿,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但4:19-27)。

       對但以理聽到尼王的大樹異夢時所表現的『驚訝片時,心意驚惶』,我們需有正確的理解。但以理在這堜猁穛{的『驚訝』和『驚惶』,完全不是為了他自己。如果他是為了自己的利害關係而感到驚訝和驚惶,那就沒有甚麼可稱道的,因這不過是人的常情和軟弱的表現。然而但以理在這堜猁穛{的『驚訝』和『驚惶』,卻完全是為了關心尼王。因此,但以理的這種『驚訝』和『驚惶』正是他憐愛罪人的同情之心的流露,也是他愛仇敵的崇高精神的表現。

       但以理在這堶漸表現了一種憐愛罪人的心。尼王固然是一個罪惡深重的罪人,然而也並沒有使但以理失去對他憐憫、幫助和挽救的心。這也正是表現了天父上帝對世上眾罪人的憐愛的心。因上帝固然恨惡罪惡,然而卻憐愛罪人,為要盡一切可能地挽救他們。當罪人一直硬著心腸拒絕主恩,不肯悔改時,上帝固然只能使刑罰或毀滅臨到他們;然而刑罰和毀滅對上帝來說,卻是不得已的事。祂寧願看到罪人悔改而得救,卻不願看到他們在罪中滅亡。在上帝看來,刑罰毀滅罪人也是一件『非常的工』和一件『奇異的事』(參賽28:21)。因此上帝兒女看到罪人受罰和惡人遭災時,也當存這樣的心地。不但不應幸災樂禍,而卻更應激起自己盡力挽救世上眾罪人的心志,以使更多的罪人蒙恩悔改,離惡向善,歸向真神。同時也當引起自己的警惕,並警戒自己不要重蹈覆轍。(參箴24:17.伯31:29.彼後3:9.林前10:6)。

       但以理在這堣]表現了一種愛仇敵的精神。這也正是基督的精神。主教導門徒說:『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太5:44-48)。經上也教導我們說:『你仇敵跌倒,你不要歡喜;他傾倒,你心不要快樂。』(箴24:17.伯31:29)。『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12:20-21. 出23:4,5)。其實愛仇敵也正如憐愛罪人的精神一樣,目的都是為要感化他們,信靠上帝,悔改歸正,離惡向善,而絕不是慫恿他們犯罪,並且如果他們不願悔改的話,上帝的刑罰或毀滅最後還是要速速臨頭的。

       對但以理的這種出於愛心的同情、憐恤表情的自然流露,尼王是深切體會並深受感動的,從而使他對但以理所事奉的上帝的憐愛之心,也多少有所感悟。從但以理出於關心的『驚訝』和『驚慌』的表情上,尼王雖然感到大樹異夢的內容是『凶多吉少』,然而一想到但以理至誠的愛心和關懷,並但以理所事奉的賜下大樹異夢的上帝恩憐之心時,他驚惶不定的心靈反而得到了一些安慰和鎮靜。於是他對但以理說:『伯提沙撒阿,不要因夢和夢的講解驚惶。』這話的意思也就是說:你不要為我感到驚惶,也不要怕我受不了夢中啟示的信息,你只管說出來罷。

       接著但以理回答說:『我主阿,願這夢歸與恨惡你的人,講解歸與你的敵人。』對於這句話,我們也應有正確的理解。

       但以理的這一句話決不是一句違背真理原則,而為要討好尼王的話。因根據當時先知的預言和上帝的旨意,上帝正是要藉著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興起,來懲罰犯罪作惡的猶大國和周圍列國達七十年之久。(耶25:1-11)。 至於巴比倫國的罪惡,也將於七十年後被追討。(耶25:12-14)。當時慈憐的上帝甚至藉先知耶利米去警告猶大和列國君王,要他們降服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手下,不要違抗,如此必得生存,否則必遭滅亡。(耶25 :1-22)。正如我們看到『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大地和地上的人民、牲畜。我看給誰相宜,就把地給誰。現在我將這些地都交給我僕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手,我也將田野和走獸給他使用。列國都必服事他和他的兒孫,直到他本國遭報的日期來到。..無論那一邦,那一國,不肯服事這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我必用刀劍、饑荒、瘟疫刑罰那邦,直到我藉巴比倫王的手將他們毀滅。..但那一邦肯把頸項放在巴比倫王的軛下服事他,我必使那邦仍在本地存留,得以耕種居住,這是耶和華說的。』(耶27:4-11)。

       由此可見,但以理所說:『願此夢歸與恨惡你的人,講解歸與你的敵人』,並不違背上帝的旨意。因按照當時上帝的指示和先知的預言,誰抵擋尼王而作他的敵人,誰就將遭受巴比倫王的刑罰和毀滅。但到了巴比倫國七十年期滿,但以理蒙召為伯沙撒王解釋神祕的手跡,宣告上天的審判時,但以理的態度就和現在的完全不同了。因那時按照上帝的旨意,巴比倫已惡貫滿盈,該當滅亡了。(參但五章)。

       但以理在假設的話中泛指的這些恨惡、抵擋尼王的敵人,也必是一些犯罪作惡、違抗神命的人。因根據聖經上的見證,當時列國的情況也正如猶大一樣,罪大惡極。巴比倫的興起正是對他們的刑罰。雖然這樣,慈憐的上帝仍為他們留有回頭、生存之路,只要他們肯降服在巴比倫王的手下七十年之久。但如果在這時期中,他們仍敢違背上帝的指示,去和尼王對抗,就必使他們惡貫滿盈而滅亡。

       另一方面,但以理所說『願這夢歸與恨惡你的人,講解歸與你的敵人』,也並不是一句為要討好尼王的話。這一句話實際上只是顯明了但以理憐愛罪人的心靈。他寧願看到尼王因悔改而蒙救,而不願看到他因作惡而受罰。這也正體現了天父憐愛世上眾罪人的心腸,並表現了基督憐愛仇敵的精神。正如基督在被釘十字架時,還為那些殺害他的人祈禱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這句話的意思也就是說:『父阿,寬容他們,再給他們更多的光照和悔改的機會。巴不得他們能因你更多的光照挽救而悔改,以致能真正得蒙你的赦免。』而但以理的這句話實質上也是有條件的,就是尼王必須信而悔改,歸向真神,才有可能免去刑罰。這也正如但以理在解夢後,向尼王所說的出於愛心的大膽勸諫中所表明的。我們後面將會提到。

       但以理在聽到尼王所作大樹異夢後,所表現出來的出於內心的深切同情和愛心,以及所說的真誠願望的話,顯然已使尼王大受感動。從而也使他有了更好的心靈準備,可以聆聽但以理為他講解大樹的異夢,並向他傳達上天的信息了。

       但以理接著便清楚簡明地解釋了夢中表號的意義,並傳講了夢中管教的信息。他對尼王說:『你所看見的樹漸長..這漸長又堅固的樹就是你。你的威勢漸長及天,你的權柄管到地極。王既看見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說,將這樹砍伐毀壞,樹不卻要留在地內,..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直到經過七期。王阿,講解就是這樣。臨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於至高者的命。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濕,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

  但以理講解到這堜珛o出的嚴肅信息,都是使尼王感到膽戰心驚的。但接著但以理也特別指出了夢中最後所包含的滿有希望的信息:『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樹不,等你知道諸天掌權,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

這樣,尼王便從大樹異夢的可怕而又可幸的信息中,多少感悟、認識到一些上帝公義、威嚴而又慈愛、恩憐的本性。他也多少有些感到:犯罪作惡,必遭神怒和天罰;而悔罪改過,必能重蒙上帝的恩憐。

       接著但以理也乘機向尼王發出愛心的勸諫:『王阿,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

但以理在這埵V尼王所提出的二大要求:施行公義和憐憫,也正是上帝向所有世人提出的二個根本要求,正如彌迦書上所指出:『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6:8)。如果尼王能接受但以理的勸諫而悔改歸主,停止作惡,學習行善的話,那麼他的平安就可以延長,甚至他的管教和懲罰也有可能被除去。當然,一切還要結合各人的具體情況,按照上帝的旨意而定。例如尼尼微人悔改後,約拿奉上帝的差遣所宣告的刑罰和傾覆,立即被免除。又如大衛犯了重罪後,雖然痛悔認罪,得蒙赦免,但拿單奉上帝差遣所宣佈的懲罰並沒有免除,為了促使他更深切的痛悔改過,並消除他在百姓中的不良影響。

       從但以理這次解夢的經驗和方法中,我們還可以學得一個寶貴的教訓。我們看到但以理的解夢,並不單純為解夢而解夢,而是為見證上帝的聖名,宣講真理,並傳道救靈而解夢。這對我們在為人解夢、解經,或向人作見證,或和人談道,甚至談天時,都是一個很好的啟發。

       尼王在夢中的警告和但以理的勸諫之下,終於受到很大的震動和感化,以致他的驕傲自大的野心和狂妄的言行也似乎一時受到了抑制。但是他所受到的感動仍是短暫的,因他的內心還遠未被聖靈更新,以致過了不久,他就將夢中的警告和先知的勸諫,忘得一乾二淨。他的驕傲自大的癖性又日漸恢復了。雖然這樣,上帝仍遲遲未降懲罰,為了使他有更長時間的悔改機會。然而上帝的寬容、忍耐不但沒有使他生出悔改的心,反而使他更加狂妄自大起來,以致後來他不再相信夢的講解,甚至還要譏誚自己先前的恐懼。這樣,他終於錯過了上帝給他的悔改、寬容的機會。一年之後,夢中預告的管教和懲罰,也終於突然臨頭了。

 

異夢開始應驗,尼王遭受管教

       正如經上所記:『這事都臨到尼布甲尼撒王。過了十二個月,他遊行在巴比倫王宮堙C他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要顯我威嚴的榮耀麼?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有聲音從天降下說,尼布甲尼撒阿,有話對你說,你的國位離開你了。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當時這話就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他被趕出,離開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但4:28-33)。

       顯然,尼布甲尼撒王立即神經失常,變成了一個瘋子。尼王這次所受的明顯懲罰,對於世人乃是一個嚴肅的警告和教訓,使我們看到:一個人在人面前,甚至在上帝面前,驕傲自誇、狂妄自大的罪是何等可怕,以致上帝似乎不得不立即予以明顯的懲罰,好警告世人免蹈覆轍。

  在尼王的外孫伯沙撒受罰的事上,我們也看到了另一個相似的實例。他雖然知道尼王上述的一切經歷,然而他的心仍不自卑,竟敢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祂殿中的器皿拿來,給他的大臣、皇后、妃嬪飲酒用,並又讚美金、銀、銅、木、石的偶像,卻沒有將榮耀歸與上帝,以致突然有神祕的手指顯示出來,在牆上寫字,宣判他的罪惡和刑罰。(參但5 章)。

  在希臘帝國亞歷山大王的人生經驗上,我們也獲得了同樣嚴肅的教訓。預言中論到他說:『這山羊極其自高自大,正強盛的時候,那大角折斷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長出四個非常的角來。』(但8:8)。歷史上也真是這樣應驗的:亞歷山大王確是極其自高自大,遠超過以前瑪代波斯,甚至巴比倫眾王。他的狂妄自大不僅表現在妄圖統霸世界的野心上,而更表現在妄想把自己神化。例如要埃及太陽神廟的祭司宣稱自己為太陽神的兒子,又在鑄造的銀幣上把自己的頭像鑄成太陽神的模樣等等,結果突然遭受非命。正當他33歲,年富力強,東征成功,國勢強盛,又正圖謀西侵之時,他就在一次狂飲醉酒後,感染急症而死。死後,他的大帝國便由他的四名大將分割為四,正應驗了上述預言。

  此外,我們在希律王突然遭受天罰的事上也可看到一個更明顯的實例。正如經上記載:『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對他們講論一番。百姓喊著說,這是神的聲音,不是人的聲音。希律不歸榮耀給上帝,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他被蟲所咬,氣就絕了。』(彼12:21-23)。原來驕傲乃是眾罪之源。最初使路錫甫(意即明亮之星)墮落成撒但,使罪惡開始進入宇宙的,就是這個驕傲的罪。(賽14:12-20.結28:12-19)。

       尼王這次雖然犯了嚴重的狂傲之罪,然而還未到惡貫滿盈,不可挽救的地步。因此無限憐愛罪人的上帝並沒有毀滅他,而只是為了挽救他而給予嚴厲的懲罰和管教,使他得了一種獸瘋症,達七年之久。『最早研究此病症的人是在主後約四世紀時一位希臘醫生,曾著書論及此類病症。據說此類病症者之一切感覺狀態,均不能自主,且以為自己已變成獸類。病者的動作漸漸變為該種獸類之模樣。比如獸症中之一種狼瘋患者,每嗥吠,一如狼聲。自己以為是已經殺過人的,其實他並沒有殺過人。其他有作狗吠的,又有的以為他自己的確已變成了夜鷹,或獅子,或貓、雞等類的動物,而且也會作雞叫。』(但以理之研究84頁)。而這次尼王卻『得了一種精神病,以為自己是一隻牛,學倣牛的動作,在王宮的園地上與牛群混在一起。』(聖經手冊419頁)。

       懷愛倫曾論到尼王這次所受的懲罰和管教說:『傾刻之間,上帝所賜給他的理性被奪去了。王所以為很健全的判斷力和他所引以自豪的智慧,都被撤除了。結果那曾作為強大君王的尼布甲尼撒..一變而成了一個癡子。他的手再不能執王圭了。他沒有留意但以理的忠言,因此創造主所賜給他的權柄被剝奪了。他被驅逐離開人間,「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七年之久,他在全世界面前降卑了。..後來,他的理性又恢復了。』(先知與君王第42章)。

 

七年管教期滿,尼王蒙恩悔改

       經過這七年的懲罰和管教之後,尼王終於謙卑地悔改了,正如尼王自己所作的見證:『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上帝。祂的權柄是永有的,祂的國存到萬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祂手,或問祂說,你作甚麼呢。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祂所作的全都誠實,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倣的,祂能降為卑。』(但4:34-37)。

       在這塈畯怓搢魽A經過七年的『獸瘋』之後,尼王的神經失常症,終於又奇妙地不治而愈了。這樣就進一步應驗了大樹異夢的預言,並也顯明了上帝在他身上所施行的神奇管教和恩憐。正如他自己所說:『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復歸於我。』

       對於上帝在他身上所顯示的神能和恩憐,他的心靈深受感動。於是他情不自禁地向上帝發出頌讚之聲,並且在這一頌讚中所表現的對上帝的認識與感情,和主禱文中三個願望的人生宗旨和精神,又是多麼的相似!如尼王首先稱頌上帝說:『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上帝』。這一句稱頌相當於第一個願望:『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尼王接著又說:『祂的權柄是永有的,祂的國存到萬代。』這句話相當於主禱文中的第二個願望:『願你的國降臨!』尼王繼續表示他心靈的感受說:『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阻祂手,或向祂說,你作甚麼呢?』這些話相當於主禱文中的第三個願望:『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接著尼王又存著謙卑感恩的心情敘述他病愈悔改後所蒙上帝奇妙的恩寵:『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想想過去,看看現在,尼王真是百感交集。於是他更加堅定心志,要永遠敬拜、事奉上帝,並在萬民面前為上帝的聖名作最美好的見證。正如他最後所說:『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祂所作的全都誠實,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祂能降為卑。』

       關於尼布甲尼撒王的蒙思悔改,懷愛倫也曾明確提到:『這個一度驕傲的君王,已經變成上帝謙卑的孩子;一個暴虐苛刻的統治者,變成了賢明和有慈心的國王。他曾抗拒並褻瀆天上的上帝,這時他承認了至高者的能力,並認真地設法教訓人敬畏耶和華,並促進他百姓的幸福。尼布甲尼撒王在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的斥責之下,終於學會了每一個統治者所應該學習的教訓:真正的偉大在於真正的良善。他承認耶和華為永生的上帝說:「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祂所作的全都誠實,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祂能降為卑。」

      上帝的旨意乃是要世界上最大的國度彰顯祂的榮耀,這個旨意已經成全了。尼布甲尼撒承認上帝的憐愛、良善和權柄的這一諭旨,乃是聖經史記對於他一生所作的最後的記錄。』(先知與君王第42章)。

 

我們所可獲得的教訓

  從尼王蒙恩歸主,徹底悔改的事上,我們也可獲得許多寶貴的教訓:

  首先提醒我們不要按外表論斷人,不要把任何罪人看死。有時人以為某個罪人是肯定不能得救的,但上帝卻不是這樣看法。將來我們在天國堭N會發現,有時人以為不可能悔改得救的,卻在天國堻Q上帝接納為所愛的兒子;而有時人以為必能得救的,卻在天國中找不到他們。因此只要人一息尚存,我們都不能把人看死。總要不斷代禱,盡力挽救罪人到底。

  從尼王三次得蒙光照,承認上帝至高的權能和智慧,至大的公義、慈愛和良善,而又三次遠離上帝,最後經過上述嚴厲管教而徹底悔改,歸向上帝的經歷中,使我們看到:有時上帝挽救一個罪人悔改的過程,是多麼艱難不易;而上帝對待罪人又是何等忍耐,並滿有恩慈。這也是我們所當學習的榜樣。我們在傳道救靈工作中,如遇到反覆或挫逆時,也當抱著堅毅、忍耐的心,不灰心,不氣綏,繼續存著愛心,堅持到底。『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林前13:4,7)。  

  從尼王徹底悔改,歸向上帝的事上,也再一次讓我們看到福音拯救罪人的奇妙大能!正如經上所指出:『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1:16)。這福音既然能拯救罪惡深重的尼王,也同樣能拯救我們每一個人。也正如使徒保羅所指出的:『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祂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樣。但願尊貴榮耀歸與那不能朽壞、不能看見永世的君王,獨一的上帝,直到永永遠遠。阿們。』(提前1:15-17)。

       尼王的悔改是真誠、徹底的,並有著明顯的重生的証據。正如以上所詳述。我們各人也當反省、檢查自己:我們是否靠主徹底悔改了?我們是否已被聖靈重生了?在我們身上是否有重生的証據?在這關乎我們靈性得救的問題上,我們是決不能含糊過去的。否則,我們信主信了一輩子,卻至終沒有重生,結果仍不免滅亡。正如主耶穌向尼哥底母所指出的:『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約3:3)。

       尼王悔改歸向真神上帝後,就立刻以口、以文字為上帝作見証,希望引領他屬下的文武大臣和眾多百姓,也能認識、歸向真神。我們每一位弟兄姐妹也當效法他的榜樣,熱心為主作見証,引領人悔改歸主。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