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目錄和前言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回到以上但十一章第二十一題      看以下但十二章第二十三題        

 

第廿二題 但以理最後的異象(五)

羅馬教廷和末次南北王爭戰30-45

 

羅馬教廷的興起和背道

 

       (十五)預言羅馬教廷要『聯絡背棄聖約的人』(如法蘭克國王克羅維斯和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等等),並藉此『興兵』,拔出『三角』(指黑如利、汪達爾、東哥特三國)而興起掌權,成為『北方王』,並開始進一步推行離道背教的事。其實中古時期的『北方王』也可看作是以羅馬教皇為首的歐洲列國的政教大聯盟,因羅馬教皇正是操縱和利用與她結盟的歐洲列王的軍隊為她爭戰的。預言中論到羅馬教廷是這樣說的:『又要惱恨聖約,任意而行,他必回來聯絡背棄聖約的人。他必興兵,這兵必褻瀆聖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獻的燔祭,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但11:30下-31)。

 

又要惱恨聖約任意而行

       先來看『又要惱恨聖約,任意而行』:羅馬教廷雖然受到黑如利、東哥特、特別是汪達爾國之打擊,然而這些管教並沒有使他悔改自己離道背教,任意妄為的罪,反倒促使他的心更加剛愎,『惱恨聖約,任意而行。』

       前面提到羅馬皇帝康士坦丁及他的繼承者曾說:『他的心反對聖約,任意而行。』(但11:28)。而此處論到羅馬教皇也說:『又要惱恨聖約,任意而行。』(但11:30)。這堛滿y聖約』也就是指基督和信從祂的人所定立的救恩的約,(但9:27.11:22,28.來8:8-12.參原文和英文)。

       的確,羅馬教廷不僅自己不接受主救恩的約,而還要『惱恨聖約』,不僅自己不信從主的救恩,而還要迫害信從主救恩的人。因為人若接受主的救恩,和主訂立救恩的新約,就必被吸引歸向基督,就如基督自己曾說:『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12:32)。而當時羅馬教皇卻竭力要吸引萬人歸向自己。因為他高舉自己為『上帝和基督的代理人』,自稱是教會的元首,至大的祭司,諸父之聖父,甚至坐在上帝殿埵蛜椄O上帝。他也宣稱自己有赦罪的權柄,要眾人敬拜、依靠、順從他為得救的唯一法門。他也曾以『贖罪券』取代主的寶血功勞,以『彌撒祭』取代基督的身體,以向教皇、主教和神父認罪,代替向上帝和基督認罪,以人為的朝聖、苦修、補贖的方法代替信靠主的救恩,並還要迫害一切堅守聖經純正信仰,拒絕他錯謬教義的人。..在這一切事上都表明羅馬教廷踐踏了主的救恩,惱恨了主的聖約。

       主的聖約,也即主與信從祂的人訂立的救恩的約,不但包含主救恩的應許在內,而也包含了上帝律法的要求在內(參來8:8-12)。當人來到救主面前接受主使人因信稱義和靠主成聖的救恩之時,就包含了靠主的恩助悔改認罪,並立志遵行上帝律法的本分在內。因經上說:『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的就是罪。』(約一3:4)。『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3:20)。因此主和信從祂的人所訂立的救恩的聖約,實際上是由主救恩的應許和上帝律法的要求兩方面內容組合而成的,這也就是『新約』的實質內容。先知耶利米對此早有清楚的啟示,希伯來書也對此作了引證。主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那些日子以後,我與以色列家(即指屬靈的以色列人基督徒。羅2:28-29.9:6,7.加3:7,26-29)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堶情A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上帝,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他們不用各人教導他們的鄉鄰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主,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不再紀念他們的罪愆。』(來8:8-12.耶31:31-34)。

       果然,羅馬教廷『惱恨聖約』,不但表現於踐踏主的救恩,而也表現於刪改上帝的律法。正如先前的預言中早已指出的:他『必想改變節期(原文為時間)和律法。』(但7:25)。上帝的律法包括上帝親口頒佈的十條誡命和它們所屬的愛上帝、愛人的兩大總綱(出20:3-17.太22:37-40)。而羅馬教會的十條誡命中果然將不可拜偶像的第二誡刪除了;又將第四誡安息日(星期六)的神聖時間,更改為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甚至還曾以死刑強迫人遵守星期日,並禁止人守安息日,妄圖藉此高舉教皇的權柄在上帝和祂神聖律法之上。

       又由於主的『聖約』詳細地啟示於聖經之中,因此羅馬教廷因著『惱恨聖約』,後來發展到對聖經也要加以迫害的地步──甚至以死刑禁止人翻譯、印刷、閱讀和傳講聖經等等。如『善惡之爭』上提到:『數百年之久,她禁止聖經的銷售,禁止人閱讀聖經,也不准他們家娷疆雩t經,而只讓他們聽取一班神父和主教們無原則的曲解聖經的教訓,來支持自己的虛偽。在這種情形之下,教皇便幾乎被公認為上帝在地上的代理人,並賦有統治教會與國家的權威了。』(第三章38頁)。

       『任意而行』這句話是和『惱恨聖約』相連的,並且原文中無『任意』二字。『又要惱恨聖約,任意而行』,意即羅馬教廷不僅『惱恨聖約』,而且還有具體行動,『任意而行』。除了上面所提到的一些事例外,下面還將提述。

 

他必回來聯絡背棄聖約的人

       預言中接著說:『他必回來聯絡背棄聖約的人。』這是指羅馬教皇在遭受上述赫如萊國、東哥特國,特別是『基提戰船』所屬的海上霸主汪達爾國的『攻擊』之後,『必回來聯絡背棄聖約的人。』如教皇先是聯絡法蘭克國王克羅維斯,為他攻打信奉阿利安派異端的哥特族王國,後又聯絡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為他拔除『三角』中餘剩的二角,即汪達爾國和東哥特國。當時的法蘭克國王和東羅馬皇帝,雖然表面上都信奉基督教,但實質上不過是利用基督教為國教,以鞏固和加強他們對國家的統治,因此預言中稱他們是『背棄聖約的人』。正如先前的預言中也曾指稱羅馬皇帝康士坦丁等的心『反對聖約』一樣。當然,這堙y背棄聖約的人』在當時固然是指法蘭克王克羅維斯和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等,在後來也是指一切和教皇『行淫』結盟,離道背教,迫害聖徒的國王。(啟17:2)。

 

他必興兵,他們必..

       預言中接著說:『他必興兵,這兵(原文為:他們)必褻瀆聖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獻的燔祭,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

       這首先是指當時羅馬教皇藉著法蘭克國王克羅維斯CLOVIS(公元481-511年為王)以及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AN(527-569年為王),後來又藉著和教皇互相結盟的各國君王所興起的軍兵。(啟17:2)。這些軍兵既幫助教皇戰勝政敵而興起,又繼續成為他『褻瀆聖地』『離道反教』的工具。

       克羅維斯曾首先和教皇結盟,為他興兵攻打接受阿利安派信仰的哥特族王國。教皇也欣然為加強他的國權而效勞。現引證一些資料如下:

       『主後508年,羅馬教正在與敵人亞利烏斯派(阿利安派ARIAN)爭戰之時,藉著有力的法蘭克王哥羅維斯的幫助,得到了很大的好轉。這一年乃是但以理12:11節中一千二百九十年時期的開始。這時教會已離開她合法的丈夫基督(林後11:2),而與政府聯合起來。這種聯合在上帝看來就和行淫是一樣的。(雅4:4.啟17:2)。教會已經放下了「聖靈的寶劍」(弗6:17),而依靠政府的寶劍。(羅13:4)。下面所引證(的)幾段話,是有名的歷史家說的,可以使人更明白在那年有甚麼事情發生。

       「哥羅維斯是法蘭克王國中第一個信奉基督教的王,他在公歷496年的聖誕節受洗。」(包偉著之教皇史卷一第295面)。

       「當時各教皇都是熱誠的天主教徒,反抗著亞里烏斯派(阿里安派)。在法蘭克人信道之時,亞里烏斯派的東戛(哥)特人佔據了意大利的一部分,所以羅馬教時刻皆在危險中。當教皇聽見法蘭克人信奉羅馬教之時,他真是喜出望外,只要能夠幫助抵擋那比外邦人更壞的亞里烏斯派,不管法蘭克王作甚麼,教皇都要為他祝福,被認為這就是為上帝的工作。因此在公歷500年的左右,羅馬教皇與法蘭克之間便有了密切的感情,結果便成了親密的聯盟。這件事對於日後歐洲的歷史,有重大的影響。」(伊利頓著「中世紀的研究」第66面)。

       「在公歷507年之初,哥羅維斯在國會中曾經很激烈的宣誓說,那些亞里烏斯派的人佔據高盧這麼大部分,我們痛心的認為這是大錯。藉著上帝的幫助,我們去打敗他們,將那地奪回來罷。」(哈京著「戛特人提奧多力」第199面)。

       「開戰不久之後,戛特族便轉身走,戛特王阿拉勒ALARIC被追上而遭殺戳。有人說是哥羅維斯親手把他殺死的,在507年。這一次的驅逐西哥特族,便永遠再未能統治高盧。」(劍橋中古史卷一第286面)。

       「在公歷508年提俄多理(按:即東哥特王),攻打哥羅維斯,而且得了勝,在得勝之後,不知為甚麼,他卻與敗方和好。至此亞里烏斯派的壓迫便完了。」(史密斯著.但以理註解第328 頁) 

       「哥特維斯是站在兩個世紀的分界處,他使兩種宗教相連合,他也侵佔羅馬皇帝在西方名義上的地位,這就為後來的沙里曼CHARLEMAGNE大帝開了一條路,使之把羅馬與德國的文化溶合一起,教會與政府連合起來。」(赫登著.萬國史卷七第72面)。

       「格羅維斯把政治的帝國和宗教的帝國,兩種大勢力溶合在一起。這樣便保守了羅馬國從前所創立的聯盟。這種情形,在多年後,在歐洲的歷史上發生很大的作用。」(亞當斯著中古史第144面)。』(姜從光林思瀚著但以理之研究254-256頁)

       隨後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又和教皇彼此結盟,曾於公元533年發佈諭令,承認羅馬教皇為普世教會的首領。教皇自然也甘願為加強東羅馬皇帝的權力而效勞。接著查士丁尼又差遣名將貝利沙溜率領大軍,幫助羅馬教皇,於公元533-534年進攻並覆滅了汪達爾王國,又於534-538年打敗了東哥特王國,攻佔並守住了羅馬城,最後又於553年撤底擊潰了東哥特王國的反撲。這樣那阻擋教皇勢力興起的『三角』中的最後二角,(汪達爾和東哥特),就被『拔出』了。(但7:8,20,24)。羅馬教皇終於在公元538年開始執掌大權,而名符其實地登上了教皇的寶座。(關於這方面的詳細資料,可參看前面第十一題但以理七章中的解釋)

       總之,羅馬教皇先是藉法蘭克國王克羅維斯『興兵』攻打信奉阿利安派異端的哥特國等,後又藉著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興兵』覆滅汪達爾和東哥特國等,從而拔出三國中最後二角而興起掌權。以後他又繼續藉助這些兵力以及和她聯盟的各國君王的兵力,進行種種褻瀆聖地、離道背教、迫害聖徒的事。

 

羅馬教廷褻瀆聖地、保障

       正如預言中所說:『這兵(原文為他們)必褻瀆聖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獻的燔祭,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

       『褻瀆聖地,就是保障』,按原文結構,『聖地』和『保障』並列,故可直譯為:『褻瀆聖地、保障』。所謂『聖地』按原文和英文聖經重譯本(R.V.)即為『聖所』。新約時代的『聖所』實際上是指天上的真聖所,上帝寶座和基督中保工作的所在(來8:1-2.9:24);同時也可指地上的教會。因教會在靈意上也是『主的聖殿』,『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弗2:20,21. 1:23)。而此處的『保障』,(原文和英文含有『要寨』『堡壘』的意思),也是指信徒信仰與靈性的保障,既可指主的教會,因『永生上帝的教會』原應成為『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也可指聖經的真理,包括主的救恩,上帝的律法,以及一切與之有關的要道信仰在內。因聖經的真理更是信徒信仰和靈性的保障。

       教皇藉著和他結盟的地上列國君王的兵權和勢力『褻瀆聖所、保障』,具體的表現舉例如下:『坐在上帝的殿堙A自稱是上帝』(帖後2:4.但7:8,25.啟13:5),『開口向上帝說褻瀆的話,褻瀆上帝的名並祂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啟13:6),『離道反教』(帖後2:3),『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但8:2),『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但7:25),並『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證之人的血。』(啟17:6)。

       例如有羅馬教一本書,『名先知之光,此書中有記載歷代教皇自稱之名目,如至聖元首、諸父之聖父、至大祭司、代基督之位者、宇宙間教會之元首、第二位上帝、萬萬不能錯之教皇等僭妄的名號。』(聖道指引20頁)。羅馬教皇『也被稱為「主上帝教皇」,..他要眾人都向他敬拜。』(善惡之爭第三章37頁)

       羅馬教皇還曾立馬利亞為神,稱馬利亞是『天主上帝的母親』。早在公元431年羅馬教會就已開始通過『拜馬利亞及諸聖像』,又於715年通過拜偶像。(但以理之研究128頁)。又於公元787年召開尼西亞會議,『為要批准對肖像的敬拜。』(聖經手冊974頁)。十三世紀羅馬教皇英諾森三世還制定了『彌撒祭』迷信教義,說甚麼已使聖餐的麵餅變成了真活的基督,真活的天主上帝。正如善惡之爭上所指出:『羅馬教的神父們竟偽稱他們能藉著他們那種無意義的迷信儀式,把普通的酒和餅變成基督的真肉、真血。他們懷著褻瀆僭越的心,公然宣稱自己有創造萬有的創造主上帝的權能。他們甚至用死刑來威脅一切基督徒,要他們承認這種可憎的、侮辱上天的異端。成千成萬拒絕這種教條的人,竟被處火刑焚死。』(第三章46頁)。這一切言行也都是對上帝聖名的嚴重褻瀆。

       羅馬教還宣稱馬利亞為『天神(天使)之母』『造物(即被造之物)之母』。又宣稱『神父的地位..遠超過天神(指天使)的地位,因為天神不能成耶穌的身體,也不能赦人的罪。』又宣稱教皇頭戴三層冠冕,代表教皇是天上的王、地上的王和煉獄的王。這一切言行也都褻瀆了『那些住在天上的』。

       此外,羅馬教還刪改了存放在約櫃中的上帝的十誡律法,將不可拜偶像的第二條誡命取消了,又將第四條誡命吩咐人遵守的安息日,更改為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同時羅馬教也取消了主的救恩,叫人向馬利亞禱告,卻不向上帝禱告;以馬利亞為中保,卻不以基督為中保;求神父赦罪,卻不求基督赦罪。這一切背道活動實質上也等於是踐踏了天上聖所中的神聖的約櫃,破壞了其中的律法,並廢除了上帝施恩的寶座,從而也褻瀆了上帝在天上的真聖所。

       再者,上述的一切離道背教的言行,實際上也同時褻瀆了上帝在地上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即主的教會和信徒心靈中的殿,並也褻瀆了教會和信徒在信仰和靈性上的保障。此外,羅馬教會在中古時期不但離道背教,而且還迫害持守聖經純正信仰的聖徒。據有人統計,在中古時期被他殺害的聖徒,至少有五千萬。這也是羅馬教會『褻瀆聖所、保障』的又一方面嚴重的表現。

 

羅馬教廷除掉常獻的祭祀

       羅馬教廷不但『褻瀆聖所,就是保障』而且還『除掉常獻的燔祭』。這和論到但以理八章『小角』的預言相同:『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除掉常獻的燔祭和施行毀壞的罪過,將聖所與君旅踐踏,..』(但8:11,13)。

       這奡ㄗ魽y常獻的燔祭』,在原文中是:『常獻的』,沒有『燔祭』二字。在古時舊約地上的聖所中,常獻的祭祀,至少有以下四種:一是每日早晚常獻的燔祭,二是每日早晚同時獻的素祭和典祭(民28:3-8),三是每日早晚常獻的香(出30:7,8),四是常獻的陳設餅,每安息日換一次(民4:7.利24:5-9)。

       以上四種常獻的祭祀,實質上都是預表基督和基督的救恩的。因前面已有詳細講解,此處不多重複。簡單地說,燔祭的羔羊,被獻在壇上,預表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流血捨命,完成贖罪的大功。祭司天天早晚獻燔祭,預表我們的新約大祭司基督天天不斷以祂的寶血在上帝寶座前為祂的子民贖罪。素祭預表基督聖潔無罪的品格,一生完全的仁義。典祭也預表基督的功勞和義行。正因為基督是完全聖潔無罪的,祂才能為我們捨命流血,完成贖罪的大功。因此祭司獻燔祭時,必須同時獻上素祭告典祭。每天早晚獻燔祭和素祭典祭,也預表上帝子民要天天不斷信靠基督寶血贖罪的功勞而因信稱義,並天天不斷信靠基督的恩助而因信成義。祭司每日早晚獻香,預表基督在上帝寶座前也不斷以祂的功勞和義行為我們代求,並使我們的祈禱能在上帝面前蒙悅納。常獻的『陳設餅』預表基督是我們生命的糧。主說:『我就是生命的糧(按原文可譯為餅),到我這堥茠漸痔w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人若吃這糧,就必永遠活著。』又說:『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約6:35,51.53-58)。

       羅馬教廷果然對基督上述幾方面的救恩工作,都進行了破壞。就如教皇僭取了基督獨有的尊稱、地位和權柄,自稱是『永遠的大祭司』『宇宙間教會的元首』『上帝和基督的代理人』,並擅自除掉常獻的祭祀。具體表現在使人不信靠基督贖罪寶血的功勞,而卻依靠自己的苦修、善行、朝聖和購買羅馬教的贖罪券;不信靠基督的中保代求和贖罪的工作,而卻以馬利亞為中保,向馬利亞禱告,求馬利亞在上帝面前為他們代求;不向上帝認罪,不求基督赦免,而卻叫人跪在神父、主教、教皇面前認罪,求得他們的赦罪;不以信心真正領受生命的糧,在靈性上去吃主的肉,喝主的血,不斷追求因信稱義和靠主成聖,而卻叫人迷信神父手中的所謂『彌撒祭』──被宣稱為真活的基督,真活的天主上帝,等等。

       懷愛倫提到:『在羅馬教開始掌權的時候,也就是黑暗時代的開始。她的勢力愈增強,而黑暗也就愈形加深。人的信仰便從那真的基礎基督,轉移到羅馬的教皇身上了。一般人為要求得赦免和永久的救恩,就不再信賴上帝的兒子,卻代之以仰望教皇和他權威的代表人──神父與主教了。他們受教說,教皇是他們地上的中保,若不藉著他,無人能到上帝面前;而且對他們,他是代表上帝,所以人人必須絕對的服從。人若偏離了他的命令,就足以使最嚴厲的刑罰臨到自己的身上和靈魂。因此眾人的心便遠離了上帝,而轉向容易犯錯誤、荒謬、而殘忍的人,..』『他們受教,認為非但要仰望教皇為罪人的中保,同時也要靠自己的行為贖罪。長途跋涉去朝拜聖地,刻苦修行,敬拜聖物,以及建造教堂、神龕、祭壇,並捐獻巨款給教會──這些事,以及諸如此類的行為,是要用來平息上帝的怒氣,或獲得祂的恩寵的。他們把上帝看作凡人一樣,以為祂會因瑣事而震怒,並可用禮物或苦行來和解的。』(善惡之爭第三章41-42頁)。

 

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

       羅馬教皇藉著法國國王克羅維斯,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以及和他結盟的列國君王『興兵』,不但是『褻瀆聖所,就是保障,除掉常獻的(祭祀)』,而且還要『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原文是單數,可指事、也可指人)。』

       但以理九章的預言中曾有類似的用法:『必有一王的民(指羅馬國的軍隊)來毀滅這城(指耶路撒冷)和聖所,..那行毀壞可憎的如飛而來,..』(但9:26,27)。主耶穌的預言中也曾提到這事說:『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那時在猶太的應當到山上。』(太24:15,20)。這堜珒ㄗ鴘滿y那行毀壞可憎的』,顯然是指羅馬國,或羅馬皇帝及其軍隊。羅馬國曾於公元70年毀滅耶路撒冷聖城和聖殿。至於但以理十一章預言中提到的所要『設立』的『那行毀壞可憎的』(事或人)則是指的繼承羅馬帝國的羅馬教廷。

       預言中所以稱她是『行毀壞..的』,是因『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指政教勾結的離經背道教訓)。『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啟17:2.18:3)。而另一方面對那些拒絕喝她淫亂之酒的聖徒,卻加以無情的迫害和殘殺。預言中所以稱她是『行..可憎的』,特別是指她採納了煉獄的異端和招魂術的邪道。她所宣揚的所謂死去的聖人和信徒的顯靈,實質上是出於魔鬼邪靈的假冒,正如古時邪靈冒充先知撒母耳向掃羅顯現一樣。正由於招魂術的盛行,正由於末後三合一宗教勢力的形成,於是『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巴比倫大淫婦也成了『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啟18:2. 17:5)。

       並且正如預言所指出的,這一『行毀壞可憎的』羅馬教權制度,正是羅馬教皇藉著和她聯盟的列國君王『興兵』,建立起來的。例如當時羅馬教皇,首先藉著法蘭克國王克羅維斯的兵力,於公元508年結束了對哥特國的爭戰,以後又藉著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的兵力,於533到538年,拔除了『三角』中餘剩的『二角』(汪達爾王國和東哥特王國),而正式登上教皇寶座,開始執掌大權,並使基督的教會徹底變質為羅馬教會。因此從這一意義上來說,被預言稱為『那行毀壞可憎的』羅馬教權及其教皇制,乃是在公元508年和538年正式開始設立的。(前者508年為但以理書12:11中1290年的起點,後者538年為但以理書7:25中開始掌權逼迫聖徒的1260年的起點)。第十三世紀時,教皇權勢達到頂峰,1798年受到死傷的打擊(但7:25. 12:7,11.啟13:4),末後的勢力還將東山再起。(啟13:3)。

       『聖經手冊』上對此提到:『教皇職權乃是一個逐漸形成的發展,最初顯為世界列強之一是在第六世紀。教皇政權的最高峰是在第十三世紀。..』(979頁)。『教皇政權乃是建立在羅馬帝國的廢墟上的,利用基督之名而霸佔了該撒的寶座,是羅馬帝國原形的復興,其中充滿了羅馬帝國的精神。羅馬帝國的亡魂再一次復甦,而披上了基督教的外袍。我們知道教皇大多數都是意大利國藉的人。』(1011頁)。『教皇個人的品格:有些教皇乃是非常好的人,而有些卻是不可言喻的敗壞。大多數的教皇都是孳孳貪圖權勢財富。不錯,神在天主教會中也擁有祂的聖徒,但是他們多半是在梵諦岡之外的。那些自稱為「基督之代表」者,一點都不似基督。..雖然教皇們的品格行動,方法,以及殺人流血的案件是那樣的令人瞪目咋舌,而他們竟然仍以「神父」自居,而宣稱他們乃是基督之代表人,是絕對無錯誤的,並且宣稱他們在地上乃是站在全能神的地位上的,更宣佈說順服教皇乃是得救的不二方門。』(1011頁)。

 

勾引列王迫害聖民和當時聖民的情況

 

       (十六)預言中繼續提到羅馬教皇對列國君王的勾結和對上帝子民的迫害,以及上帝子民在此時期中的情況:『作惡違背聖約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獨認識上帝的子民,必剛強行事。民間的智慧人必訓誨多人,然而他們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燒,或被擄掠搶奪。他們仆倒的時候,稍得扶助,卻有許多人用諂媚的話親近他們。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為要熬煉其餘的人,使他們清淨潔白,直到末了。因為到了定期,事就了結。』(但11:32-35)。

 

勾引作惡違背聖約的人

       『作惡違背聖約的人』,顯然是指一切效忠於羅馬教廷而又迫害持守聖經純正信仰的上帝子民的人們,特別是指其中列國的君王、統治階層等等。

       『他(指羅馬教廷)必用巧言勾引』。的確,歷代以來羅馬教廷對一切效忠於她而又迫害上帝子民的列國統治者,總是竭力加以『巧言勾引』的,為要和他們相互勾結,彼此利用,以增強自己的勢力。以致在羅馬教廷的『巧言勾引』下,『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啟17:2)。

       例如1957年蘇聯的約.拉甫列茨基所著,柔水所譯的『梵蒂岡宗教與財政與政治』一書中提到:『梵蒂岡總是竭力和每個歷史時期最強大..的國家友好,和它結成聯盟,使自己的利益得到保證。中世紀早期教廷勾結的這種力量是法蘭克王國,其後為德意志的皇帝,十六和十七世紀時為西班牙,隨後為奧地利,十九世紀上半葉為法國,十九世紀末期為德國和沙皇俄國,..以後是法西斯意大利和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起為資本主義陣容的主導國家美國。』(224頁)。

       例如中古時期羅馬教屬下的所謂『耶穌會』教團所進行的種種罪惡不法活動,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海萊博士提到:『這一個教團是由一個西班牙人羅耀拉根據絕對無條件順服教皇的原則而發起的,宗旨就是要奪回那些曾陷落在更正教徒與回回教徒手中的土地,並要克服整個異教的世界都歸入在羅馬公教旗幟之下。他們主要的目的是要完全毀滅異端者(所謂異端就是那些異於教皇所思所言的教義),只要達到目的,任何手段都是合法可用的,即如欺騙,不道德,罪惡的引誘,甚至謀殺。他們的標語是:「為著神更大的榮耀」。他們的方法是從學校入手,特別注意那些望族的兒女,在各學校中企圖得到對學生完全的操縱。關於認罪方面,特別對於君王、太子與地方長官等,盡了引誘犯罪的能事。為要取悅他們,用權力壓迫地方官長來執行異教徒裁判所的處決。他們應當負責在法國所發生的事件,即如聖巴多羅買的大屠殺,宗教的戰爭,對休該諾HUGENOTS教徒的逼迫,撤銷南特NANTES容納新教徒的法令,以及法國的大革命。他們在西班牙、荷蘭、南德、玻希米亞、奧地利、波蘭、及其他國家也曾施行了不勝其數的大屠殺。他們就是利用這些殘酷手段來阻遏南歐洲的改教運動。』(聖經手冊1005-1006頁)。

       在上述羅馬教皇和列國君王勾結一起逼迫、利誘、轄制人民信仰與良心自由的情況下,除少數人死心塌地的效忠於羅馬教廷外,一般的人們都心中不服,卻沒有人敢反抗教皇的命令,揭露羅馬教背道的言行。

 

認識上帝的子民必剛強行事

       然而另有一等人卻敢於堅持並傳揚聖經中的純正真道,抵制羅馬教的背道言行。正如預言中接著指出:『惟獨認識上帝的子民,必剛強行事。』

       例如中古時期的瓦典西人、阿比尖西人以及其他許多堅守純正真道,為主英勇殉道的人,都是屬於這一等『認識上帝的子民』。他們都曾『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猶3節)。都曾『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前6:12)。都曾抱著寧死不屈的心志,『至死忠心』於主(啟2:10)。

 

民間的智慧人多日遭受迫害

       預言中繼續論到他們說:『民間的智慧人必訓誨多人,然而他們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燒,或被擄掠搶奪。』

       這堙y民間的智慧人』顯然就是指上述『認識上帝的子民』。因經上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9:10)。這堛滿y智慧人』也特別是指民間的傳道人,也即那些『使多人歸義的』人,正如主的使者在後面的預言中論到他們說:『智慧人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遠。』(但12:3)。由於當時這些認識上帝的子民和傳道人,都是羅馬教會當局迫害的對象,以致他們都只能隱藏於曠野,散佈於民中,因此預言中稱他們是『民間的智慧人』。他們雖然『凡事謹慎、忍受苦難,作傳道的工夫』(提後4:5),然而正如預言中所指出的:『他們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燒,或被擄掠搶奪。』

       這堛滿y多日』也就是指預言中論到羅馬教廷掌權迫害聖民的1260日,也即1260年,從公元538年起到1798年止。(但7:25.12:7.啟12:6,14. 13:5.民14:34.結4:6.但9:24,25.)。的確,在羅馬教廷掌權迫害聖民的1260年的漫長時期中,在上帝美意的許可之下,有許許多多上帝忠心的聖僕和子民或被刀殺,或被火燒,或被擄掠搶奪。以下引證一點資料:

       例如關於瓦典西人WALDENSES所受的迫害:他們當時散佈於法國南部,意大利北部。他們教會最早的起源應追朔到使徒時代。善惡之爭一書上提到:『在抗拒羅馬教勢力的各教會中,瓦典西宗派可算是站在最前列的了。教皇設立寶座的地方,恰好也就是他腐化影響和虛假教義受到最頑強抵抗的地方。瓦典西人住在意大利北部的庇德蒙省,這一帶的教會堅持獨立數百年之久,可是過了多年,羅馬教終於強迫他們歸順。..凡要保持古代傳統之信仰的人就撤退了,其中有些人離開了阿爾卑斯山地帶,到國外去高舉真理的旗幟,還有一些人退到偏僻的山谷堜M高山上,在那堳O持他們敬拜上帝的自由。..他們乃是為使徒時代的信仰,就是『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而竭力爭辯。..在悠久的黑暗和叛教時期中,總有一些瓦典西人否認羅馬教的至高權力,拒絕敬拜偶像而遵守安息日。在反對勢力最猛烈的摧殘之下,他們保持了自己的信仰。他們雖遭刀槍的殺戳,和火刑的焚燒,但他們仍為上帝的真理和祂的尊榮屹然立定,毫不動搖。高山峻嶺..成了瓦典西人的藏身之地。在這堙A真理的火炬在中世紀的黑暗時代中得以長明不滅。在這堙A真理的見證人保持了亙古不變的信仰,竟達一千年之久。』他們以聖經為他們生活的唯一準則,高舉救恩,虔守上帝的律法,熱切從事傳道救靈的聖工,並堅決反對教廷的專權、腐敗、迷信和異端。『他們雖然受到十字軍的襲擊和殘忍的屠殺,但他們仍不住地派遣他們的傳教士去散佈寶貴的真理。他們被追逼以至於死,但他們的血澆灌了所撒的種子,這種子也結出果實來。』(善惡之爭第四章)。聖經手冊上也提到,最後『除了他們仍有少數的人散在土林TURIN西南部的阿爾平山谷ALPINE VALLEY之外,他們..都漸漸消滅了。這是一個碩果僅存的中世紀教派,..現在他們乃是意大利主要的更正教團體。』(1015頁)

       又如關於阿比尖西人所受的迫害,聖經手冊上提到:『他們是散佈在南法、北西班牙與北意大利。在講道中他們是反對僧侶階梯的不道德、訪聖、崇拜聖徒與遺像,完全反對僧侶階級並他們的擅取權柄,批評教會情況,反對羅馬教會專權。他們是多多的應用聖經,度捨己克苦的生活,並有追求道德上的熱誠。在主後1167年,他們曾擁有南法國大半的人口,在主後1200年他們在北意大利的人數也是眾多。1208年教皇英諾森三世曾發動了一次十字軍運動,接下去就是一次殲滅的血戰,乃歷史上罕有的浩劫,無數的城市都遭到了刀劍,其中的居民不論年齡、性別,一概被處死。在1229年異教徒裁判所創始了,約在一百年之內,亞勒比根斯(阿比尖西)的教徒幾乎都消滅殆盡了。』(1014頁)。

       而另一方面,在羅馬教統治區內,也有無數上帝忠心子民或被刀殺,或被火燒,或被囚禁搶奪。就拿羅馬教的『異教徒裁判所』來說:『任何的嫌疑犯都可能受酷刑,而對於誰是控告人則毫無所知。..那裁判所的主持人一宣佈了某人的罪狀後,那犯人就被解到地方的民事政府那堬蚳首妐T,或被燒死。那受害者的產業要被充公,由教會與政府平分。在緊接著英諾森三世以後的一段時期,異教徒裁判所曾在法國南部作了非常毒辣的工作,並在西班牙、意大利、德國與荷蘭等國宣佈了大批的人為異端者。..據報自主後1540-1570年三十年之中,更正教徒被處以死刑者不下九十萬人。..這異教裁判所乃是歷史中一件最卑鄙的醜事。這乃是教皇們所設計的,用以維持他們的地位約共有五百年之久。』(聖經手冊999-1000頁)。   

 

他們將要仆倒時必稍得扶助

       預言中接著論到上帝子民的情況說:『他們仆倒的時候,稍得扶助,卻有許多人用諂媚的話親近他們。』按照原文本節經文可譯為:『他們將要仆倒的時候,必稍得扶助,卻有許多人用諂媚的話(或甜言密語,或偽善,或順利圓滑的事)加入他們。』

       英文『聖經註釋』上提到:『「諂媚」,希伯來文..意為「順利、平滑、狡猾的事」(SMOOTH, SLIPPERY)(見但8:25)。這是撒但經常用的方法,使他的道路顯得比上帝的道路更為容易。在整個基督教的歷史中,上帝自己的百姓已堅持了基督在祂的話中所形容的道路:「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14)。』(SDA聖經註釋874頁)。

       『他們將要仆倒的時候,必稍得扶助。』這和啟示錄中另一有關的預言相同:『蛇就在婦人(指曠野教會)身後,從口中吐出水來像河一樣,要將婦人沖去。(河水代表軍隊、政權,也代表異端邪道迷惑人的力量)。地卻幫助婦人,開口吞了從龍口中吐出來的水(原文作河,這是指當時歐洲興起了一些支持宗教改革運動的國家,以及後來美洲新大陸的發現,都成了基督徒的避難所和保護地,並阻止了教皇勢力的進攻)。』(啟12:15-16)

       而這段預言也果真是這樣應驗的。當十三世紀教皇離道反教、迫害聖民的勢力達到頂峰,妄圖藉著十字軍的屠殺,異教徒裁判所的迫害,將瓦典西人、阿比尖西人以及其他一切上帝真子民除滅淨盡之時,上帝也迅即在一些地區和國家中興起了宗教改革運動,藉此給祂子民一定援助。例如十四世紀被稱為『宗教改革運動的晨星』的英國宗教改革家威克力夫的興起,十五世紀捷克宗教改革家胡司和耶羅的興起,以及十六世紀各國的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喀爾文、薩文黎和其他多位的普遍興起,曾在許多國家中發起了宗教改革運動,抵制了羅馬天主教會的迫害勢力,並建立了新生的基督教會。而在這些建立了基督教的國家和地區,便成了上帝子民的避難所和保護地。以後十七世紀美洲新大陸的發現,又成了其他受到迫害的上帝子民的庇護所和移民地。

       然而正當上帝子民『稍得扶助』,新生的基督教會普遍開始建立起來,並獲得政權的支持之時,『卻有許多人(例如利用基督教的統治階級,以及沒有真正重生和獻身的人,僱工和機會主義份子等等),用諂媚的話(或甜言密語,或偽善,或奉承、圓滑的事),加入他們。』

       果然,正如我們看到,在新生基督教勢力強大的國家中,教會又逐漸開始走上了政教聯合的世俗化的老路,以致教會不但在宗教改革的事上各守宗派,停止不前,而且也在靈性信仰的事上逐漸變質了。例如英國國教聖公會對『清教徒』(也就是持守聖經純正信仰的基督徒)的迫害,就是明顯的一例。又由於教會中逐漸加入了許多沒有真正重生和獻身的傳道人和工作人員,以致先前馬丁路德等各位宗教改革家,從聖經中重新領受的『因信稱義』的偉大真理,也竟然被有些教會以信心脫離行為,福音脫離律法的『唯信主義』的謬道所代替,而另一些教會卻又趨於相反極端,重又回到了靠守律法得救的『唯法主義』的錯誤道路上去。此外當時似是而非,迷惑人心的『唯理主義』的盛行,也敗壞了不少神學院和教會中沒有真正信仰根基之人的信心。以致於新建立的基督教會不久之後又逐漸衰退到主所責備的『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撒狄教會時代的情況中了。(啟3:1-6)

 

有些人被殺為要熬煉其餘的人

       讓我們再回到先前的宗教改革時代中,當時在某些國家中雖有宗教改革運動的興起,新生基督教會的建立成功,但在另一些國家中羅馬教廷的勢力仍然甚為強大,不但鎮壓了這些國家的宗教改革運動,而且不斷想方設法對其他各國的宗教改革運動進行瘋狂的反撲,對新生的基督教會進行無情的消滅,並且羅馬教廷在這方面的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如當時『耶穌會』JESUITS 的組織就是為粉碎宗教改革運動而設立的,是直屬於教皇領導的一個最兇惡、最殘酷的組織。他們主持了當時的『異教徒裁判所』,發動了『在法國所發生的..聖巴多買的大屠殺,宗教的戰爭,對休該諾教徒的逼迫,撤銷南特容納新教徒的法令..他們在西班牙、荷蘭、南德、玻希米亞、奧地利、波蘭,及其他國家,也曾施行了不勝其數的大屠殺。他們就是利用這些殘酷手段來阻遏南歐洲的改革運動,而為著教皇政權圖最後的掙扎,以免遭受全部覆沒。』(聖經手冊1005-1006頁)。以致當時在南歐洲有許多忠心的基督徒為主英勇殉道。

       這一切事也是在上帝美意許可之下,既使殉道者本人得到了造就,也藉著他們為主的真道作了最榮美的見證,同時也為要熬煉其餘的聖徒。正如預言中接下去所指明的:『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為要熬煉其餘的人,使他們清淨潔白,直到末了,(原文和英文為:直到末期。參但12:4,9)。』

  這堛滿y末期』首先是指公元1798年,這是教皇掌權迫害聖徒1260年的結束之年,也被認為開始進入末後時期的年代;但也有人以公元1844年開始查案審判,潔淨聖所的年代作為開始進入末後時期的年代,但以理8:19也稱之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這堛滿y末期』其次也是指查案審判結束後,基督復臨的大日,這也是末期的結束。

       預言中接著說:『因為到了定期(首先是指公元1798年,以後指基督復臨),事就了結。』是的,在上帝偉大、聖善、美好的旨意中,天下萬事都有定期。大至於上帝藉著基督救贖人類的偉大計劃,小至於我們個人人生經歷或日常生活中的微小機遇,都有定期或定時,至於上帝子民所經受的一切熬煉,同樣也都是在上帝的掌管之下,並有一定的時期,不會不必要的拖長一天,也不會隨便減少一天,一切都是為了使上帝忠心的子民獲得最大益處!正如煉一爐鋼鐵,時間不夠,火候不到,煉不成鋼鐵,而時間過長也會造成損害。照樣上帝也要親自掌管一切,嚴密控制時間和火候,為要把祂的子民煉成最寶貴、最純淨的精金,可以榮耀上帝,造福萬民,並也使他們自己得蒙更大的福惠,直到永遠。正如經上所應許的:『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8:28)。

 

用奇異話攻擊萬神之神等表現

 

       (十七)預言中繼續論到羅馬教皇任意而行,自高自大,攻擊萬神之神,以及濫用權柄等表現,預言中是這樣說的:『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又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畢,因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他必不顧他列祖的神,也不顧婦女所羨慕的神,無論何神他都不顧,因為他必自大,高過一切。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銀寶石和可愛之物,敬拜他列祖所不認識的神。他必靠外邦神的幫助,攻破最堅固的保障。凡承認他的,他必將榮耀加給他們,使他們管轄許多人,又為賄賂分地與他們。』(但11:36-39)。

 

自高自大用奇異話攻擊萬神之神

       讓我們先來看:『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又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這和聖經中別處論到羅馬教皇的預言相同。例如但以理8:11-12,25論到八章小角(既指羅馬皇帝,也指羅馬教皇)說:『他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他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他..心埵菾爬菑j,又要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但以理7:25論到小角教皇說:『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帖後2:4 論到他說:『他是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埵蛜椄O上帝。』啟示錄13:5-6論到他說:『又賜給他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他,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獸就開口向上帝說褻瀆的話,褻瀆上帝的名..。』

       關於上述這些預言都已在中古時期精確地應驗在羅馬教皇的身上。有關資料的引證,可參看各有關預言的解釋。這堣ㄕh重複,只是略為提述一下。當教皇自稱是『主上帝教皇』『第二位上帝』『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並『頭戴三層冠冕』,而『代表作天上、地上和煉獄之王』,以及公然刪改上帝的十誡律法,刪除不可拜偶像的第二誡,並將第四誡中安息日的神聖時間更改為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並殘酷迫害上帝子民時,他確已『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此外,他也確已『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

       例如羅馬教皇英諾森三世(1198-1216年)曾制定了聖餐的餅、酒變成耶穌實在的血肉的異端。(聖經手冊999頁,善惡之爭第三章46頁)。

       在羅馬天主教的『教理詳解』一書中,我們也可看到這種『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的褻瀆性的問答對話:『問:神父在甚麼時候用這個權柄呢?答:在彌撒當中,舉揚聖體的時候。神父代替我主耶穌一念了成聖體聖血的經,就有吾主耶穌的聖身聖血。問:成了聖體聖血,還有麵酒的體麼?答:沒有了,只剩下麵酒的形像。麵酒的體全變成了吾主耶穌的聖身聖血。』『問:聖體媕Y,只有吾主耶穌的聖身,沒有他的聖血麼?答:不是的,吾主耶穌聖身是有血的聖身,他的聖血並不在聖身外邊,所以一念了成聖體的經,麵餅就變成吾主耶穌聖身,連著也有聖血。一念了成聖血的經,葡萄酒就變成吾主耶穌聖血,連著也有聖身。..所以一有了吾主耶穌聖身,就有了吾主耶穌的聖血,聖靈魂,並耶穌的天主性(即指神性)在一處。』『問:吾主耶穌在聖體媕Y是死的,是活的?答:是活的。因為在聖體堛漣^主耶穌就是現今在天堂上的吾主耶穌。他的身子是活的,不是死的,並且也有復活後肉身所受的光明、神透、神速、無傷四樣奇恩。(即:發大光明,超過太陽;能透有形之物,像神體一般;極其輕快,與天神無異;不受損傷,永不能死。』『問:聖體媕Y也有天主聖父、聖神(即指聖靈)麼?答:也有天主聖父、聖神。因為天主的本性是不能分開的,所以完全有天主三位。』(教理詳解第八版245,246頁)。

       又如羅馬教皇將馬利亞神化,並有意稱馬利亞為『天主的母親』(意即『上帝的母親』),這又是『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的另一實例。就讓我們看一下『教理詳解』中有關這方面的褻瀆性問答。『問:聖教會為甚麼加這幾句經?(指聖母經的第二部分)。答:第一,聖教會願意我們在一總人面前,認識聖母是天主(上帝)的母親。第二,願意我們常常求聖母保護我們,特特在臨終的時候。問:聖母怎麼是天主的母親?答:因為聖母生了吾主耶穌,真是人,也是真天主,所以稱聖母是天主的母親。雖不說是天主三位一體的母親,到底實在是吾主耶穌真天主的母親。』(325頁)。其實馬利亞不過是耶穌肉身的母親,而絕不能稱她是『天主(上帝)的母親』。因馬利亞畢竟是人,而不是神。況且馬利亞雖然蒙選為耶穌肉身的母親,但也並不能因此而使她在一切屬靈福分和地位上超越一切主的聖僕與聖徒。正如有一次,『眾人中間有一個女人(對耶穌)大聲說,懷你胎和乳養你的有福了。耶穌說,是,卻還不如聽上帝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路11:27,28)。另一次當耶穌的母親和弟兄來找祂時,祂回答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著門徒說,看哪,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太12:48-50)。

 

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畢

       預言中接著說:『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畢,因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這和前面論到八章小角的預言相同:『他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事情順利,任意而行..至終卻非因人手而滅亡。』(但8:12,24,25)。

       『他必行事亨通』,不但是指中古時期『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即1260年),而也是指末後『死傷..醫好』後還將『任意而行,無不順利』(啟13:1-10),直至『主的忿怒完畢』。

       此處『主的忿怒』顯然是指上帝在末後所特別降於巴比倫大城及跟從她之人的『七災』中所顯示的『上帝的大怒』。正如使徒約翰在異象中看到:『我又看見在天上有異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因為上帝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啟15:1.另參賽26:20,21)。七災中的最後一災,尤其是直接刑罰以大淫婦為首的巴比倫大城的。正如第七災中提到:『上帝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她。』(參:啟16:19.17.18.章19:19-20)。

  此處『主的忿怒』顯然也包括主復臨時所帶給『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又稱為『不法之人』,以及一切惡人的毀滅。正如預言中所指出的:『那時這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主耶穌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帖後2:8-12)。『其餘的被騎白馬者(預表復臨時的基督)口中出來的劍殺了。』(啟19:21,11-16.另參啟6:14-17.鴻1:2-6.番3:8)。

 

他必不顧任何神

       預言中接著說:『他必不顧他列祖的神,也不顧婦女所羨慕的神,無論何神他都不顧,因為他必自大,高過一切。』

       要明白羅馬教廷『不顧他列祖的神』具體是指甚麼的,首先需要明白羅馬教廷的列祖是誰?從預言和歷史事實來看,由於羅馬教廷曾繼承了羅馬帝國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參啟13:2),因此異教羅馬帝國便成了她列祖之一。從預言表號來看,古代巴比倫是末後巴比倫的預表(參啟17章),因此古巴比倫也可視為她列祖之一。從祭司的制度來看,由於別迦摩的年老國王阿達魯ATTALUS三世,曾於公元前133年將自己擁有的巴比倫神祕宗教大祭司長的職分贈與羅馬皇帝,以後羅馬皇帝又於公元378年將此大祭司長的職分賜給羅馬主教,以致後來羅馬所有的教皇都取用這個稱呼,(見但以理書之研究235-236頁)。因此在祭司制度方面,別迦摩又成了古代巴比倫和末後巴比倫之間的橋樑。再從信仰的內容來看,善惡之爭一書上說:『異教與基督教的妥協,終於產生了預言所示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上帝的的「大罪人。」..』(第三章37頁)。聖經手冊上也提到:『哈那克說:「..羅馬天主教乃是原始的基督教加上希臘和羅馬的異教信仰。」』(961頁)。由此看來,異教希臘和羅馬,並原始的基督教也可視為羅馬教信仰方面的列祖。雖然如此,羅馬教廷卻是『不顧他列祖的神』,因他是迫害一切異邦宗教的,無論是羅馬的、希臘的假神,或巴比倫的,別迦摩的異教,都在禁止之類,並且她也仇視原始基督教的純正信仰,迫害一切堅守聖經真理,至死忠心於基督的上帝子民。

       『也不顧婦女所羨慕的神』,按原文和英文應譯為:『也不顧婦女的願望(或欲望、想望)。』這是指羅馬教廷從多方面破壞了上帝所設立的神聖的婚姻制度。

       聖經手冊上提到:『利歐一世LEO(440-461年)曾頒佈了禁止祭司結婚的命令,以致祭司的守童身成了羅馬天主教的一條律法。但是我們知道守童身曾造成了許多壞事。歷代以來那些祭司罪惡昭彰的不道德,已經使教會受了外邦人極大的毀謗。』(967頁)。

       例如羅馬教皇『約翰十二世(主後955-963年),幾乎每一件罪都被他犯盡了,即如強姦童女、寡婦、與他父親的情婦同居,使教皇的宮廷變成一個妓館。最後當他與一個婦人正在行淫時被那婦人的丈夫所殺死。』又如『本尼狄克九世BENEDICT(1033-1045年)的惡行遠遠超過約翰十二世多多倍,在光天化日之下肆無忌憚的殺人強姦,在殉道者墳瑩邊搶掠那些訪聖客』,當那時『可以說沒有一個羅馬的教牧僧侶是沒有犯姦淫與用錢購買聖職的罪。這一種可怖的局面發出了改革的呼聲來。』(聖經手冊994,995頁)。於是羅馬教內部也出了一位改革者『貴鉤利七世GREGORY(即希德布蘭)主後1073-1085年,他最大的目的就是改革那些任聖職僧侶。當時在僧侶們中間最盛行的兩件罪就是淫亂與用錢買聖職。貴鉤利為著對付他們的淫亂,就堅持主張他們的獨身主義。』(同上996頁)。但以後的效果又怎樣呢?

       例如聖經手冊上後面接著提到:『教皇宮庭在亞威農共有七十年之久(即主後1305-1377年),..這些駐亞威農的教皇(共七人)都是貪得無饜的,徵收苛捐重稅,教會的職位都可以出售,發明了不少新奇職位來出賣,竭力使教皇的私囊飽滿,供給奢侈荒淫的教廷。彼特拉克PETRARCH曾以搶奪、姦淫、及種種淫行的罪狀指控教皇的宮廷。在有些教區,百姓都堅決主張神甫應有妻妾,而保守他們自己家庭的女兒不被污辱。』(同上1002頁)。再如約翰二十三世,主後1410-1415年。他被一些人稱為那坐教皇寶座者中最腐敗的罪犯,幾乎可說他是無惡不作。在菩隆雅BOLOGNA身為紅衣主教時,曾有二百個處女及尼姑,有夫之婦與他私戀。他作教皇時也姦淫了不少的尼姑、童女,與他弟兄的妻子通姦..公開的否認來世的生活。』(同上1003頁)。又如『庇烏二世PIUS,主後1458-1464年,有許多非法的私生子,公開的傳說他引誘女人的方法..。保羅二世,主後1464-1471年,「他的家中充滿了妻妾姘婦」。..英諾森八世,主後1484-1492年,因多妻而生了十六個兒女。..亞力山大六世,主後1492-1503年,..公開的承認並封立大量不合法而年幼的私生子,佔據教會高貴的地位。..猶流二世JULIUS,主後1503-1513年,..他以紅衣主教的身份戲弄獨身主義,..利歐十世,主後1513-1521年,當路得開始改教運動時,正是他作教皇的時期,他是..一個色情狂者..保羅三世,主後1534-1549年,曾有許多不法的私生兒女。他是更正教一個倔強的敵人。』(同上1003-1005頁)。類似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上行必然下效。教皇既是如此,何況下面的『聖職』人員呢?

       而另一方面,在中古時期羅馬教廷和教會聖職人員這樣腐化的影響下,社會上的情況更是不堪設想。在『梵蒂岡:宗教、財政與政治』一書中提到:『有一句謬語說過,在羅馬甚麼都可以買,這一點也不誇張,因為事實上用金錢可以買到一切,從微不足道的鄉村小教區,直到紅衣主教的僧侶,從允許在齋戒期吃葷,一直到殺人和血親婚配。』(弗里德里赫,貝藻立特,『德國宗教改革史』第一卷,1900年,第7頁──梵蒂岡:宗教財政與政治17頁)。

       『聽悔審判廳出現在十二世紀末。』『梵蒂岡出售贖罪券的事務是由聽悔審判廳經營的,並由它規定贖罪券的價格。..現在例舉一些這張與眾不同的價目表上的價格,..「饒恕在教堂內接觸女人(肉體上)及有其他淫亂行為的人──六個格羅斯。」「饒恕強奸少女的人──六個格羅斯」「饒恕弒父、弒母、殺兄弟姐妹妻子以及其他血親的人──五個或六個格羅斯」..』(同上22,23頁)。當然這媮|述的是當時教廷腐敗的一些令人震驚的事例。當時還有一個情況值得注意的:『「洛脫」審判廳出現在十三世紀,這是教會高級審判機構。審判廳的主要收入是從離婚得來的。』(同上22頁)。這又使我們想到了上述的預言:『也不顧婦女的願望。』

       預言中又說:『無論何神他都不顧,因為他必自高自大,高過一切。』確實如此,中古時期許多教皇都表現了這種精神。『甚至坐在上帝的殿堙A自稱是上帝。』雖然也有少數個別教皇表現良好的,但也不能改變整個教權的腐敗情況。至於在教會的信徒中雖也有許多真誠敬畏上帝的,但因缺乏亮光和能力,也無可奈何。

 

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

       預言中接著說:『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銀寶石和可愛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認識的神。他必靠外邦神的幫助攻破最堅固的保障。』此處一連三次提述的神──『保障的神』『他列祖所不認識的神』和『外邦神』,實際上都是指一個神,原文是單數。這一個神究竟是指甚麼神呢?

       按原文『保障』的意思是堡壘或要寨,而且是複數名詞。因此所謂『保障的神』,也就是指羅馬教皇所設立的藉以統治、管理和轄制一切城堡、要塞的神,也就是教皇所依靠的幫助他『攻破(英文聖經重譯本等譯為「對待」)最堅固的保障(城堡、要塞)』的『外邦神』,或說『他列祖不認識的神』。那麼這究竟是指甚麼神呢?看來就是指羅馬教皇所設立,羅馬教會所敬拜的被稱為『彌撒祭』的『聖餅』。羅馬教把這種所謂『彌撒祭』的『聖餅』說得神乎其神,簡直把它說成是基督活的化身,具有祂『復活後肉身所受的光明、神透、神速、無傷四樣奇恩』,稱之為『聖體』。他們更進而褻瀆地聲稱:『聖體』媕Y除了有『聖子』外,『也有天主聖父、聖神(意即聖靈)。因為天主的本性是不能分開的,所以完全有天主三位..。』他們也要教徒每星期日等去教堂『望全彌撒』,『領(吃)聖體』,甚至鼓勵教徒『日日領聖體』,還要『拜聖體』,說『因為聖體是全能的天主,實在是我們的真主,理當朝拜他。..』他們還狂妄地宣稱:教皇、主教和神父有權柄使普通的麵餅變成基督的,以至於三位一體天主(上帝)的『聖體』。於是他們就利用舉行『彌撒祭』,製造『聖體』的權柄,和教徒群眾對所謂『聖體』的迷信崇拜心理,作為對待、控制、甚至攻破各城堡、要塞的有力武器。

       例如羅馬教一方面大肆宣揚『善領聖體』的重要,說:『聖教會命我們領聖體。到底天主也曾命令過。因為吾主耶穌在聖經上說:我實在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不食我的肉,不飲我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媕Y。』又說:『善領聖體得甚麼效應?答:第一,善領聖體的人同吾主耶穌合成一個。第二,聖體養活靈魂。第三,除去小罪。第四,保佑不犯大罪。第五,赦免暫罰。第六,賞賜肉身許多的恩典。』(詳見教理詳解一書)。中古歐洲史上也提到,羅馬教也在災害時特別舉行彌撒祭,『以求天佑』,『以為基督以麵包(餅)之形式受人崇拜,最為虔敬。此種形式,凡遇荒災或大疫時,必迎之遊行於通衢之上,以求天佑。』『私人聖餐禮(彌撒祭)亦時時舉行,尤以為死者超度為多。時人每有捐助基金專備牧師(神甫)為死者或死者之家屬執行聖餐禮(彌撒祭)之用者..』(133-134頁何炳松編譯)

    而另一方面,羅馬教又以此為武器,對凡不忠順於教皇的君王、諸候所統治的國家、地區、或城堡、要塞,隨時可下令停止舉行彌撒祭等禮節,以對所在地的統治者和百姓進行恫赫,施加壓力,直到他們屈服於教皇的權威為止。因羅馬教認為,『教會又有下令教士停止執行教務之權,使全城或全國之人民無有以宗教自慰之地。』(同上134頁)。

       再者,羅馬教會舉行彌撒時,也確是如預言所說:『用金銀、寶石和可愛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認識的神。』這和啟示錄17章4節所形容的裝飾基本相同:『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用金子、寶石、珍珠為裝飾。』

       善惡之爭上提到:『羅馬教會的宗教儀式是最動人的。她那種華麗的炫耀和嚴肅的禮節,足能蠱惑人的視聽,並止息理智與良心的聲音。它的外表足以使人的視覺陶醉。壯麗的教堂,盛大的遊行,黃金的聖台,珠玉的神龕,精彩的壁畫,細巧的雕刻,都足以喚起人的愛美之心。..其實這種外表上的富麗堂皇和隆重的儀式,對於苦惱罪人的心靈不過是望梅止渴,畫餅充饑而已,反倒是該教會內部腐化的一個徵象。原來基督的真宗教無需這些動人視聽的外表作為推荐。在十字架所發的光輝之下,真實的基督教顯明其為那麼純潔可愛,甚至任何外表的裝飾都不足以增進其本質的可貴。上帝所重視的乃是聖潔的美,乃是溫柔而恬靜的心靈。』(第35章586頁)。

 

結盟營私為賄賂分地

       預言中接著說:『凡承認他的,他必將榮耀加給他們,使他們管轄許多人,又為賄賂分地與他們。』(但11:39)。

       的確,正如先前已經引用過的資料中提到:『梵蒂岡總是竭力和每個時期中最強大..的國家友好,和它結成聯盟,使自己的利益得到保證。』此外,梵蒂岡也總是竭力和各國的統治階層結盟,特別對那些承認羅馬教皇的統治階層,他更是『將榮耀加給他們,使他們管轄許多人。』例如教皇和法國國王查理曼的互相結盟,就是最特出的事例之一:

       聖經手冊上提到:教皇『利歐三世(主後795-816年)為著報答查理曼在主後774年對教皇具有管轄教皇治下之州府的承認,曾在主後800年以「羅馬帝王」的稱號授予查理曼。這樣就將屬羅馬與屬法蘭克的領域聯合起來,而組成一個所謂「聖羅馬帝國」。..法蘭克的王查理曼(主後742-814年)..乃是當時最大的統治者之一。他在位共有46年之久,曾發動了多次戰爭,也獲得了重大的勝利功績。他的領域包括了近代的德國、法國、瑞士、奧地利、匈牙利、比利時以及西班牙、意大利的一部分。他與教皇都盡了互助的能事。』(989頁)。

       『又為賄賂分地與他們』:『賄賂』的原文為價錢、費用、報酬的意思。因此英文聖經K.V.本譯為利益,RV或RSV本譯為報酬。如『有人提到教皇亞力山大六世於1493年為西班牙和葡萄牙瓜分新大陸的事,是應驗此預言的一個例子。』(英文SDA聖經注釋876-877頁)。

       關於此次事件的前後經過和詳細情況,正如『梵蒂岡──宗教財政與政治』一書中所論述:

       『菲迪南和伊薩培拉在得到哥倫布首次出海航行結果的情報後,即要求教皇亞力山大六世(巴爾特齊亞)頒發給他們昭書,使西班牙對新發現陸地的權利合法化。西班牙需要這種昭書,以保護自己不受葡萄牙人的排擠,因為葡萄牙人也在哥倫布活動的同一區域內進行探險。

       1493年亞力山大六世頒發了四張詔書,兩張是5月3日頒發的,第三張5月4日頒發的,第四張是在同年9月25日頒發的。詔書之多說明西班牙與葡萄牙競爭之烈。如果說最初兩張詔書是為了確認西班牙對哥倫布所發現的島嶼和陸地的「權利」,第三張詔書則是規定西班牙的勢力範圍的。西班牙的勢力範圍是在離綠角100里格(約550公里)的子午線之西。教皇將這條線以東的「土地佔有權」歸於葡萄牙。由於葡萄牙人的抗議,第四張詔書將分界線稍微推向西一些。

       教皇將歐洲人發現的和尚未發現的土地,劃分成西班牙和葡萄牙勢力範圍這一舉動,引起了與這項決定無緣的天主教國家君王們的不滿。法國國王弗蘭西斯克一世拒絕承認教皇的決定。..

       然而教皇為何急急忙忙地將差不多整個大陸「贈與」西班牙呢?當時有著各種原因。『主要原因顯然在於當時教會的威望在德意志和英國顯著地下降的時候,作為天主教教會在歐洲的主要堡壘之一的西班牙,其鞏固對教廷有利。』

       另一主要原因是『因為和西班牙合作,一起剝削殖民地,為教皇國庫帶來了利益。十六世紀時,當美洲被開發後,黃金和珍寶如同泉水般地湧入西班牙。因此西班牙國王贈與教皇的金額也增加了。眾所周知,教皇從西班牙國王那堭o到的巨額款項,以修建聖彼得大教堂,並收到黃金作裝飾之用,此外還有部分珍寶。這些珍寶現在還保存在梵蒂岡博物館中。..根據十七世紀西班牙學者劉易斯,卡勃萊拉的證明,教廷錢庫在三十年期間內(從十六世紀末期至十七世紀初期),從西班牙得到160萬德克,這還僅僅是根據西班牙和羅馬教皇之間簽訂的宗教條約而每年支付的王國補助金。..』(『梵蒂岡──宗教財政與政治』54-55,57頁)。

以上預言中所說:『凡承認他的,他必將榮耀加給他們,使他們管轄許多人,又爲賄賂(宜譯報酬、利益)分地與他們。』(但11:39)。更是指他一異貫奉行的外交政策:『梵蒂岡總是竭力和每個歷史時期中最強大……的國家友好,和它結成聯盟,使自己的利益得到保證。中世紀早期教廷勾引的這種力量是法蘭克國王,其後是德意志的皇帝,十六和十七世紀時為西班牙,隨後為奧地利,十九世紀末期為德國和沙皇俄國,……以後是法西斯意大利和納粹德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起,為資本主義陣容的主導國家──美國。』(『梵蒂岡──宗教財政與政治』第224頁)。直到現在仍然這樣,不但和美國結盟,也和以十角為主的歐盟結盟。

 

第四段:末次南北王爭戰及其結果

 

       我們現在要研究但以理11章第四段預言,論到最後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的爭戰及其結果。這是一段還未完全應驗的預言:『到末了,南方王要與他交戰。北方王必用戰車、馬兵和許多戰船,勢如暴風來攻擊他,也必進入列國,如洪水氾濫。又必進入那榮美之地,有許多國就被傾覆,但以東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亞捫人必脫離他的手。他必伸手攻擊列國,埃及地也不得脫離。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銀財寶和各樣的寶物,呂彼亞人和古實人都必跟從他。但從東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擾亂他,他就大發烈怒出去,要將多人殺滅淨盡。他必在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然而到了他的結局,必無人能幫助他。』(但11:40-45)

       要明白本段預言,首先,關鍵之點在於正確理解末了的『北方王』是指誰,以及南方王是誰?關於這一問題及本段預言的解釋,我們教會中曾有兩種看法:

        一種看法,認為此處『北方王』是指土耳其國,『南方王』則是指埃及國,並認為本段預言除最後一節(45節)外,都已在18世紀末及19世紀中全部應驗了。他們對本段預言的解釋大致是這樣:首先他們認為11章36-39節中的『王』是指1793到1799年的法國,於是認為11章40節便接著論到南方王埃及和法國於1798年開始的戰爭,當年埃及戰敗,被法國佔領。接著又論到北方王土耳其也對法國進行了戰爭,結果在英國的幫助下,土耳其得勝,1801年法國從埃及撤退,等等。他們又認為11章44節中的『東方』是指波斯國,『北方』是指俄國。1853到1856年俄國曾與土耳其開戰,土耳其在英法二國幫助下,打敗了俄國,不准它干涉土耳其。如英文『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一書的著作,烏利亞.史密斯就持有這樣的見解。而這種見解實際上乃是復臨運動時代的解釋。如亞當.克拉克早在1825年就曾發表過這樣的見解。他們既盼望基督在1844年前後復臨,又由於缺少進一步的亮光,因此他們總是將有關預言的解釋,延續到他們的時代結束,並都將它視為基督復臨的先兆。然而以上解釋的本身,未免過於複雜化,且有些牽強附會,不夠確切合理。

       我們教會中另有一種見解和上述的解釋絕然不同。認為此處『北方王』不可能是指土耳其,而仍然是指羅馬,正如11章30-35節和11章36-39節中的北方王都是指羅馬。如本教會的懷雅各牧師就持有這樣的見解。他是這樣說的:

       『但以理書中有一組預言,一連提述了四次之多,我們可以把這些預言的順序簡單的述說一下。在但以理第二、第七、第八和第十一章這四章中,除了第八章與第十一章未提及巴比倫國以外,大家都認為這四章都是敘述同樣的事情。首先我們看一看第二章所描寫的大像,用金銀銅鐵預表巴比倫、波斯、希臘和羅馬。我們都一致公認這個大像的兩腳,不是指著土耳其,而是預表羅馬(引者按:意指由羅馬分裂而成的列國)。再看下去,獅子、熊、豹和十角的獸所預表的國家,就如第二章一樣並無二致,而大家都毫無疑問的認為;那被丟進焚燒著的火堶悼h的,不是土耳其,而是預表羅馬的獸。(引者按:此獸頭上的十角和小角,即代表羅馬帝國分裂成的十國和後來從其中興起的小角教皇)。第八章也是如此,都公認那隻小角就是興起敵擋萬君之君的,不是土耳其,而是羅馬。(引者按:八章的小角既是指羅馬國,也是指繼承羅馬國「能力座位和大權柄」的羅馬教廷)。以上三個異象中所提到的預言,羅馬是最末後提到的政府。

        現在來到一個最關重要的討論點,即但以理書第十一章的預言是否與第二、第七和第八章的預言,都是敘述同樣的歷史事實呢?若然,在第十一章之末所提及的掌權國家,自然就是羅馬。』(懷雅各論未應驗之預言,見評閱宣報1877年11月29日版第172面第1行)。』(但以理之研究231-232頁)。

        而時至今日,我們已可看得更清楚,懷雅各牧師所指出的預言解釋方向是完全正確的。至於當時懷師母對此爭論之點並沒有直接表態。這可能是由於她身份上的關係。她身為上帝所選召的先知,主的使者,由於在此點解釋上並未直接得到上帝的啟示,她就不願以自己的名義直接表態,免得被別人誤解為預言之靈的直接啟示。但懷師母的見解顯然是讚同懷雅各牧師所指出的預言解釋方向的。特別在善惡之爭一書中,懷愛倫根據但以理、啟示錄中當時已經顯明的其他各主要預言的亮光,並根據上帝藉著異象等所直接賜下的有關末後情況的大量啟示,為我們詳細而具體地描述了末後善惡大斗爭的一幕幕真實情況。而且這些有關末後情況的重大啟示,目前也都正在迅速應驗之中。從這些預言之靈的啟示中,我們也根本看不到土耳其的影子,而卻清楚看到:那末後迫害上帝子民的主要權勢,也就是那騎在七頭十角的朱紅色獸身上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啟17章)。

 

         現在讓我們進一步探討一下:末了的『北方王』和『南方王』究竟具體是指誰? 

        從本章預言和歷史的延續性來看:最初亞歷山大帝國分裂成四國後,這四國以耶路撒冷為中心,正好各處一方,而處在南方的埃及,便成了預言中的『南方王』,而原處在東方,後又吞併了北方領土的敘利亞便成了預言中的『北方王』(11:5-13,15)。以後羅馬帝國興起,吞併了敘利亞及其它各國後,羅馬帝國便成了預言中的『北方王』(但11:14,16-30)。羅馬帝國滅亡後,又有羅馬教皇繼承了他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啟13:2),而興起成為『北方王』(但11:30-39)。但中古時期的羅馬教皇,都是操縱或利用與她結盟的歐洲列王的軍兵為她爭戰的,因此當時的北方王也可看作是一種以羅馬教皇為首的歐洲列國的政教大聯盟。

  那麼末了的『北方王』是誰呢?看來他也是在上述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政教大聯盟,只是範圍都已擴大。在宗教教權方面,末了的『北方王』已不單是指但以理七、八章中的小角和啟示錄十三章中形狀似豹的獸,而卻是指啟示錄十七章中末後時代由大淫婦和她女兒眾淫婦與『一切可憎之物』(招魂術)所組成的擴大了的『巴比倫大城』。懷愛倫所著的『善惡之爭』早在百年前就已對此預言有清楚解釋。她指出:中古時代的巴比倫是指羅馬教,末後時代的巴比倫已不單是指羅馬教,而也是指她的女兒各背道的基督教等。(可參善惡之爭21章397-406頁)。隨後又指出:末後羅馬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招魂術,將會組成三合一的大聯盟,在宗教信仰的事上迫害上帝忠心的餘民。於是巴比倫大城在靈性上就完全傾倒了。(啟18:1-4. 16:13-16.善惡之爭36章)。因此,末了的北方王,在宗教方面的權勢,也就是指著以母親巴比倫(羅馬教)為首的,包括各女兒巴比倫(各背道基督教)和混入其中的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

        同樣,末了的北方王在國家政權方面的權勢,已不單是指中古時代十角所代表的歐洲列國,而已經擴展為啟示錄十七章中上述大淫婦巴比倫大城所騎的擁有十角權力的朱紅色獸,也就是指著以朱紅色獸為首的包括『十角』在內的軍政大聯盟(啟17:12-13)。

        啟示錄十七章大淫婦騎在朱紅色的獸身上這種關係,和啟示錄十三章中兩個獸之間的關係看來是完全相同的。它們是互相結盟和利用的。預言中從宗教的意義上來說,朱紅色的獸被大淫婦所騎、所控制,所利用,相當於十三章中的第二個兩角像羊羔的獸為第一個形狀像豹的獸服務,因牠強迫人拜第一獸和獸像,並接受獸的印記。再者啟示錄十七章和十三章中預表的意義,看來也是基本相同的,即大淫婦巴比倫教會相當於第一個形狀像豹的獸,只是陣容已較前擴大,已發展為以羅馬教為首的包括背道基督教和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宗教勢力的大聯盟。朱紅色獸相當於第二個兩角如同羊羔的獸,只是陣容也較前擴大,已發展為以朱紅色獸為首的,包括『十角』在內的軍政大聯盟。

        至於南方王具體是指誰。經文中仍提到埃及的名字,只是陣容也較前擴大,已發展成包括埃及在內的周圍阿拉伯回教世界的『列國』,正如經文中所明顯指出的(但11:40-43)。至於南方王和北方王所以會發生爭戰,看來主要是由於以色列人問題引起的。以色列人也可看作是屬於北方王的勢力。以東人是古時以掃的後裔,摩押人和一大半亞們人是古時羅得的後裔,他們的地理位置處於約旦王國境內,一向持中立恣態。『呂彼亞人』(LIBYANS)即利比亞人,原是親北方王的,後被軍人卡特非奪權,暫時是反北方王的。『古實人』(ETHIOPIANS)即埃實俄比亞人,原來塞拉西皇帝也是親北方王的,且全國許多人信基督教,屬科普特教會。後被革命政權推翻帝制。『東方和北方』看來應從地理位置上去理解。『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按地理位置講,是指地中海和鍚安山耶路撒冷的中間,按靈意講是指世人和教會中間。有可能同時含有以上二種意思。

       本段預言明顯分為三小段:(一)南方王和北方王的爭戰(11:40-43)。(二)戰爭的擴大(11:44)。(三)結局(11:45)。

        本段預言顯然將在救恩之門關閉以前完全應驗(參但12:1)。內容屬於『邦國發怒』(參啟11:18,其中『外邦』按原文和英文應譯為『邦國』或『列國』)。懷愛倫在她的生活見聞錄原文116 到117頁中明確提到:啟示錄11:18『外邦(已經)發怒,你的忿怒也臨到了,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其中提到的三件大事,『在時間上是清楚分開的,是一件事跟著另一件事的。』

        『邦國發怒』是在救恩之門關閉前發生的,內容包括列國之間彼此發怒的屬世戰爭和列國向上帝餘民發怒的屬靈爭戰。但以理書11章40-44節屬於『邦國發怒』中的屬世戰爭,但以理書11章45節就將過度到『邦國發怒』中的屬靈爭戰。看來但以理書11章45節預言的應驗,即為大淫婦巴比倫大城藉助於她所騎的擁有十角權柄的朱紅色獸,以至於地上眾王的權力,向全地發出強迫人接受獸名印記的命令而預備了道路。啟示錄13章、17章、16章13-16節,19章19-20節,都進一步詳細論述了這最後一次屬靈爭戰。這次屬靈爭戰在救恩之門關閉前,晚雨復興後期,就已全面展開。雖然在救恩之門關閉後,它還將進一步發展成為雅各大患難,但雅各大患難已不屬於『邦國發怒』的範圍,而屬於四風大颳的內容之一。懷愛倫曾清楚指出:『邦國現在正在發怒』。(同上見聞錄)。但以理書11章40-45節似乎是它的高潮。

       『邦國發怒』的時期將延續到救恩的門關閉時為止。接著便是上帝的忿怒臨到。上帝的忿怒包括:直接降下七災、任憑四風大颳,以及基督復臨時對罪人的毀滅。

        而在基督復臨之後,『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那時得救的眾聖徒將要在天上和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對歷代以來已死的一切罪人,以致於對撒但等惡天使,進行定罪審判。(林前6:2,3.太5:22.啟20:4-6.『寶座』原文是多數,而沒說幾個)。

        再聯系其他有關預言一起來思考,但以理11章40-45節之預言,有可能在晚雨復興之前應驗,更有可能在晚雨復興以後完全應驗,並且隨著本段預言的奇妙應驗,將會推動晚雨復興達到高潮,猶如復臨運動時代第七號筒論到土耳其失權之預言時期的奇妙應驗,也曾促使復臨運動最後四年達到最高潮一樣。(1840-1844年)。

        因此但以理11章40-45節預言的應驗,對上帝餘民的救靈工作和屬靈戰爭兩方面都具有極嚴肅的意義。當我們看到本段預言即將全面應驗,或正在應驗過程之中時,就不得不引起我們極其迫切的救靈責任感,而在預言完全應驗之後,又將成為一個最有力的例證和警告,並將推動救靈工作達到最高潮,因救恩的門即將關閉了。此外,本段預言應驗所帶來的屬靈爭戰的嚴重後果,也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深切關注,並使我們迫切地為面對最後的靈戰作好最充分的心靈準備。

       而另一方面,本段預言的應驗,對一切不冷不熱、打盹睡覺的信徒,以及對所有醉生夢死、忙於世俗的罪人,也都是一個有關基督復臨的有力的徵兆,並也是向世人發出的極其嚴厲的警告,也是充滿慈憐恩惠的呼召。

  由於本段預言還是屬於未完全應驗的預言,因此在解釋方面,我們還當虛心,不要太過武斷或爭論,而當多多儆醒禱告,留心觀察。  * 路光 *

 

***   ***   ***

 

關於但11章末段預言的研討

2017124日 最新修訂和補充)

 

  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預言(11:40-45)是屬於歷代以來南方王和北方王許多次戰爭中的最後一次大戰爭,都和上帝古時選民以色列人並歷代以來直到末後的基督徒有關,它的最後一次大戰的最後結局也和上述啟示錄預言的完全應驗有關。這一段預言應驗的趨勢已極為明顯,後面我要逐節逐句詳細解釋和詳加介紹。但我首先要指出目前在有些人中流傳的一種似是而非的錯誤解釋,因這種解釋明顯違背聖經預言的原意,並且毫無史實根據。

 

某書中對七頭十角獸和但11章末段的錯誤解釋

  我曾看到一本書,書名為『末日善惡大爭奪戰』(Great Controversy Endgame),是約翰.詹尼克(John Janiuk)所著,洪信禮所譯的。書中開始部分引錄了大量天主教鼓吹的所謂馬利亞顯靈,實為魔鬼邪靈假冒的招魂術的猖狂活動資料,以及羅馬教皇近年來的動態、言論和文告,並美國宗教界最近動態的資料等等,使我們看到預言應驗的最新進展。這些資料是我們可以參考的,但要正確理解。書中的屬靈教訓初步看來也是較好的。但是書中對啟示錄十七章七頭、十角和大淫婦所騎的朱紅色獸的解釋是嚴重錯誤的,並還錯誤地似是而非地想利用懷訓支持它的錯謬觀點。它把七頭解釋為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帝國,羅馬教廷,無神論,和美國。把朱紅色的獸,就是第八個頭,也解釋為羅馬教廷。把原羅馬帝國所分裂成的十角,也錯誤地擴大解釋為代表全世界的國家。對啟11:7焚燒聖經的獸的解釋,也錯誤地擴大化了。其實這獸只是指著17931797年共三年半期間的,法國大革命時期迫害宗教的無神論政權說的。懷愛倫在善惡之爭第十五章中已對此預言作了清楚明確的解釋。與此相關,書中對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預言的解釋也是完全錯誤的,書中對此段預言未作詳細解釋,只簡要地提述二點:(一)『第六個()代表無神論的獸(文中是指啟11:7的獸),於主後1798年開始掌權(其實當時無神政權已不存在,因它只存在三年半,從179311月下旬起,到17976月止)。這一年,拿破侖的大將伯提亞逮捕教宗入獄,於是教宗至上的時期終於結束,完全應驗了末世的預言〔參閱啟13:3「受了死傷」和但11:40英文聖經「南方的王攻擊他(教皇北方王)」〕。教宗的權勢於是終結,而無神論的勢力在法國興起(其實羅馬教宗的權勢並未結束,並未死亡,只是似乎受了死傷而已,不能解釋為這一頭已經過去了,而且所謂無神論的權力在法國興起的說法,也是完全不符合事實的,因當時法國無神政權已經不存在,它只存在三年半,善惡之爭上早已解釋得很清楚)。』『啟11:7的獸,代表在法國和共產蘇聯所興起的無神論。(其實將第六頭作這樣的解釋是完全錯誤的,不符合歷史事實的』(第六章)。(二)『1989年,無神論的共産主義開始崩潰(參閱但11:40節,「北方王(書中指教皇)如暴風來攻擊他(無神論共産主義)。」(參考本章末頁圖表的詳細講解)。1989年共產主義開始崩潰,首先在波蘭,然後蔓延到東歐與中歐國家。最後,共產黨在蘇聯的大本營於1991年八月間解散。接著出現的是那代表美國的第七頭(其實此書中說教皇是第五頭,第五頭並未死去,並未結束,又怎可能有第六第七頭)。』(第六章)。(註:以上文中劃底線的註釋,是我加上去的。)

  此外,書中開始部分還不止一次地引用了撒但假冒馬利亞顯現,論到蘇聯所說的似是而非的所謂預言,來印証以上這種錯誤的預言解釋觀點。所謂1929613『……陸希亞修女從蒙福的三一真神和法蒂瑪的童貞馬利亞得著一個異象。馬利亞手握她的無沾聖心,並對陸希亞修女說:「時間已經來到,上帝正吩咐聖父(教皇)聯合世界各地的主教,將蘇聯奉獻給我的無沾聖心,並應許藉著這個方法來挽回這個國家。」』(7頁)。1941831,陸希亞修女又傳達撒但假冒馬利亞所作糢稜兩可的啟示:『「倘若人們順從我的要求,蘇聯將會改變,世人也將有平安。」她同時也宣告,倘若世人堅持不隨從她的要求,將有可怕的刑罰臨到。』(9頁)。該書作者雖然指出所謂馬利亞的預言,是出於魔鬼邪靈的啟示,但卻又想利用邪靈的所謂預言的應驗,來印証他對聖經預言的錯誤解釋觀點。對這種作法要小心,免得受到邪靈的迷惑,上了魔鬼的當,以致對預言作出錯誤的解釋,而還執迷不悟。

 

另一本書中相似的錯誤解釋

  我在這之前還看到另外一本沒有封面的書(現知是杰夫.皮棚格Jeff Pippenger所寫的『末世的預言』),主要是解释但11章末段预言的。也附帶提到了啟17章大淫婦所騎的獸,和牠頭上七頭十角的解釋。書中的解釋觀點和上面一本書基本上是相同的。書中的教訓和對預言的解釋屢有偏激和武斷的觀點,並無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確切根據。書中嚴重錯誤地認為十角『這十個王是聯合國的勢力。』『所以這十個國所代表的,就是由聯合國劃成的世界的十個區。』『就是世界新秩序,或者說是聯合國。』(67-68,116,118頁)。書中也認為七頭的前五個是指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帝國和羅馬教廷。但卻認為第六頭是指美國,第七頭是指十角所代表的國家。書中說:『五位已經傾倒了,這是指1798年已經過去了,羅馬天主教的氣數也盡了;一位還在,就是他看到美國還在。』(119頁)『一位還在,美國是1776年成立的;還有一位還沒來,但終將是要來到的,那就是十個王,也就是聯合國,是世界統一的政權。』(117頁)。書中也同樣認為啟十七章的獸,就是第八位,也是指羅馬教廷:『但以後那位原先有現在沒有的(獸)還會再來,這是指羅馬天主教。』(119頁)。書中對但十一章末段的解釋觀點,也和上面一書完全相同。只是比較解釋得詳細一點。其實,書中的解釋明顯是生搬硬套,牽強附會,根本無法逐節清楚解釋。但十一章預言主要是講到歷代以來直至末世的南北列王的爭戰,特別是講到最末後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的大爭戰,以及北方王在海和榮美的聖山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但10:1. 11:40-45)。書中的解釋是明顯地和預言的主題、內容不相符合的。

  例如但11:40『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

  按照以上二書中的解釋觀點,他們說這上半句預言是指南方王所代表的法國大革命時無神論的政權,在1793年起開始逼迫羅馬天主教,尤其是指法國拿坡倫的大將在1798年進入羅馬城,捉拿北方王教皇,囚在監中,使教皇權勢受到幾乎死傷的打擊,從此第五頭羅馬教廷的權勢不復存在(其實當時法國無神政權只存在三年半,從179311月下旬起,到17976月止。1798年拿坡倫的軍隊已不是無神政權的軍隊,當時世上並沒有所謂無神國,而且當時教皇被囚死亡後,又有新一任的教皇接替,羅馬教的頭並沒有過去,又怎能有後面的頭出來)。其實上面預言只是說,南方王要與北方王交戰,結果被被方王打敗。預言中並未說南方王要先將北方王打敗,使他的權勢不復存在。然後北方至再反攻得勝。這明顯地是在強解預言,而且不符合歷史事實。

  他們又說,上面下半句預言是指北方王羅馬教皇聯同所謂第六頭美國(按前一種說法是第七頭美國),在1989-1991年使東歐和蘇聯政權解體。其實東歐和蘇聯解體,是內部和平演變造成的結果,完全不符合預言中所說的北方王攻打南方王的情況:『北方王必用戰車、馬兵和許多戰船,勢如暴風來攻擊他。……』

從上述他們對但11:40節的解釋,可明顯看出是違背經文原意的,將這一節經文作了無理的分割和強解。預言中只是說南方王要攻打北方王,而結果被北方王打敗,而並沒有說南方王要先把北方王打敗,以後過了一百幾十年後北方王再反攻得勝。而且這一節預言明顯是指同一件事,而不能分割為毫不相干的二件事。這樣的隨意解釋經文的態度是輕率而危險的,而且也是不符合當時歷史事實的。他們說:『到末了,南方王要與他(北方王)交戰』主要是指1798年法國無神的政權擄走教皇,使羅馬教會受到死傷的打擊。其實,預言之靈在善惡之爭十五章聖經與法國大革命中已明確解釋:從無底坑堣W來的獸所代表的法國無神政權是與二個穿毛衣的見證人(新約和舊約聖經)爭戰,他們倆在羅馬教長期逼迫下穿毛衣傳道1260年(從西元5381798年),在『他們作完見證(按原文和英文應譯為:行將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堛熊韝W(這是指法國無神政權在179311月下旬公然下令禁止基督教,封閉教堂,攻擊上帝,在街上焚燒新舊約聖經),……過了這三天半,有生氣從上帝那媔i入他們堶情A他們就站起來,……他們就駕著雲上了天(這是指過了三年半,因著上帝的大能,法國無神政權失勢,又在17976月下令,恢復法國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聖經又被大量印發,銷售,和廣傳,在世人面前大得榮耀,如同升了天一樣),……』(啟11:7-12詳見善惡之爭一書中的解釋)。至於公元1798年擄走羅馬教皇的軍隊,已不是法國無神政權的軍隊(因他只存在三年半),而是法國軍事野心家拿坡倫的軍隊。再說羅馬教廷又有新教皇選出來,羅馬教的權勢並非不復存在,只是幾乎受了死傷,而並沒有死亡。可見,以上對但11:40節上半句經文強解的錯誤,並且毫無歷史的根據。至於將下半句分割為一百幾十年後的事,更是明顯錯誤的。

至於對但11:41-45的解釋,也顯然是在生搬硬套,牽強附繪,基本上重複啟示錄十三章和十七章中所發的預言。將啟十三章的預言毫無必要地移花接木,硬套上去。

  如他們牽強附會地解釋說:但11:41『又必進入那榮美之地,有許多國就被傾覆。』是指美國制定了星期日律法,羅馬教皇的勢力就進入控制了美國,許多人就被轄制強迫遵守星期日。甚至更嚴重地有些人更進一步延伸說:教皇將要在經濟上搞垮並掌控美國和全世界。『但以東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亞捫人必脫離他的手。』是指聽到三天使信息大聲呼喊後,『從巴比倫教會中脫離出來的那些人。』其實從巴比倫出來的應當是上帝的子民,又怎能稱他們是以東人,摩押人和亞捫人?

  又如11:42『他必伸手攻擊列國,埃及地也不得脫離。』他們說,這是指頒佈世界性的星期日律法,強迫世人去遵守。11:43『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銀財寶和各樣的寶物,呂比亞人和古實人都必跟從他。』他們說這堛漁J及是代表世界,甚至現在有些人說教皇將要把持、控制全世界的經濟和糧食。又說,呂比亞人是代表窮人,古實人是代表富人。

  11:44『但從東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擾亂他,他就大發烈怒出去,要將多人殺滅淨盡。』他們說,這是指許多忠心的堅守息日的上帝餘民傳揚三天使信息,激怒了羅馬教廷,他就大發烈怒,要將他們殺滅淨盡。其實,這種解釋是錯誤的。聖經和預言之靈早就指出:末後的信仰的大逼迫雖然空前,上帝餘民雖然也都抱有至死忠心的殉道者的心志,然而在最後大艱難時期中不再有一人殉道(詳參『善惡之爭』第三十九章大艱難時期。但12:2.30:5-7.17:14.7:13-17.631,635頁,証一235頁,早作282-285頁)。即使在大艱難時期前的大逼迫中,也只有極少數上帝餘民殉道(詳參『善惡之爭』第三十八章最後的警告。啟17:14.証五451頁,証六401頁,評訊82190511236頁)。完全不符合這媢w言中所提到的情況:『要將多人殺滅淨盡。』

  至於但11:45『他(北方王)必在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這是一句很重要的預言,卻未見他們有甚麼具體解釋。『然而到了他的結局,必無人能幫助他。』顯然是指基督復臨時的最後結局而說的。

  以上我已簡要地介紹了上述二本書中對但11:40-45,以及對啟17章的獸和其上七頭十角的解釋,可以明顯看出他們的這些解釋是生搬硬套,牽強附繪,完全不合理的;和預言的內容,歷史的事實都是不相符合的;也是違背但以理十一章有關歷代以來直到末後的,南北列王爭戰預言中的一貫解釋原則的。

 

末了的北方王究竟是指誰?

  其實,若要真正明白但十一章末段的預言,首先必須正確解釋誰是末後的北方王,誰是末後的南方王。先從但十一章預言的主題和應驗的歷史來看,11章預言主要是論到歷代以來直到末世的南北列王的爭戰,及其對上帝子民的影響。11:1-13是論到波斯,希臘的歷史,及希臘分裂為四國(東方的敘利亞,南方的埃及,西方的馬其頓希臘,北方的色雷斯)後,其中原為東方的敘利亞王因吞併了北方的色雷斯王國,而成為真正的北方王,從此開始了南方王埃及和北方王敘利亞之間長時期的南北列王的爭戰史,以色列民夾在中間,不是在南方王的佔領之中,就是在北方王的統治之下。11:14-22是論到信奉異教的羅馬帝國皇帝在南方王埃及遭到北方王敘利亞的攻擊下,以保護埃及為名,趁機干涉、攻擊、直至最後吞併北方王,而自己成為北方王,至於巴勒斯坦,和最後南方王埃及也都被羅馬所吞併。11:23-30是論到信奉基督教的羅馬帝國皇帝成為北方王,其間康士坦丁曾以北方王的身份,戰勝了佔有埃及地區的政敵南方王理吉紐,而統治了整個羅馬帝國,也論到了康士坦丁及其繼位者利用基督教為國教,而對基督教造成的危害影響。11:30-39是論到羅馬教皇先後利用法蘭克王克羅維斯和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拔除十角中的三角,而興起成為北方王,進行種種離道背教活動,勾結控制西歐列國君王,迫害上帝忠心的子民等等。由此可見,這時的北方王實際上也是一種政教聯合的實體,宗教上的權勢是羅馬教廷,政治軍事上的權勢,是羅馬教廷所勾結、利用、控制的西歐列國(十角)。11:40-45是論到末後的北方王和南方王的最後一次大爭戰,及其對末後上帝的餘民所將帶來的巨大影響(但11:45)。顯然,這末後的北方王也必然是一個更龐大的政教聯合的實體,因它們的陣容已擴大。

 

末了的北方王就是指啟示錄十七章的

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和她所騎的七頭十角獸

  實際上這末了的北方王也就是指啟示錄17章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和她所騎的朱紅色七頭十角獸。上述二本書也同樣採納這樣的看法,只是他們誤以為啟十七章的大淫婦是單單指羅馬教會,而她所騎的獸也是指羅馬教會。這種解釋明顯是有矛盾的,因預言中提到這獸和牠頭上的十角最後『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啟17:16)。此外,預言中一開始就指出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朱紅色獸身上,是象徵她『坐在眾水上』『那淫婦坐的眾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象徵她『管轄地上眾王』(啟17:1,15,18)。也象徵『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啟17:2-3)象徵她與美國西歐各國結盟,彼此利用,互相依靠。可見,不可能將大淫婦和所騎的獸都解釋為羅馬教權。

其實,啟十七章大淫婦騎在紅色的七頭十角朱獸上的異象,相當於十三章兩個獸合起來的異象。大淫婦巴比倫大城相當於第一個形狀像豹的獸,是指羅馬教,但她末後陣容已比前擴大,因包括她的女兒眾淫婦所代表的各背道的基督教,並『一切可憎之物』所代表的招魂術教派等在內。因此末後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實際上是指以羅馬教為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他們實際上也就是啟示錄中多次提到的『獸』和『獸像』的大聯盟,(啟13:11-18. 14:9. 15:2 20:4)。他們也就是那組成末後巴比倫大城的『三段』(啟16:19)。他們也就是那『從龍口(也就是從撒但邪靈而來的招魂術的口),獸口(也就是指羅馬教的口),並假先知的口(也就是指背道基督教的口)中出來』的『三個污穢的靈』的『住處』和『巢穴』(啟18:2. 16:13,14)。朱紅色的七頭十角獸相當於第二個兩角如羊羔的獸所代表的美國,但陣容也比前擴大,因包括『十角』(西歐列國)聯盟在內。十角最後會『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你所看見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代表羅馬分裂成的西歐各國);他們還沒有得國(按原文應譯為他們還沒有得到一個國,國原文BASILEIAN是單數,不是指他們還沒有得到各自的國,因他們在羅馬分裂滅亡時已形成十個國,而是指最後還沒有組成一個美歐大聯盟的「國」,正如接下去所指出的),但他們一時之間要和獸(指美國)同得權柄,與王(原文是像王,王是多數)一樣(這特別是指他們最後都要聯合起來像專制的君王一樣,施行迫害上帝子民的權柄)。他們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指美國)。』(啟17:12-13)。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獸身上,說明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七頭十角獸被大淫婦所操縱和利用,正如前面兩角如羊羔的獸,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也是被形狀像豹的獸所控制和利用,因兩角如羊羔的獸最後會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的印記。因此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朱紅色獸身上的預言,實是在十三章預言的基礎上又進一步指出了:十角所預表的羅馬滅亡時所形成的十國,也就是基本上演變成後來的西歐各國,最後要『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交給獸(相當於二角如同羔羊之獸美國)。』並一同被大淫婦巴比倫大城(以羅馬教為首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所騎所操縱,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遵守星期日,最後還要禁止人守安息日,迫害堅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餘民。他們這種作法實際上也就是與羔羊爭戰,與聖徒爭戰。正如預言中所說:『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17:14)。天使接著又論到十角和獸最後對大淫婦的攻擊:『你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因為上帝使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國(原文為把他們的國,國為單數)給那獸(這堛滌瞗A實際上也就是指以朱紅色獸美國為首的包括十角所代表的西歐各國在內的美歐軍事政治宗教大聯盟),直等到上帝的話都應驗了。』(啟17:16-17)。十角和獸起先被大淫婦所騎,意即在宗教信仰的事上被大淫婦所操縱、所利用,去迫害聖徒,『與羔羊爭戰』。後來在上帝的神能顯示下,遭到慘敗,十角和獸如夢驚醒,發覺受到大淫婦、假牧人的愚蒙欺騙,於是大發烈怒,轉過頭來,攻擊大淫婦、假牧人。正如此處預言中所說:『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意即揭露她,羞辱她),又要吃她的肉(意即掠奪她),用火將她燒盡(意即毀滅她)。』(參看善惡之爭41676,678-679頁)

  現在再順帶提一下關於七頭的解釋。『七頭十角』原是屬於大龍身上的(啟12:3)。後來因為『那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大權柄都給了』形狀像豹的獸(啟13:2),因此形狀像豹的獸身上也就有了『十角七頭』的原屬於大龍身上的全部權力的象徵(啟13:1)。又由於朱紅色的獸本身也就是前面兩角如同羊羔的獸,將要『在頭一個獸(也就是形狀像豹的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啟13:11,12),因此,『七頭十角』的權力象徵,又轉移到了朱紅色的獸身上。『七頭十角』原是大龍歷代以來在地上所特別利用來轄制、壓迫上帝子民的一些主要國家。『七頭』是指古代埃及、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和羅馬,共六個帝國,再加上繼羅馬帝國後而興起的羅馬教廷和教皇。『十角』是指原羅馬帝國本土所在的西羅馬帝國,於公元476年被各『蠻族』分割、滅亡時,所形成的十個王國,大致上也就是演變至今的西歐各國。舊約時代的上帝選民以色列人和新約時代的基督徒(也即屬靈的以色列人),都曾相繼地在『七頭十角』的統治下,遭受壓制或逼迫。如雅各的後裔以色列人曾在第一個頭埃及的轄制下,被奴役四百年。後來以色列人雖然在迦南立國,一度成為強盛,但以後分裂成南北二國後,北國以色列又被第二個頭亞述帝國所滅亡,一百多年之後南國猶大也被第三個頭巴比倫帝國所傾覆。以後猶太人又相繼受到第四個頭瑪代波斯、第五個頭希臘和第六個頭羅馬帝國的長期統治。尤其是在羅馬帝國統治時,不單猶太國遭到壓制,而連屬靈的以色列人基督徒也開始受到逼迫,長達二、三百年之久。及至第七個頭羅馬教皇興起掌權,並和羅馬帝國分裂成的『十角』所代表的西歐各國聯結在一起後,散佈在各國的基督徒無不開始受到羅馬教皇在中古時期的長達一千二百六十年之久的大逼迫。而且根據啟示錄十三、十七章預言的進一步啟示,末後羅馬教權還要在宗教信仰的事上,操縱和利用朱紅色的七頭十角獸(被稱為第八個頭的美國和『十角』所代表的西歐各國聯盟),繼續逼迫上帝餘民,直到主來之前。正如天使所說:『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這無疑是一個應許,鼓勵我們研究明白此預言),那七頭就是女人(羅馬教會)所坐的七座山(『山』代表國度,參耶51:25-29. 2:34-35.8:8),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經傾倒了(是指古代的埃及、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和希臘五個帝國已經傾倒了),一位還在(是指當時羅馬帝國還在掌權,因天使對約翰說這話時,正當羅馬帝國統治時代),一位還沒有來到(是指羅馬教皇還未興起)。他來的時候必須暫時存留。(也就是指存留到基督復臨時止。參帖後2:3-8.19:19-20。因先前的六位,都是前一位衰亡後,後一位興起,只有第七位卻要「暫時存留」,而和第八位朱紅色的獸美國本身一同存到基督復臨時止,正如預言中接下去所指明的)。那先前有,如今沒有的獸(是指像美國以至於西歐各國這樣的自稱為信仰基督教,自稱為上帝的子民的國家,卻會在宗教信仰的事上受到「大淫婦」也即「自稱為先知的耶洗別」的控制,的確是先前有,是指過去耶洗別藉著和以色列王亞哈結婚後,便在信仰上控制了以色列國,引誘和強迫上帝選民敬拜太陽神巴力,殺害上帝的僕人,天曾三年零六個月不下雨,而且耶洗別在推雅推拉教會的書信中也是預表羅馬教的,參啟2:20。如今沒有是指當時天使和約翰講話時,沒有這樣的國家,因當時是羅馬帝國統治的時代,猶太國在信仰上還是獨立的自由的。將要從無底坑中上來,無底坑代表曠野,也代表靈性上的荒漠,如美國就是在美洲新大陸的曠野興起的,西歐各國也是在靈性上的荒蕪之地興起的),就是第八位(指美國),他也和那七位同列,並且歸於沉淪(在基督復臨時)。』(啟17:9-11)。由上所述可見,第七頭羅馬教皇廷和第八頭美國並西歐十角,最後將要聯合起來,制定星期日律法,以強迫人守星期日,並最後禁止人守安息日,甚至以死刑迫害堅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餘民。

 

『善惡之爭』一書中對啟十七章預言所作的解釋

其實,懷愛倫早在18851888年出版的『善惡之爭』一書中,就已對上述預言作了啟示性的精確解釋: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在中古時代是指羅馬天主教,但在末後時代陣容已擴大爲羅馬天主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並且她們要操縱、利用美國和舊大陸的羅馬天主教、基督教的國家,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守星期日,並最後禁止人守安息日,甚至還要挑撥、影響普世的眾王尊重星期日,並最後逼迫堅持遵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餘民。

懷愛倫說:『巴比倫稱爲「淫婦的母」。可見她的女兒就是那些迷戀於她的教義和遺傳的各教會。這些教會都效法她的榜樣,甘願犧牲真理和上帝的悅納,以求和世俗發生不正當的關係。啓示錄第14章宣布巴比倫傾倒的信息,必是指著那些一度純潔而後變成腐敗的宗教團體。這個信息既然是隨著審判的警告而發的,就必然是在末期宣揚的,所以它不可能單指羅馬教會,因爲那個教會已經在多年之前呈現墮落的狀態。再者,在啓示錄第十八章中,上帝呼召祂的子民從巴比倫出來。根據這節經文,上帝一定還有許多子民在巴比倫之中。試問現今基督的門徒多半是在哪些宗教團體當中呢?無疑地,他們多半是在一般信奉改正教的教會中。』(善惡之爭21399頁)

又說:『撒但要利用這兩個大異端,就是靈魂不死和守星期日的道理,使世人受他的迷惑。前一個異端是給招魂術布置條件;後一個異端使人産生一種同情羅馬教的心堙C美國的基督教徒將要最先伸手越過鴻溝,與招魂術握手;他們還要把手伸過深淵,與羅馬的教權勾結;在這三合一的大同盟之下,美國將要步羅馬教的後塵,去摧殘人民信仰自由的權利。』(36608-609頁)

在『聖經和預言之靈集句』一書上,也對此提到:『招魂術、基督教、羅馬教這三合一的聯合勢力一組成,巴比倫就傾倒了(善390,588. 14:8. 18:2-3)。』『在這三合一的聯合勢力之下,普世的衆王要受欺騙去與撒但連合,參加他反抗天上政府的最後爭戰,這樣叫他們在上帝全能者的日子聚集爭戰(善562,624頁啓16:13,14)。』(集句42頁)

『善惡之爭』中又說:『啟示錄第十三章預言說,兩角如同羊羔的獸將要「叫地和住在其上的人」,去敬拜羅馬教皇,即「形狀像豹」的獸。這兩角如同羊羔的獸也要「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並且命令「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要受「獸的印記」。(見啟13:11-16)。我們已經證明,這兩角如同羊羔的獸代表美國,並且這段預言將要在美國政府強迫人遵守星期日(羅馬教所宣稱為其最高權力的特別標記)的時候完全應驗。但在這敬拜羅馬教皇的事上,美國政府倒也不是獨自進行的。在那些受過羅馬教統治的國家中,羅馬教的勢力至今依然存在。預言也說羅馬教的權力必要東山再起。「我看見獸的七頭中,有一個似乎受了死傷,那死傷卻醫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蒙啟示的約翰也預言到羅馬教皇說:「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他。」(啟13:8)。將來不論在舊大陸或新大陸,人們都要在遵守星期日(完全根據羅馬教的權威而創立的制度)上崇奉羅馬教皇。』(善惡之爭35598-599頁)。

又說:『在高舉星期日的事上,基督教會想要接受羅馬教會的幫助,但他們對於自己所行之事的實際性質,却沒有充分的認識。當他們正在努力達成自己的目的時,羅馬教會却在設法重建自己的勢力,並恢復她所失去的至上權威。美國何時實現政教聯合,就是說,教會可以運用或統治政府的權力,並用政治法令强迫人遵守宗教禮節,總而言之,何時教會與國家的權力可以管制人的信仰,那時羅馬教在美國的勝利也就確定了。』(35600頁)

又說:『現今美國的改正教正在運動國家來支持教會的制度和習俗,這就是步羅馬教的後塵。但在實際上,其意義遠不止於此,因爲他們正是爲羅馬教開闢道路,使她在信奉改正教的美洲得以恢復她在歐洲所失去的優勢。那使這運動具有更重大意義的,就是他們的主要目標是要强制人遵守星期日,這原是羅馬教所創立的制度,也是她所認爲是她權力的標記。』(35593頁)

在『聖經和預言之靈集句』一書中也提到:『在政府中,在教會內,在人們的人心堙A她正暗暗地擴充勢力,最後在美國復得其在舊世界所失去的至尊權力。(善原文581,573頁)。死傷醫好了,羅馬恢復了先前的權勢,騎在「先前有、如今沒有,以後再有」的朱紅色的獸上。(啟13:3,17:3-6,8-11善原文564頁)。』(集句第四頁)

 

啟十七章預言已奇妙應驗!証明誰是末了的北方王!

關於上述以大淫婦羅馬教為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的宗教大聯盟巴比倫教會,將會騎在以美國為首的美歐大聯盟身上,為要操縱利用美國西歐各國,制定星期日法案,強迫人守星期日的事,早已初步獲得應驗,並在繼續進一步奇妙應驗中。西歐各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一向追隨美國,在軍事政治外交經濟宗教各方面組成大聯盟。例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歐和美國的軍事大聯盟。前蘇聯解體後,華沙條約各國的軍事聯盟也隨之解散,但北大西洋軍事聯盟仍繼續存在。在阿拉伯恐佈分子2001年發動九一一事件,劫持二架民航客機,撞毀紐約二座世界最高的世貿大廈,使三千無辜人民死亡後,激怒了美國,震驚了西歐各國和全世界,於是美國和北約軍事聯盟發動了美歐聯軍,攻佔和摧毀了伊拉克和阿富罕二個國家,至今仍在和隱藏在基地的恐怖分子作戰。看來今後美歐在和阿拉伯各國激進、恐怖分子的爭戰中,美歐的北大西洋公約軍事聯盟,仍將發揮其主要作用,並且將在但十一章末段關於最後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戰爭預言的應驗過程中達到高潮。

  但是啟示錄十七章預言注重的是宗教方面的事。啓十三章二個獸的預言,早已明確指出:美國的基督教和天主教等將會利用國會制定星期日法案,在星期日禁止商店開門營業,工廠開工生産,學校開門上課。啓十七章預言進一步指出十角所代表西歐各國,也將跟隨美國,制定星期日律法。美國是最早想要制定星期日律法的國家,早在懷師母時代就曾發動了,一時風起雲湧,但四風被執掌。後來星期日法案問題,也時有提出,美國只有幾個州最早制定了星期日律法。西歐各國也都已效法美國,早在多年前都已制定了星期日律法。聽說美國現已有很多個州制定了星期日律法,只是在全國的國會中暫還未能通過,但相信不久也會很快通過。

就如在1988122 日香港的『明報』上就有一篇論到西歐各國『星期日不開鋪』的報導,其中提到:『在英國的英格蘭及威爾士,星期日開鋪營業,是要冒著被拘捕的危險。在歐洲共同市場,各國也有不同的規例,禁止店鋪在星期日營業。在西德,星期六也只能營業至下午二時。……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早在兩年前就曾想廢除英國各地限制星期日營業的法例,讓店鋪東主和雇員自己决定。……可是建議在國會被否决。』報導中也指出上述各國所以禁止店鋪在星期日營業,也明顯有著宗教的原因。

關於過去西德的星期日律法,現在又有了進一步的發展,不但在西德,而也要在首都和東德全國各地嚴格遵守。根據網上看到的材料,2009121『德國的最高憲法法院做出裁决,在首都柏林以及本國的其他任何地區,必須遵守「星期日法案」。這個法案要求把星期日視爲「休息而不能工作和靈性成長的日子。」(德國之聲電臺121)』

『在這之前,星期日法案曾在1953年出現於德國(引者按應指當時西德)憲法中。』但德國首都柏林在2006年通過了她自己的律法,『允許商店一年留有十個星期日開門營業,它包括在聖誕節前四個星期日。天主教和路德教會向這個變化提出了挑戰,並將這個案件提交給德國最高法院。』

『然而今日,德國首都柏林的地方法律被廢除了——從2010年的1月開始,柏林市也必須遵守這個「已經成爲德國基本法中的一項條款的法律——星期日法」。這條法律把星期日作爲法定的休息日,以及思想宗教課題的日子!』『德國憲法法院在周二裁定星期日商店必須關門,並且裁定在柏林市立法允許一年10個購物星期日是違憲的。德國的基本法保護星期日和公共假日作爲「工作的休息日和靈性長進的日子。」』『「必須認識到星期日和公衆假期是工作的休息日,它們必須受到法律手段的保護」,憲法法院院長漢斯-爾根•帕皮爾說:「僅僅從經濟收入利益爲主幷且只關注那潜在消費者的基本購買欲望是不能成爲法律上的例外——允許這些店鋪理所當然地在星期日開門。」』(復臨運動社區作者譯自网站http://www.watchmancn.com/yuyan/deguosundaylaw.htm

至於美國近年來在前任羅馬教皇約翰保羅二世和現任教皇本都十六世的積極推動策劃領導下,美國基督教聯盟(Christian Coalition of America),普世基督教會聯盟(Christian Churches Together)和天主教復興美國運動(Catholic Campaign for American)正在暗中積極策劃星期日法案的推進。根據美國海爾.麥伊爾牧師20082月所寫的來自內部信息的可靠報導:這三個教會組織『一起提出一個爲美國而設定的十條修正案,並希望其能够在聯邦及地方級別的法律中獲得通過(據先前報導:2007269日在加州Pasadena召開的第一次普世基督教聯盟CCT總會中,有34個教團基督教會代表和天主教會代表們(天主教復興美國運動CCA)向美國國會制定了共同宣言,要求他們所提交的十條內容法制化。十條中第三條「要將十條誡命認證爲國家性的基本紀律」;其中第七條是「在美國全國範圍內,星期日要成爲政府、商業、商店都尊重的國家法定的休息日。」)。這十條修正案最近剛剛在於200731「完全神學研究會」上更新。……他們所列出的第七條修正案是被稱爲是全國的休息日。這日毫無疑問是星期日。這就是他們所列出的的第七條修正案所提到的「這遍及全國的休息日應該從政府、工業製造業者及公衆購物場所得到應有的尊榮。」』隨後,這三個組織的領袖和梵蒂崗派來的一位化名的區機主教,在20071115在華盛頓暗中召開了一次密秘會議,研究進一步推進他們的計劃。……(詳細情況已在上一篇啟十七章預言的解釋中作了引証)

  從上述啟示錄十七章預言的簡要解釋和奇妙應驗中,已可証明:末了的北方王也就是指啟17章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和她所騎的七頭十角獸。末了的北方王在宗教方面的權勢,就是指大淫婦巴比倫大城,也就是指以羅馬教為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他們實際上也就是啟示錄中多次提到的『獸』和『獸像』的大聯盟(啟13:11-18. 14:9. 15:2 20:4)。在政治軍事方面的權勢,也就是指七頭十角朱紅色的獸和十角所組成的軍政大聯盟,也就是指以美國為首的美國和西歐各國組成的政治、宗教、外交、軍事大聯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美歐軍事聯盟就是一個具體例証。

 

末了的南方王究竟是指誰?

  那麼,末了的南方王是指誰呢?南方王在歷史上一直是指埃及和包括埃及在內的地區。根據經文所示看來末了的南方王也包括埃及在內(但11:42-43),但陣容已擴大,已發展成為周圍阿拉伯世界的『列國』(但11:40,42)。看來,末了的南方王實際上也就是指中東地區,特別是巴勒斯坦周圍地區一些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人的國家。有一段資料可以參考和觀察:『中東的埃及、伊拉克、約旦、黎巴嫩、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葉門七個阿拉伯國家,為加強團結,確保獨立,促進彼此政治、經濟、法律、社會、文化、交通方面的合作,並增強阿拉伯民族在國際政治上的影響力,於1945322正式成立阿拉伯國家聯盟。後又加入其他七個阿拉伯國家:利比亞、蘇丹、摩洛哥、突尼西亞、科威特、阿爾及利亞、南葉門等,故現有會員國23個。……成為反殖民,反猶太民族色彩極濃的區域性國際組織,所包括地區由中東擴展到北非。』『1950413該組織會員國又簽訂一個共同防禦條約及經濟合作條約,1956316生效。自該條約生效後,阿拉伯國家聯盟除民族主義色彩外,兼具有軍事聯盟的目的。因為該條約規定,任一締約國受外來侵略,各締約國視同本國受到侵略,得根據聯合國憲章第51條規定,行使集體自衛權,以對抗侵略;並成立共同防禦理事會及阿拉伯聯合指揮部。』(環華百科全書第十八卷37頁)。『……分佈於中東、北非的十九個國家,將近一億五千萬的阿拉伯人為主。這些國家形成的所謂「阿拉伯世界」,分佈範圍達一千三百萬平方公里。』(38頁)。『阿拉伯世界的十九個國家』除了上面已提到的十四個國家外,其他五個是巴林、茅利塔尼亞、阿曼、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約有四分之三的人口,集中於其中的六個國家:阿爾及利亞、埃及、伊拉克、摩洛哥、蘇丹和敘利亞,之中又以又以埃及的人口最多。』(39頁)

 

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預言究竟怎樣精確解釋?

  至於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預言究竟怎樣精確解釋呢?其實,早在四十年前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我們國內個別弟兄(望潮和我)之間就已形成了一種較精確的解釋。我後來也曾將這種解釋向個別弟兄姐妹作過介紹。但由於這段預言是屬於還未完全應驗的預言,而且國外還從未看到有人提出過這種解釋,因此我在十幾年前初版『但以理研究和默想』一書中,就沒有詳細介紹這種解釋;只是在書中對這種解釋作了一些綱領性的提示,讓大家留心觀察預言應驗的進展。但後來看到近年來有人對這段預言提出了一種新的似是而非的錯誤解釋,如本文一開始所提到的,並且對有些弟兄姐妹造成了一定影響,因此我就在新版的『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中對這段預言作了詳細的解釋。現在我又對上面的內容作了更好的改寫和補充。關於這段預言的精確的解釋,介紹在下面,供大家繼續不斷的留心觀察。

  或有人要問,如果末了的南方王是指中東地區,特別是巴勒斯坦附近地區某些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人的國家,那麼他們又怎麼會和北方王所代表的以美國為首的包含有西歐列國的軍政大聯盟,並以羅馬教為首的包括有背道的基督教和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的宗教大聯盟爭戰呢?看來這主要是由於以色列國和阿拉伯人國家之間的日趨嚴重劇烈的矛盾引起的。以色列國也可看作屬於北方王的勢力。以色列人和美國並西歐各基督教、天主教國家的關係是很密切的。一方面以色列人自古以來有大量移民或說難民一直居住在歐洲各國,特別是移居到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有六百萬猶太人遭到希特勒納粹德國的殘酷屠殺。使得戰後的猶太人也格外受到美歐各國的同情。美國和西歐各國也都一直支持猶太人的復國運動。直到今日全世界仍約有三分之二猶太人定居在美國和西歐及其他的一些國家。猶太人在美國的經濟、科學、政治各界的影響也越來越大。例如前里根總統時代的國務卿基辛格,現任克林頓總統的女國務卿阿爾.布萊特,以及民主黨競選下任美國總統的戈爾所挑選的搭擋,要競選下屆美國副總統的利伯曼,都是屬於猶太人的美國公民。美國政府每年的經濟預算中也都要撥出大量的經費,援助以色列國的國防、軍事、經濟各方面的需求,並也不斷提供他們最先進的軍事技術和武器裝備。

  美國和歐洲各國特別同情和關懷以色列人的另一原因是宗教方面的。美歐的基督教和天主教中有許多人對聖經的預言和羅馬書中的教訓發生了嚴重誤解。他們相信根據聖經的預言地上的以色列國最後要復興,散住在全世界的猶太人都要回歸祖國。他們還相信,在基督復臨後,猶太人都要悔改信主,『於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其實這是對聖經預言和教訓的極大誤解。使徒保羅早已明確告訴我們,主耶穌被釘復活升天後,早已拆除了猶太人和外邦人之間隔斷的牆,使信主的猶太人和基督徒都合而為一,成為一家人了。正如保羅所說:『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上帝的兒子。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堙A都成為一了。你們既屬乎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照著應許承受產業的了。』『所以你們要知道,那以信為本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加3: 26-29,7)。我們根據主耶穌復活後對門徒的應許和教訓(徒1:6-11)深信:以色列國是必定要復興的,但復興的是屬天屬靈的以色列國,而不是屬地屬世的以色列國。所說的屬天屬靈的以色列國,也就是主耶穌親口應許我們的舊約時代所有得救的以色列人和新約時代所有得救的基督徒,將來所要進入的『天國』。主耶穌在稱讚羅馬百夫長的巨大信心時,曾親口應許我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麼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沒有遇見過。我又告訴你們,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來,在天國婸P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國的子民竟被趕到外邊黑暗堨h,在那堨痍n哀哭切齒了。』(太8:10-12)。這堜珨〞漱扆瞗A也被稱為『上帝的國』和『基督的國』(可1:14-15.彼後1:11)。也就是主耶穌應許我們的在基督復臨時,所有綿羊所要承受的『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太25:34)。屬天屬靈以色列國的首都是在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來12:22),在基督復臨後的千禧年以後,再降到即將重新創造的新天新地上(啟21:9-10.22:1-5)。屬天屬靈以色列國的百姓是古代自創世以來直至末世所有得救的上帝子民,以色列人,和基督徒──基督徒也被稱為屬靈的以色列人(加3:7-9,26-29.2:11-22.13:43.11章)。屬天屬靈以色列國的君王是上帝和基督(啟22:3)。屬天屬靈以色列國復興的時間,是在基督復臨時。那時,『祂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祂的選民從天的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太24:30-31)。已死的聖徒要『復活』,活著的聖徒要『改變』,然後一同被提升天(帖前4:16-17.3:20-21)。主耶穌要親自來接我們到天上上帝寶座那堨h,我們將要和天父上帝、主耶穌並眾天使永遠在一起(約14:1-3.20:5-6. 22:3-5)。

    至於屬地屬世的以色列國所在的地上的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的情況,卻不會有聖經預言所說的真正的復興,相反卻要應驗但9章中論到此地所說的預言。預言中是這樣說的:『必有一王的民來毀滅這城和聖所,至終必如洪水沖沒,必有戰爭,一直到底,荒涼的事已經定了。……那使地荒涼的如飛而來,並且有忿怒傾在那荒涼之地,直到所定的結局。』(但9:26,27.小字)。這段預言首先已明顯應驗在羅馬帝國的軍隊,於公元70年對耶路撒冷城和聖殿的毀滅上。猶太人死亡人數達二百萬,聖殿被焚毀,『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了。』(太24:1-2)。以後羅馬軍隊在公元135年,又對耶路撒冷城進行了第二次的毀滅,猶太人死亡的人數有五十多萬。『必有戰爭,一直到底,荒涼的事已經定了,……直到所定的結局。』還有更深含意。如這個地方,歷代以來成為戰場,直到基督復臨,甚至直到新天新地實現前都是如此。例如公元七世紀回教軍隊對耶路撒冷和猶太國的佔領,中古時期羅馬教皇發動的十字軍東征,對聖地的爭奪,近五十多年來猶太人和阿拉伯國家的四次劇烈的爭戰,直到末後主來前的最後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的大爭戰(但11:44-45)。甚至最後,在千禧年結束,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從天降落在橄欖山所裂成的平原上時,還要被撒但和復活後的惡人所圍攻。最後在撒但、惡人被火湖毀滅,並重新創造新天新地後,才成為新天新地的聖城。(亞14:4-6.20:5,7-10. 21:2. 22:15. 21:1.詳細解釋可參看路光『聖道專題研究』中基督復臨,千禧年,基督第三次降臨──審判毀滅撒但惡天使和惡人,並重新創造新天新地等各講題)。

  但美國和歐洲各國有許多基督教和天主教人士,至今並未真正明白這些預言的含義,他們仍以為最終屬地的以色列國必要復興,屬肉身的以色列全家至終也必要信主悔改得救。因此他們對以色列國復國和復興的問題,始終抱著支持同情的心理。

  至於以色列本國的人更同樣是由於對舊約聖經預言和對彌賽亞降臨使命的嚴重誤解,對以色列國復國和復興的問題存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他們認為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是上帝應許賜給他們先祖亞伯拉罕的自古以來的聖城和聖地,他們在古代已經二千多年來一直居住在那堙C他們總夢想有一天當他們所盼等的彌賽亞來臨時,必要大大地復興和建設他們的以色列國和聖城耶路撒冷。

  至於作為亞伯拉罕兒子以撒瑪利後裔的阿拉伯人也同樣認為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也是上帝賜給他們祖先的聖城和聖地,而且第七世紀中他們已經開始佔領了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垣,並也已經一千三百年來長久住在那堙C決不能容許以色列人再來佔據他們的土地,特別是不能容許佔有耶路撒冷。阿拉伯人中持有激進思想的組織更是一心想要除滅以色列國。

  因此以色列國和阿拉伯人的國家,在雙方這樣的信仰思想和歷史背景下,矛盾必然是十分劇烈,持續不斷,和難以解決的。

  美國和西歐國家,以及羅馬教廷和西方基督教所以會全力支持以色列國,並同時又在阿拉伯人的國家和以色列國的衝突之間擔當調停和解人的角色,除以上所說的種種原因外,也牽涉到本身的利害關係在其中。

  首先,中東阿拉伯人地區儲藏著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資源,世界上約有一半的石油產量來自阿拉伯國家。這些石油的生產和供應,對歐美等工業國家以及世界其它地區的交通、經濟、能源,都極其重要,甚至不可缺少。『舉個例來說,1973年,以阿戰爭爆發後,幾個阿拉伯國家停止或減少對美國及其他支持以色列國家的石油輸出。這次禁運,在世上許多地方,造成嚴重的能源危機。1977年,美國35%以上的石油,依賴阿拉伯世界的輸入,日本及西歐工業國家,依賴阿拉伯石油的程度甚至更大。未來幾年,石油的需求量還會增加。』(環華百科全書1845頁)。

  還有,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的衝突和戰爭,不但危害到中東地區的和平,而甚至也影響到世界的和平。『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以來,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之間的衝突,一直是阿拉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也是國際關係的主要爭端之一。』(同上44頁)。

  此外,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不但被以色列人的猶太教和阿拉伯人的伊斯蘭教看為聖地,而實際上也被羅馬教和基督教看為聖地。在公元第七世紀中,阿拉伯人占領耶路撒冷和巴拉斯坦後,羅馬教廷也曾在中古時期多次發動十字軍去東征,一直想要收復聖地。在目前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的和解談判與衝突中,看來最難解決的還是耶路撒冷的問題,以色列人一心要以此城為首都,阿拉伯人和周圍的阿拉伯國家也都堅決不肯相讓。美國克林頓總統提出放到以後去討論。在1948年聯合國有關巴勒斯坦分治的決議中,也曾將耶路撒冷城列為由國際共管。

  巴勒斯坦在七世紀後先是在阿拉伯人的統治下。十六世紀中業由土耳其人的伊斯蘭教徒建立的奧斯曼帝國,統治了大部分阿拉伯地區,包括巴勒斯坦在內。十八世紀奧斯曼帝國衰敗後,歐洲的勢力開始控制了部分阿拉伯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國際聯盟將巴勒斯坦委託給英國管理。英國準備幫助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自治的政府。

  第二次大戰後,在美國的堅決支持下,英國於1947年要求聯合國出面解決巴勒斯坦問題。『19471129,聯合國投票終止大英帝國對巴勒斯坦的統治,且將其分為兩個國家,一為猶太人的,一為阿拉伯人的。』『耶路撒冷則交聯合國管理,成國際性城市。』『耶路撒冷由國際共管。……猶太人接受了這項決定,但是阿伯人卻反對。』『阿拉伯人相當憤怒,極反對把土地分給別人,但是以色列又堅稱那是他們自己的國土,爭端由此而開始。』(同上505,508,90,44頁)。

  『1948514,猶太人宣佈以色列國獨立,英國也撒出巴勒斯坦。第二天鄰近的阿拉伯國家就以援助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為名,出兵以色列,想要摧毀剛立國的以色列。』(同上90頁)。從那時到今天,以埃及為首的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之間,已經進行過四次大規模的戰爭。每次戰爭的起因,過程和結果,都好像是但11章末段預言的初步應驗,或說是11章末段預言應驗前的演習。使我們從中可以看到預言應驗的總的趨勢和大致的情況。

 

以色列人復國後和阿拉伯人間四次大規模的戰爭

第一次中東戰爭:『在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的領導下,以色列於1948514獨立,當晚大英帝國即停止官方統治。然而,第二天卻遭受五個阿拉伯國家的攻擊。』『埃及、伊拉克、黎巴嫩、敘利亞和約旦的聯合軍隊,於1948515進攻以色列。雖然軍隊數量懸殊,裝備又不好,以色列仍遏止了他們的攻勢,且在1948年底將他們擊敗,同時還占領了聯合國計劃給新阿拉伯國家幾乎一半的土地,另外的一半則被埃及和約旦所平分。原先,聯合國計劃由世界各國共管耶路撒冷,以色列卻占領了西耶路撒冷,東耶路撒冷也落入了約旦的手中。占領區的阿拉伯人則被驅逐,成為難民。1949年,由聯合國安排停戰。』(同上505,506頁)。『而原來居住在以色列國境內的70萬阿拉伯人,後來成了鄰近阿拉伯各國的難民。』(同上91頁)。另外,近年來香港的一份舊報紙上由李集慧寫的『以色列奇跡五十年』(二)中提到:『四八年五月十四日,以色列宣佈建國,第二日,埃、敘、黎、外約旦(今約旦)、也門、伊拉克和沙地阿拉伯(引者按:應該說先是五個,後來又有二個,正好七個國家,也就是上述最初組成「阿拉伯聯盟」的七個阿拉伯國家),四萬人聯軍攻以,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至四九年七月結束,以軍獲勝,創軍事奇跡,占據更多土地,……』

 

第二次中東戰爭:1950年代中期(按即1955年),埃及從加薩走廊進攻以色列,占領了部分的巴勒斯坦。不過,猶太人很快就把它收回。』由於『埃及已禁止以色列船隻航行蘇伊士運河與埃及的海域,』『因此以色列開始在阿卡巴灣上的伊略特建築港口,……阿卡巴灣成為以色列南方惟一的出口,但埃及的大砲對準了該灣口,使得以色列的船隻不能停留該處。19566月,埃及從英國和法國手中接管蘇伊士運河。19561029,以色列舉兵入侵埃及。英國和法國於兩天後亦加入戰爭。到15時,以色列已占領了加薩走廊和西奈半島,而英國和法國則控制了蘇伊士運河北方的出口。這時,聯合國也派遣軍隊,希望能促進雙方和平解決。聯合國的軍隊開入加薩走廊和西奈半島,同時亦看守著阿卡巴灣口,讓以色列的船隻得以自由出入。』(同上506頁)。另一處也簡略提到:『1952年,埃及革命,納瑟(即埃及總統納賽爾)成為阿拉伯世界的新領袖。1955年,阿拉伯開始由埃及地區入侵以色列。翌年,納瑟將原由英法共管的蘇伊士運河收回,英法乃與以色列合作,向埃及進攻。』(同上508-509頁)。當時,蘇聯曾向英國和法國提出警告,國際形勢一度緊張。美國也不支持英法的作法,出兵攻打埃及。在聯合國調解下,『以軍迅速撒出西奈半島。這次戰爭中,以色列取得西奈半島東端阿卡巴灣通航權較佳保障。』(同上509頁)。關於蘇伊士運河問題是這樣:埃及總統納瑟為了『從事經濟和軍事建設,向英、美貸款建亞斯文水壩,又接受蘇俄軍事援助。這種左右討好的態度,令美國不滿,乃取消其貸款。納瑟收回由英、法經營的蘇伊士運河以示抗議,而發生「蘇伊士運河危機」。在聯合國調解下始化險為夷,納瑟得到意外勝利。』(同上第六卷53頁)。

 

第三次中東戰爭:也就是著名的六日戰爭。『19675月,埃及出兵封鎖西奈半島東岸阿卡巴灣出口的海峽,切斷以色列通往紅海的海道。以色列立即派遣空軍向埃及突擊,埃及損失慘重。敘利亞與約旦於是參戰,以色列雖然三面受敵,仍然在短短六日內獲得輝煌戰果。以色列自埃及取得整個西奈半島;自敘利亞取得戈蘭高地;自約旦取得約旦河以西之地,並完全占領耶路撒冷。以色列領土增加了六倍。雖然聯合國曾進行協調,但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仍處於對峙局面。』(同上第十八卷509頁)。另一段有關戰爭的起因,提供了更多的背景資料:『阿拉伯人卻繼續由敘利亞和約旦進攻以色列,以色列當然予以還擊,……邊界衝突已成白熱化。19675月,聯合國的軍隊又在埃及的請求下撤離加薩走廊和西奈半島,同時埃及也再一次封鎖了阿卡巴海灣。1967年的65,以色列的飛機開始攻擊埃及、約旦和敘利亞的飛機場,幾乎將其空軍全部殲滅,接著又擊敗他們的陸軍。到了68,以色列的軍隊已占領加薩走廊,西奈半島,和約旦河以西的約旦領土,其中還包括約旦所占領的東耶路撒冷。610日,以色列又奪得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六天內就結束了整個戰爭。當戰爭結束時,以色列所占領的阿拉伯國家土地,超出它原有領土的三倍。19676月以色列正式將原屬約旦統治的東耶路撒冷納入其版圖。』以後,『以阿間的邊界問題仍持續不斷,直到1970年,埃及、約旦和以色列才同意停火。』(同上506-507,507頁)。

 

第四次中東戰爭:197310月,埃及和敘利亞聯合進攻以色列,因而再次爆發了以阿間的全面戰爭,西奈半島和戈蘭高地為主要戰場。』(同上507頁)。另一段提到:『1973年的106日為以色列之贖罪節,以色列全國休假,阿拉伯人乘其不備而突擊,突破以色列防線,攻入西奈半島,戰火再次點燃。……以色列奮勇抵抗,終於獲得勝利。美、俄兩國透過聯合國向以阿施加壓力,兩國被迫停止戰爭。以色列退出西奈半島西部。』(同上509頁)。另一段提到:『11月(73年),以埃停火,到1974年的1月,以埃雙方同意撤除在西奈半島上的軍力。然而,與敘利亞的戰事卻延至1974年的5月。』(同上507頁)。

 

  戰後情況:19789月,卡特總統(美國)更安排比金(以色列總理)和沙達特(埃及總統)到美國與他召開三巨頭會議,此次會談所達成的協議,包括以色列在五年內自西奈半島、加薩走廊與約旦河以西的約旦區域撤兵。19793月,以埃兩國在美國華盛頓簽訂和約,結束敵對。

  19816月,在國會即將舉行大選的前夕,比金總理祕密下令空襲伊拉克巴格達的原子爐。……

  1982425,以色列撤出駐西奈的軍隊,主權歸還埃及。6月,以色列揮軍入黎巴嫩,掃蕩巴解(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擊潰敘利亞空軍,迫使巴解外撤。』(同上507頁)。『1982年以軍撒出西奈,但仍占領加薩走廊。』(同上504頁)。

  近年來,在美國克林頓總統的努力促使下,以色列已與巴解和解,允許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自治。現在他們又進一步提出要正式立國的問題。在克林頓總統的主持下,雙方在討論中發生很大的爭執,尤其是耶路撒冷的問題更是難以解決。以色列堅持要以耶路撒冷為自己的首都,阿拉伯人也決不相讓。阿拉法特已公開揚言:耶路撒冷的問題將成為未來和平或戰爭的關鍵問題。

  至於約旦和以色列的關係,後來一直趨向於緩和。在以後發生的中東戰爭中,也一直保持中立的地位。

  至於敘利亞和以色列的關係,仍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因戈蘭高地仍一直在以色列的占領之下。雖美國很想促使雙方和解,一時還難以解決。

 

最後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戰爭的推測

從以上四次中東戰爭情況看來,以色列是占了上風,每戰皆勝,占領了阿拉伯人的大片領土。但是阿拉伯人對以色列人的仇恨卻愈來愈深,而且他們對自己戰爭中的失敗,也是不會一直服輸的。從人數來說,阿拉伯聯盟各國人口約共有二億之多,其中四分之三人口,集中於六個國家:埃及,阿爾及利亞,伊拉克,摩洛哥,蘇丹,和敘利亞。其中又以埃及的人口最多。而以色列國現有人口只有六百萬。從軍事裝備和武器來說,他們過去當然不如以色列先進,但這種情況也在逐漸改變之中。因阿拉伯有不少國家因出產石油而變得極富足,他們已有大量金錢從美歐購買到最新進的武器裝備。當然,由於阿拉伯國家之間過去以來存在著內部不團結,自相分爭,甚至內部打仗。就如以前伊拉克攻打科威特,威脅沙特阿拉伯,就是一個明顯例子。這樣就使得阿拉伯國家的兵力、武器和軍備資源,無法統一集中使用。但也許不久,當以色列和巴解立國談判破裂,衝突日益加劇,當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的矛盾不斷加深之時,當以色列一意堅持獨占耶路撒冷之時,當阿拉伯國家自覺力量更強大,內部更團結,並從各種渠道獲得最先進、優良、極具殺傷毀滅性的武器時,也許他們會聯合起來,對以色列進行突然襲擊(就如第四次中東戰爭趁以色列人在贖罪日停工安息時,對他們發動突然襲擊一樣),企圖一舉摧毀以色列(就如第三次中東戰爭時以色列突然發動空襲,一舉摧毀了他們幾乎所有的飛機),一報先前的慘敗和羞辱。如果以色列真的遭受摧毀性打擊,難以招架時,美國和西歐某些國家肯定會派出空軍、海軍、導彈部隊、甚至陸軍,去援助以色列軍隊,攻打入侵的阿拉伯國家,也會反攻到那些發動戰爭的國家,以摧毀那些國家中的飛機場和導彈與防空基地,甚至會重新占據被封鎖的蘇伊士運河,控制那些敵對國的石油開採和供應系統,以保証石油供應不被切斷(就如第二次中東戰爭時,英國、法國軍隊也和以色列軍隊一起攻打埃及一樣)。

可以想象,美國,以至於西歐某些國家,會在甚麼情況下派出軍力,援助以色列,攻打阿拉伯國家呢?美國的政策很明顯,一方面作以色列的後盾,全力保護以色列,一方面頓促以色列,盡力與阿拉伯國家和解,要把占領的土地盡可能還給他們,以土地換取和平。但以色列也有擔心的地方,例如將西奈半島和加薩走廊完全還給埃及,又將戈蘭高地還給敘利亞,就使自己更容易受到他們穾然發動的嚴重打擊。而美國就答應盡量幫助以色列,保証他們的國防安全。假如美國這麼多年一心頓促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締結的和平,將來一旦遭到嚴重破壞,以色列的生存也受到嚴重的威脅和摧殘時,美國和西歐某些國家就很可能立即以軍力相助,就如上段所推測的。

或者是:當極端主義的阿拉伯國家認為美歐各國一直偏坦以色列,而對阿拉伯人國家作出不公正的處理,而開始對美歐各國和以色列人發動不斷的比『九一一』攻擊事件更嚴重的恐怖襲擊時,於是美歐各國和以色列聯軍就可能會對他們發動大規模反攻,為要從阿拉伯國家中徹底消除恐怖分子的根源和蘊床。就如阿拉伯國家中的恐怖分子所於2001年九月十一日發動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劫持了二架民用客機,撞毀了紐約二座世界最高的世貿大廈,震驚了美國歐洲和全世界,也因此激怒了美國,結果發動美歐聯軍,攻佔了阿富罕和伊拉克二個國家,爲要將它們改變成親西方的民主國家。又如近年來極端恐怖殘酷的伊斯蘭國(ISIS)對美歐基督教人士和伊斯蘭不同教派人士的殘殺,也已引起了美歐各國的極大恐懼。假如以後這些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用生化武器或含有核彈的骯髒炸彈,對美歐各國和以色列發動更可怕的攻擊時,美歐和以色列的軍隊就會發動更大規模反攻。這樣,但11章末段預言就可能正式開始應驗了。

正如預言中所說:『到末了,南方王要與他交戰,北方王必用戰車、馬兵和許多戰船,勢如暴風來攻擊他,也必進入列國(指發動戰爭或恐怖攻擊的列國)如洪水氾濫。又必進入那榮美之地(指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有許多國就被傾覆。但以東人(本是以掃的後裔)、摩押人和一大半亞捫人(本是羅得的後裔)必脫離他的手。(他們的所在地也就是指約旦王國說的,眾所周知,前約旦國王侯賽因一向親西方,態度較和緩,後來和以色列關係趨向和解,在中東戰爭中也保持中立立場,因此在南方王和北方王戰爭中必脫離北方王的手)。他必伸手攻擊列國,埃及地也不得脫離。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銀財寶和各樣的寶物(如占據蘇伊士運河,或進行經濟制裁,控制其它可發動反攻的資源)。呂比亞人和古實人都必跟從他(呂比亞人也就是指利比亞國,原來是很親西方的。後來卡扎菲上校奪取政權後,變成反西方的。現在又開始向美歐示好。古實人也就是指埃塞俄比亞國,原來也是很親西方的。原是信奉柯普特基督教的國家,是全國遵守安息日的。以前塞拉西皇帝訪問中國時,也仍遵守安息日。後被改成革命政權,情况有了改變。現在又開始依靠美國)。但從東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擾亂他(這也許是指當地的地理位置說的,例如以色列和美歐最怕伊朗搞核武,伊朗是波斯人,雖然信奉伊斯蘭教派中的一少數派什葉派,卻不屬於南方王阿拉伯人國家的聯盟,而且它的地理位置處在以色列和南方王的東方和北方。或也有可能是指東方和北方的強大國家對南方列王的軍事援助,例如進駐當地海域的航空母艦和其它軍艦,或進駐附近的空軍基地。……究竟怎樣解釋還不能確知,需待觀察),他就大發烈怒出去,要將多人殺滅淨盡。他必在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按字面解是指耶路撒冷,按靈意解是指在世界和教會的中間。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有可能是指以羅馬教廷為首的包括背道的基督教、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在內的巴比倫三合一宗教大聯盟,在戰爭勝利後,將會促使耶路撒冷由聯合國共同管理,既不由以色列人獨自統治,也不由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單獨治理,卻要成為在聯合國管理下的猶太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共同尊重、居住和進行宗教活動的聖地。事實上根據聯合國1947年關於由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分治的決議中,就將耶路撒冷交由聯合國共管,既不歸於以色列人治理,也不歸於當地的阿拉伯人治理,因雙方都為此劇烈爭奪,決不相讓,並且將來巴比倫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也可能會在此世界性的宗教聖地耶路撒冷內,設立全球性的總的領導機構,向全世界教會信徒發佈遵守星期日的命令。啟示錄預言中說:『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他。』(啟13:3,18)並不是指都要信從羅馬天主教,敬拜教皇,而是指以羅馬教皇為首的包括羅馬天主教,背道基督教和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三合一宗教勢力所組成的巴比倫大城,將要利用美國和西歐各國(十角),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守星期日,並最後禁止上帝餘民守安息日,這也就是強迫人拜獸和獸像,接受獸的印記的具體行動。在美歐各天主教基督教國家中會如上述預言獲得最典型的應驗。在其他國家中不會強迫人守星期日,但會尊重星期日過於安息日,並最後會在巴比倫教會的強烈要求下,逼迫晚雨復興中大有能力的上帝僕人和餘民,並禁止上帝餘民守安息日。這實際上也是在無意中被教皇所利用,參加了拜獸和獸像,與強迫人接受獸印的行動。總之,這種強迫人拜獸和獸像,接受獸的印記的行動,實質上也就是和羔羊爭戰,和聖徒爭戰:『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16:13-16. 17:13-14)。然而到了他的結局,必無人能幫助他(指基督復臨時帶來的最後結局)。』(但11:40-45)。

也許有人仍要提到預言中論到羅馬教皇所說:『那死傷却醫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啓13:3,8-9)。這預言又怎麼會得到應驗呢?

其實在上面括號內,已作了簡要的解釋。這堛漫瓵袚q拜獸,決不是指人人都要信奉,跟從,敬拜羅馬教皇,而是有著特定意義,指著特定事件說的。根據啟示錄十三章和十七章的預言,末後以羅馬天主教為首的巴比倫教會要利用美國和西歐各國,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守星期日,並最後在晚雨復興中,由於成千成萬信徒調轉腳步,改守安息日,於是向上帝的忠心僕人和餘民大發烈怒,必要利用政權禁止上帝餘民遵守安息日,這也就是強迫人拜獸和獸像,接受獸的印記的具體行動。在美歐等各天主教基督教國家中會如上述預言獲得最典型的應驗。至於在其他非天主教和基督教國家中不會制定星期日律法,也不會強迫人守星期日,但會尊重星期日過於安息日,並最後會在巴比倫教會的強烈要求下,逼迫晚雨復興中大有能力的上帝僕人和餘民,並禁止上帝餘民守安息日。這實際上也是在不知不覺中被以羅馬教皇為首的巴比倫教會所利用,而參加了拜獸和獸像,與強迫人接受獸印的行動。正如懷愛倫在解釋本節預言時也早已指出:『蒙啟示的約翰也預言到羅馬教皇說:「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他。」(啟13:8)。將來不論在舊大陸或新大陸,人們都要在尊敬星期日(完全根據羅馬教的權威而創立的制度)上崇奉羅馬教皇。』(善惡之爭第35599頁)。

啟十三章二個獸和十七章大淫婦騎在獸上的預言都已明確指出:末後以羅馬教為首的三合一的巴比倫教會,將要控制美國和西歐各國等基督教天主教國家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守星期日,隨後在晚雨復興,大聲呼喊,許多上帝子民掉轉腳步,遵守安息日的情況下,還要大發烈怒迫害上帝忠心的僕人和餘民,特別在最後短暫的大艱難時期中,要以不得作買賣(比如解僱,不聘用堅守安息日的人,斷絕他們的經濟來源,甚或封閉堅守安息日的商店,等等),並以監禁死刑等,嚴厲禁止上帝餘民遵守安息日,以強迫他們接受獸的印記(啟13:15-18.詳見《善惡之爭》第三十八章最後警告和三十九章大艱難的時期)。這種逼迫的風氣也會影到全世界凡有巴比倫教會和上帝餘民的地方,甚至在屬靈的廣義上影響到每一個人。在其他一些國家中雖然不會強迫人遵守星期日,但卻會表現為尊重星期日過於安息日,並最後也會在巴比倫教會的強烈要求下逼迫晚雨復興中的上帝忠心僕人和餘民,並禁止他們遵守安息日。於是每一個人在或知或不知的情況下都有分於拜它。但一切忠心愛主的上帝子民在最後大艱難中必蒙上帝大能的拯救,無一人喪命。這也就是啟示錄預言中提到的屬靈的『哈米吉多頓』爭戰(啟16:13-16)。『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17:13-14)。

以上預言還是屬於沒有完全應驗的預言,解釋時不能太過武斷。以上解釋僅供參考,我們還需要多多留心思考、觀察。願主不斷光照引導我們!

聖經上教導我們說:『第一要緊的,該知道經上所有的預言沒有可隨私意解說的;因為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上帝的話來。』(彼後1:20-21)。啟示錄中最後也告誡我們說:『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麼,上帝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什麼,上帝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啟22:18-19)。

但願我們務要藉著懇切禱告,熱切查考研究默想聖經的真道和但以理啟示錄的預言,在聖經的真道和預言的信息上進一步同歸於一,使我們的信仰完全建立在聖經的根基上,純正無誤,永不動搖!這樣不但可以裝備好我們自己,在末後空前的邪靈的迷惑,和似是而非謬道的搖動下,堅穩站立,永堅不移,而且更能靠著聖靈的大能,將聖經的真道和三天使信息大有能力的傳揚出去,使更多人信而悔改,或掉轉腳步,成為上帝忠心愛主的餘民,和我們一同預備好迎見基督復臨。

但願我們也要時時儆醒,常常祈求,在主堶惜斷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不斷靠主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不斷在主堛A務行善,傳道救靈,堅守上帝的誡命、真道和旨意,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末後空前的考驗,保守自己常在主的愛中,仰望主耶穌的憐憫,直到安睡主懷,或歡然迎見主來!

正如經上對我們的勸勉:『親愛的弟兄啊,你們卻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媄咩i,保守自己常在主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猶20-21節)

主耶穌在即將受難離世前也勉勵我們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常在原文是住在,下同),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人若不常在我裡面,就像枝子丟在外面枯乾,人拾起來,扔在火裡燒了。你們若常在我裡面,我的話也常在你們裡面,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你們多結果子,我父就因此得榮耀,你們也就是我的門徒了。』(約15:5-8)。

又說:『我愛你們,正如父愛我一樣,你們要常在我的愛裡。你們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愛裡,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他的愛裡。這些事我已經對你們說了,是要叫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心裡,並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約15:9-11)。又說:『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人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愛他,並且我們要到他那裡去,與他同住。』(約14:21,23)。

基督很快就要以萬王之王的身份,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大有能力,大有榮耀地駕雲降臨,來迎接我們回天家!我們將來要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穌,並眾天使永遠在一起,得享無比的喜樂和榮耀!我們將來要成為天使的一部分,取代三分之一因墮落背叛將被毀滅的天使的地位,甚至我們還要在上帝和基督寶座前作祭司,並和基督一同作王,直到永遠!(啟20:5-6.22:3-5)。願我們永遠感謝,頌讚,敬愛,信靠,遵從,跟隨,效法祂!(『關於但11章末段預言的研討』路光寫於2001年,修訂於20034月,200511月,20085月,並於2009329日北方王部分作了更清晰有力的修改,再於2010,2,15對啟十七章北方王部分作了更有力的改寫和補充。20131230日和2017124日又作了最新的修訂和補充。還可參看路光網站上《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二書中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