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简体字总目录      回到但以理研究与默想一书目录和前言

回到但十一章第二十一题    看以下但十二章第二十三题

 

二十二题 但以理最后的异象()

罗马教廷和末次南北王争战30-45

 

罗马教廷的兴起和背道

 

      (十五)预言罗马教廷要『联络背弃圣约的人』(如法兰克国王克罗维斯和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等等),并藉此『兴兵』,拔出『三角』(指黑如利、汪达尔、东哥特三国)而兴起掌权,成为『北方王』,并开始进一步推行离道背教的事。其实中古时期的『北方王』也可看作是以罗马教皇为首的欧洲列国的政教大联盟,因罗马教皇正是操纵和利用与她结盟的欧洲列王的军队为她争战的。预言中论到罗马教廷是这样说的:『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但11:30-31)。

 

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

       先来看『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罗马教廷虽然受到黑如利、东哥特、特别是汪达尔国之打击,然而这些管教并没有使他悔改自己离道背教,任意妄为的罪,反倒促使他的心更加刚愎,『恼恨圣约,任意而行。』

       前面提到罗马皇帝康士坦丁及他的继承者曾说:『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但11:28)。而此处论到罗马教皇也说:『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但11:30)。这里的『圣约』也就是指基督和信从祂的人所定立的救恩的约,(但9:27.11:22,28.8:8-12.参原文和英 文)。

       的确,罗马教廷不仅自己不接受主救恩的约,而还要『恼恨圣约』,不仅自己不信从主的救恩,而还要迫害信从主救恩的人。因为人若接受主的救恩,和主订立救恩的新约,就必被吸引归向基督,就如基督自己曾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2)。而当时罗马教皇却竭力要吸引万人归向自己。因为他高举自己为『上帝和基督的代理人』,自称是教会的元首,至大的祭司,诸父之圣父,甚至坐在上帝殿里自称是上帝。他也宣称自己有赦罪的权柄,要众人敬拜、依靠、顺从他为得救的唯一法门。他也曾以『赎罪券』取代主的宝血功劳,以『弥撒祭』取代基督的身体,以向教皇、主教和神父认罪,代替向上帝和基督认罪,以人为的朝圣、苦修、补赎的方法代替信靠主的救恩,并还要迫害一切坚守圣经纯正信仰,拒绝他错谬教义的人。..在这一切事上都表明罗马教廷践踏了主的救恩,恼恨了主的圣约。

      主的圣约,也即主与信从祂的人订立的救恩的约,不但包含主救恩的应许在内,而也包含了上帝律法的要求在内(参来8:8-12)。当人来到救主面前接受主使人因信称义和靠主成圣的救恩之时,就包含了靠主的恩助悔改认罪,并立志遵行上帝律法的本分在内。因经上说:『凡犯罪的就是违背律法,违背律法的就是罪。』(约一3:4)。『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3:20)。因此主和信从祂的人所订立的救恩的圣约,实际上是由主救恩的应许和上帝律法的要求两方面内容组合而成的,这也就是『新约』的实质内容。先知耶利米对此早有清楚的启示,希伯来书也对此作了引证。主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即指属灵的以色列人基督徒。罗2:28-29.9:6,7.3:7,26-29)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不用各人教导他们的乡邻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纪念他们的罪愆。』(来8:8-12.31:31-34)。

       果然,罗马教廷『恼恨圣约』,不但表现于践踏主的救恩,而也表现于删改上帝的律法。正如先前的预言中早已指出的:他『必想改变节期(原文为时间)和律法。』(但7:25)。上帝的律法包括上帝亲口颁布的十条诫命和它们所属的爱上帝、爱人的两大总纲(出20:3-17.22:37-40)。而罗马教会的十条诫命中果然将不可拜偶像的第二诫删除了;又将第四诫安息日(星期六)的神圣时间,更改为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甚至还曾以死刑强迫人遵守星期日,并禁止人守安息日,妄图藉此高举教皇的权柄在上帝和祂神圣律法之上。

       又由于主的『圣约』详细地启示于圣经之中,因此罗马教廷因着『恼恨圣约』,后来发展到对圣经也要加以迫害的地步──甚至以死刑禁止人翻译、印刷、阅读和传讲圣经等等。如『善恶之争』上提到:『数百年之久,她禁止圣经的销售,禁止人阅读圣经,也不准他们家里藏有圣经,而只让他们听取一班神父和主教们无原则的曲解圣经的教训,来支持自己的虚伪。在这种情形之下,教皇便几乎被公认为上帝在地上的代理人,并赋有统治教会与国家的权威了。』(第三章38页)。

      『任意而行』这句话是和『恼恨圣约』相连的,并且原文中无『任意』二字。『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意即罗马教廷不仅『恼恨圣约』,而且还有具体行动,『任意而行』。除了上面所提到的一些事例外,下面还将提述。

 

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

      预言中接着说:『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这是指罗马教皇在遭受上述赫如莱国、东哥特国,特别是『基提战船』所属的海上霸主汪达尔国的『攻击』之后,『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如教皇先是联络法兰克国王克罗维斯,为他攻打信奉阿利安派异端的哥特族王国,后又联络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为他拔除『三角』中余剩的二角,即汪达尔国和东哥特国。当时的法兰克国王和东罗马皇帝,虽然表面上都信奉基督教,但实质上不过是利用基督教为国教,以巩固和加强他们对国家的统治,因此预言中称他们是『背弃圣约的人』。正如先前的预言中也曾指称罗马皇帝康士坦丁等的心『反对圣约』一样。当然,这里『背弃圣约的人』在当时固然是指法兰克王克罗维斯和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等,在后来也是指一切和教皇『行淫』结盟,离道背教,迫害圣徒的国王。(启17:2)。

 

他必兴兵,他们必..

       预言中接着说:『他必兴兵,这兵(原文为:他们)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

       这首先是指当时罗马教皇借着法兰克国王克罗维斯CLOVIS(公元481-511年为王)以及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AN527-569年为王),后来又借着和教皇互相结盟的各国君王所兴起的军兵。(启17:2)。这些军兵既帮助教皇战胜政敌而兴起,又继续成为他『亵渎圣地』『离道反教』的工具。

       克罗维斯曾首先和教皇结盟,为他兴兵攻打接受阿利安派信仰的哥特族王国。教皇也欣然为加强他的国权而效劳。现引证一些资料如下:

       『主后508年,罗马教正在与敌人亚利乌斯派(阿利安派ARIAN)争战之时,借着有力的法兰克王哥罗维斯的帮助,得到了很大的好转。这一年乃是但以理12:11节中一千二百九十年时期的开始。这时教会已离开她合法的丈夫基督(林后11:2),而与政府联合起来。这种联合在上帝看来就和行淫是一样的。(雅4:4.17:2)。教会已经放下了「圣灵的宝剑」(弗6:17),而依靠政府的宝剑。(罗13:4)。下面所引证(的)几段话,是有名的历史家说的,可以使人更明白在那年有甚么事情发生。

      「哥罗维斯是法兰克王国中第一个信奉基督教的王,他在公历496年的圣诞节受洗。」(包伟着之教皇史卷一第295面)。

     「当时各教皇都是热诚的天主教徒,反抗着亚里乌斯派(阿里安派)。在法兰克人信道之时,亚里乌斯派的东戛(哥)特人占据了意大利的一部分,所以罗马教时刻皆在危险中。当教皇听见法兰克人信奉罗马教之时,他真是喜出望外,只要能够帮助抵挡那比外邦人更坏的亚里乌斯派,不管法兰克王作甚么,教皇都要为他祝福,被认为这就是为上帝的工作。因此在公历500年的左右,罗马教皇与法兰克之间便有了密切的感情,结果便成了亲密的联盟。这件事对于日后欧洲的历史,有重大的影响。」(伊利顿着「中世纪的研究」第66面)。

      「在公历507年之初,哥罗维斯在国会中曾经很激烈的宣誓说,那些亚里乌斯派的人占据高卢这么大部分,我们痛心的认为这是大错。借着上帝的帮助,我们去打败他们,将那地夺回来罢。」(哈京着「戛特人提奥多力」第199面)。

       「开战不久之后,戛特族便转身走,戛特王阿拉勒ALARIC被追上而遭杀戳。有人说是哥罗维斯亲手把他杀死的,在507年。这一次的驱逐西哥特族,便永远再未能统治高卢。」(剑桥中古史卷一第286面)。

       「在公历508年提俄多理(按:即东哥特王),攻打哥罗维斯,而且得了胜,在得胜之后,不知为甚么,他却与败方和好。至此亚里乌斯派的压迫便完了。」(史密斯着.但以理批注第328 页) 

       「哥特维斯是站在两个世纪的分界处,他使两种宗教相连合,他也侵占罗马皇帝在西方名义上的地位,这就为后来的沙里曼CHARLEMAGNE大帝开了一条路,使之把罗马与德国的文化溶合一起,教会与政府连合起来。」(赫登着.万国史卷七第72面)。

       「格罗维斯把政治的帝国和宗教的帝国,两种大势力溶合在一起。这样便保守了罗马国从前所创立的联盟。这种情形,在多年后,在欧洲的历史上发生很大的作用。」(亚当斯着中古史第144面)。』(姜从光林思瀚着但以理之研究254-256页)

       随后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又和教皇彼此结盟,曾于公元533年发布谕令,承认罗马教皇为普世教会的首领。教皇自然也甘愿为加强东罗马皇帝的权力而效劳。接着查士丁尼又差遣名将贝利沙溜率领大军,帮助罗马教皇,于公元533-534年进攻并覆灭了汪达尔王国,又于534-538年打败了东哥特王国,攻占并守住了罗马城,最后又于553年撤底击溃了东哥特王国的反扑。这样那阻挡教皇势力兴起的『三角』中的最后二角,(汪达尔和东哥特),就被『拔出』了。(但7:8,20,24)。罗马教皇终于在公元538年开始执掌大权,而名符其实地登上了教皇的宝座。(关于这方面的详细资料,可参看前面第十一题但以理七章中的解释)

       总之,罗马教皇先是藉法兰克国王克罗维斯『兴兵』攻打信奉阿利安派异端的哥特国等,后又借着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兴兵』覆灭汪达尔和东哥特国等,从而拔出三国中最后二角而兴起掌权。以后他又继续藉助这些兵力以及和她联盟的各国君王的兵力,进行种种亵渎圣地、离道背教、迫害圣徒的事。

 

罗马教廷亵渎圣地、保障

      正如预言中所说:『这兵(原文为他们)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

       『亵渎圣地,就是保障』,按原文结构,『圣地』和『保障』并列,故可直译为:『亵渎圣地、保障』。所谓『圣地』按原文和英文圣经重译本(R.V.)即为『圣所』。新约时代的『圣所』实际上是指天上的真圣所,上帝宝座和基督中保工作的所在(来8:1-2.9:24);同时也可指地上的教会。因教会在灵意上也是『主的圣殿』,『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2:20,21. 1:23)。而此处的『保障』,(原文和英文含有『要寨』『堡垒』的意思),也是指信徒信仰与灵性的保障,既可指主的教会,因『永生上帝的教会』原应成为『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也可指圣经的真理,包括主的救恩,上帝的律法,以及一切与之有关的要道信仰在内。因圣经的真理更是信徒信仰和灵性的保障。

      教皇借着和他结盟的地上列国君王的兵权和势力『亵渎圣所、保障』,具体的表现举例如下:『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帖后2:4.7:8,25.13:5),『开口向上帝说亵渎的话,亵渎上帝的名并祂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启13:6),『离道反教』(帖后2:3),『将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但8:2),『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但7:25),并『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启17:6)。

       例如有罗马教一本书,『名先知之光,此书中有记载历代教皇自称之名目,如至圣元首、诸父之圣父、至大祭司、代基督之位者、宇宙间教会之元首、第二位上帝、万万不能错之教皇等僭妄的名号。』(圣道指引20页)。罗马教皇『也被称为「主上帝教皇」,..他要众人都向他敬拜。』(善恶之争第三章37页)

      罗马教皇还曾立马利亚为神,称马利亚是『天主上帝的母亲』。早在公元431年罗马教会就已开始通过『拜马利亚及诸圣像』,又于715年通过拜偶像。(但以理之研究128页)。又于公元787年召开尼西亚会议,『为要批准对肖像的敬拜。』(圣经手册974页)。十三世纪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还制定了『弥撒祭』迷信教义,说甚么已使圣餐的面饼变成了真活的基督,真活的天主上帝。正如善恶之争上所指出:『罗马教的神父们竟伪称他们能借着他们那种无意义的迷信仪式,把普通的酒和饼变成基督的真肉、真血。他们怀着亵渎僭越的心,公然宣称自己有创造万有的创造主上帝的权能。他们甚至用死刑来威胁一切基督徒,要他们承认这种可憎的、侮辱上天的异端。成千成万拒绝这种教条的人,竟被处火刑焚死。』(第三章46页)。这一切言行也都是对上帝圣名的严重亵渎。

       罗马教还宣称马利亚为『天神(天使)之母』『造物(即被造之物)之母』。又宣称『神父的地位..远超过天神(指天使)的地位,因为天神不能成耶稣的身体,也不能赦人的罪。』又宣称教皇头戴三层冠冕,代表教皇是天上的王、地上的王和炼狱的王。这一切言行也都亵渎了『那些住在天上的』。

      此外,罗马教还删改了存放在约柜中的上帝的十诫律法,将不可拜偶像的第二条诫命取消了,又将第四条诫命吩咐人遵守的安息日,更改为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同时罗马教也取消了主的救恩,叫人向马利亚祷告,却不向上帝祷告;以马利亚为中保,却不以基督为中保;求神父赦罪,却不求基督赦罪。这一切背道活动实质上也等于是践踏了天上圣所中的神圣的约柜,破坏了其中的律法,并废除了上帝施恩的宝座,从而也亵渎了上帝在天上的真圣所。

      再者,上述的一切离道背教的言行,实际上也同时亵渎了上帝在地上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即主的教会和信徒心灵中的殿,并也亵渎了教会和信徒在信仰和灵性上的保障。此外,罗马教会在中古时期不但离道背教,而且还迫害持守圣经纯正信仰的圣徒。据有人统计,在中古时期被他杀害的圣徒,至少有五千万。这也是罗马教会『亵渎圣所、保障』的又一方面严重的表现。

 

罗马教廷除掉常献的祭祀

      罗马教廷不但『亵渎圣所,就是保障』而且还『除掉常献的燔祭』。这和论到但以理八章『小角』的预言相同:『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君旅践踏,..』(但8:11,13)。

      这里提到『常献的燔祭』,在原文中是:『常献的』,没有『燔祭』二字。在古时旧约地上的圣所中,常献的祭祀,至少有以下四种:一是每日早晚常献的燔祭,二是每日早晚同时献的素祭和典祭(民28:3-8),三是每日早晚常献的香(出30:7,8),四是常献的陈设饼,每安息日换一次(民4:7.24:5-9)。

       以上四种常献的祭祀,实质上都是预表基督和基督的救恩的。因前面已有详细讲解,此处不多重复。简单地说,燔祭的羔羊,被献在坛上,预表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血舍命,完成赎罪的大功。祭司天天早晚献燔祭,预表我们的新约大祭司基督天天不断以祂的宝血在上帝宝座前为祂的子民赎罪。素祭预表基督圣洁无罪的品格,一生完全的仁义。典祭也预表基督的功劳和义行。正因为基督是完全圣洁无罪的,祂才能为我们舍命流血,完成赎罪的大功。因此祭司献燔祭时,必须同时献上素祭告典祭。每天早晚献燔祭和素祭典祭,也预表上帝子民要天天不断信靠基督宝血赎罪的功劳而因信称义,并天天不断信靠基督的恩助而因信成义。祭司每日早晚献香,预表基督在上帝宝座前也不断以祂的功劳和义行为我们代求,并使我们的祈祷能在上帝面前蒙悦纳。常献的『陈设饼』预表基督是我们生命的粮。主说:『我就是生命的粮(按原文可译为饼),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又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35,51.53-58)。

      罗马教廷果然对基督上述几方面的救恩工作,都进行了破坏。就如教皇僭取了基督独有的尊称、地位和权柄,自称是『永远的大祭司』『宇宙间教会的元首』『上帝和基督的代理人』,并擅自除掉常献的祭祀。具体表现在使人不信靠基督赎罪宝血的功劳,而却依靠自己的苦修、善行、朝圣和购买罗马教的赎罪券;不信靠基督的中保代求和赎罪的工作,而却以马利亚为中保,向马利亚祷告,求马利亚在上帝面前为他们代求;不向上帝认罪,不求基督赦免,而却叫人跪在神父、主教、教皇面前认罪,求得他们的赦罪;不以信心真正领受生命的粮,在灵性上去吃主的肉,喝主的血,不断追求因信称义和靠主成圣,而却叫人迷信神父手中的所谓『弥撒祭』──被宣称为真活的基督,真活的天主上帝,等等。

       怀爱伦提到:『在罗马教开始掌权的时候,也就是黑暗时代的开始。她的势力愈增强,而黑暗也就愈形加深。人的信仰便从那真的基础基督,转移到罗马的教皇身上了。一般人为要求得赦免和永久的救恩,就不再信赖上帝的儿子,却代之以仰望教皇和他权威的代表人──神父与主教了。他们受教说,教皇是他们地上的中保,若不借着他,无人能到上帝面前;而且对他们,他是代表上帝,所以人人必须绝对的服从。人若偏离了他的命令,就足以使最严厉的刑罚临到自己的身上和灵魂。因此众人的心便远离了上帝,而转向容易犯错误、荒谬、而残忍的人,..』『他们受教,认为非但要仰望教皇为罪人的中保,同时也要靠自己的行为赎罪。长途跋涉去朝拜圣地,刻苦修行,敬拜圣物,以及建造教堂、神龛、祭坛,并捐献巨款给教会──这些事,以及诸如此类的行为,是要用来平息上帝的怒气,或获得祂的恩宠的。他们把上帝看作凡人一样,以为祂会因琐事而震怒,并可用礼物或苦行来和解的。』(善恶之争第三章41-42页)。

 

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

       罗马教皇借着法国国王克罗维斯,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以及和他结盟的列国君王『兴兵』,不但是『亵渎圣所,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祭祀)』,而且还要『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原文是单数,可指事、也可指人)。』

       但以理九章的预言中曾有类似的用法:『必有一王的民(指罗马国的军队)来毁灭这城(指耶路撒冷)和圣所,..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但9:26,27)。主耶稣的预言中也曾提到这事说:『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那时在犹太的应当到山上。』(太24:15,20)。这里所提到的『那行毁坏可憎的』,显然是指罗马国,或罗马皇帝及其军队。罗马国曾于公元70年毁灭耶路撒冷圣城和圣殿。至于但以理十一章预言中提到的所要『设立』的『那行毁坏可憎的』(事或人)则是指的继承罗马帝国的罗马教廷。

      预言中所以称她是『行毁坏..的』,是因『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指政教勾结的离经背道教训)。『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启17:2.18:3)。而另一方面对那些拒绝喝她淫乱之酒的圣徒,却加以无情的迫害和残杀。预言中所以称她是『行..可憎的』,特别是指她采纳了炼狱的异端和招魂术的邪道。她所宣扬的所谓死去的圣人和信徒的显灵,实质上是出于魔鬼邪灵的假冒,正如古时邪灵冒充先知撒母耳向扫罗显现一样。正由于招魂术的盛行,正由于末后三合一宗教势力的形成,于是『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巴比伦大淫妇也成了『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启18:2. 17:5)。

       并且正如预言所指出的,这一『行毁坏可憎的』罗马教权制度,正是罗马教皇借着和她联盟的列国君王『兴兵』,建立起来的。例如当时罗马教皇,首先借着法兰克国王克罗维斯的兵力,于公元508年结束了对哥特国的争战,以后又借着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的兵力,于533538年,拔除了『三角』中余剩的『二角』(汪达尔王国和东哥特王国),而正式登上教皇宝座,开始执掌大权,并使基督的教会彻底变质为罗马教会。因此从这一意义上来说,被预言称为『那行毁坏可憎的』罗马教权及其教皇制,乃是在公元508年和538年正式开始设立的。(前者508年为但以理书12:111290年的起点,后者538年为但以理书7:25中开始掌权逼迫圣徒的1260年的起点)。第十三世纪时,教皇权势达到顶峰,1798年受到死伤的打击(但7:25. 12:7,11.13:4),末后的势力还将东山再起。(启13:3)。

       『圣经手册』上对此提到:『教皇职权乃是一个逐渐形成的发展,最初显为世界列强之一是在第六世纪。教皇政权的最高峰是在第十三世纪。..』(979页)。『教皇政权乃是建立在罗马帝国的废墟上的,利用基督之名而霸占了该撒的宝座,是罗马帝国原形的复兴,其中充满了罗马帝国的精神。罗马帝国的亡魂再一次复苏,而披上了基督教的外袍。我们知道教皇大多数都是意大利国藉的人。』(1011页)。『教皇个人的品格:有些教皇乃是非常好的人,而有些却是不可言喻的败坏。大多数的教皇都是孳孳贪图权势财富。不错,神在天主教会中也拥有祂的圣徒,但是他们多半是在梵谛冈之外的。那些自称为「基督之代表」者,一点都不似基督。..虽然教皇们的品格行动,方法,以及杀人流血的案件是那样的令人瞪目咋舌,而他们竟然仍以「神父」自居,而宣称他们乃是基督之代表人,是绝对无错误的,并且宣称他们在地上乃是站在全能神的地位上的,更宣布说顺服教皇乃是得救的不二方门。』(1011页)。

 

勾引列王迫害圣民和当时圣民的情况

 

      (十六)预言中继续提到罗马教皇对列国君王的勾结和对上帝子民的迫害,以及上帝子民在此时期中的情况:『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上帝的子民,必刚强行事。民间的智能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智能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但11:32-35)。

 

勾引作恶违背圣约的人

       『作恶违背圣约的人』,显然是指一切效忠于罗马教廷而又迫害持守圣经纯正信仰的上帝子民的人们,特别是指其中列国的君王、统治阶层等等。

       『他(指罗马教廷)必用巧言勾引』。的确,历代以来罗马教廷对一切效忠于她而又迫害上帝子民的列国统治者,总是竭力加以『巧言勾引』的,为要和他们相互勾结,彼此利用,以增强自己的势力。以致在罗马教廷的『巧言勾引』下,『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启17:2)。

       例如1957年苏联的约.拉甫列茨基所着,柔水所译的『梵蒂冈宗教与财政与政治』一书中提到:『梵蒂冈总是竭力和每个历史时期最强大..的国家友好,和它结成联盟,使自己的利益得到保证。中世纪早期教廷勾结的这种力量是法兰克王国,其后为德意志的皇帝,十六和十七世纪时为西班牙,随后为奥地利,十九世纪上半叶为法国,十九世纪末期为德国和沙皇俄国,..以后是法西斯意大利和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起为资本主义阵容的主导国家美国。』(224页)。

      例如中古时期罗马教属下的所谓『耶稣会』教团所进行的种种罪恶不法活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海莱博士提到:『这一个教团是由一个西班牙人罗耀拉根据绝对无条件顺服教皇的原则而发起的,宗旨就是要夺回那些曾陷落在更正教徒与回回教徒手中的土地,并要克服整个异教的世界都归入在罗马公教旗帜之下。他们主要的目的是要完全毁灭异端者(所谓异端就是那些异于教皇所思所言的教义),只要达到目的,任何手段都是合法可用的,即如欺骗,不道德,罪恶的引诱,甚至谋杀。他们的标语是:「为着神更大的荣耀」。他们的方法是从学校入手,特别注意那些望族的儿女,在各学校中企图得到对学生完全的操纵。关于认罪方面,特别对于君王、太子与地方长官等,尽了引诱犯罪的能事。为要取悦他们,用权力压迫地方官长来执行异教徒裁判所的处决。他们应当负责在法国所发生的事件,即如圣巴多罗买的大屠杀,宗教的战争,对休该诺HUGENOTS教徒的逼迫,撤销南特NANTES容纳新教徒的法令,以及法国的大革命。他们在西班牙、荷兰、南德、玻希米亚、奥地利、波兰、及其它国家也曾施行了不胜其数的大屠杀。他们就是利用这些残酷手段来阻遏南欧洲的改教运动。』(圣经手册1005-1006页)。

       在上述罗马教皇和列国君王勾结一起逼迫、利诱、辖制人民信仰与良心自由的情况下,除少数人死心塌地的效忠于罗马教廷外,一般的人们都心中不服,却没有人敢反抗教皇的命令,揭露罗马教背道的言行。

 

认识上帝的子民必刚强行事

       然而另有一等人却敢于坚持并传扬圣经中的纯正真道,抵制罗马教的背道言行。正如预言中接着指出:『惟独认识上帝的子民,必刚强行事。』

      例如中古时期的瓦典西人、阿比尖西人以及其它许多坚守纯正真道,为主英勇殉道的人,都是属于这一等『认识上帝的子民』。他们都曾『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节)。都曾『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前6:12)。都曾抱着宁死不屈的心志,『至死忠心』于主(启2:10)。

 

民间的智能人多日遭受迫害

      预言中继续论到他们说:『民间的智能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

       这里『民间的智能人』显然就是指上述『认识上帝的子民』。因经上说:『敬畏耶和华是智能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这里的『智能人』也特别是指民间的传道人,也即那些『使多人归义的』人,正如主的使者在后面的预言中论到他们说:『智能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远。』(但12:3)。由于当时这些认识上帝的子民和传道人,都是罗马教会当局迫害的对象,以致他们都只能隐藏于旷野,散布于民中,因此预言中称他们是『民间的智能人』。他们虽然『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提后4:5),然而正如预言中所指出的:『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

       这里的『多日』也就是指预言中论到罗马教廷掌权迫害圣民的1260日,也即1260年,从公元538年起到1798年止。(但7:25.12:7.12:6,14. 13:5.14:34.4:6.9:24,25.)。的确,在罗马教廷掌权迫害圣民的1260年的漫长时期中,在上帝美意的许可之下,有许许多多上帝忠心的圣仆和子民或被刀杀,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以下引证一点资料:

      例如关于瓦典西人WALDENSES所受的迫害:他们当时散布于法国南部,意大利北部。他们教会最早的起源应追朔到使徒时代。善恶之争一书上提到:『在抗拒罗马教势力的各教会中,瓦典西宗派可算是站在最前列的了。教皇设立宝座的地方,恰好也就是他腐化影响和虚假教义受到最顽强抵抗的地方。瓦典西人住在意大利北部的庇德蒙省,这一带的教会坚持独立数百年之久,可是过了多年,罗马教终于强迫他们归顺。..凡要保持古代传统之信仰的人就撤退了,其中有些人离开了阿尔卑斯山地带,到国外去高举真理的旗帜,还有一些人退到偏僻的山谷里和高山上,在那里保持他们敬拜上帝的自由。..他们乃是为使徒时代的信仰,就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而竭力争辩。..在悠久的黑暗和叛教时期中,总有一些瓦典西人否认罗马教的至高权力,拒绝敬拜偶像而遵守安息日。在反对势力最猛烈的摧残之下,他们保持了自己的信仰。他们虽遭刀枪的杀戳,和火刑的焚烧,但他们仍为上帝的真理和祂的尊荣屹然立定,毫不动摇。高山峻岭..成了瓦典西人的藏身之地。在这里,真理的火炬在中世纪的黑暗时代中得以长明不灭。在这里,真理的见证人保持了亘古不变的信仰,竟达一千年之久。』他们以圣经为他们生活的唯一准则,高举救恩,虔守上帝的律法,热切从事传道救灵的圣工,并坚决反对教廷的专权、腐败、迷信和异端。『他们虽然受到十字军的袭击和残忍的屠杀,但他们仍不住地派遣他们的传教士去散布宝贵的真理。他们被追逼以至于死,但他们的血浇灌了所撒的种子,这种子也结出果实来。』(善恶之争第四章)。圣经手册上也提到,最后『除了他们仍有少数的人散在土林TURIN西南部的阿尔平山谷ALPINE VALLEY之外,他们..都渐渐消灭了。这是一个硕果仅存的中世纪教派,..现在他们乃是意大利主要的更正教团体。』(1015页)

      又如关于阿比尖西人所受的迫害,圣经手册上提到:『他们是散布在南法、北西班牙与北意大利。在讲道中他们是反对僧侣阶梯的不道德、访圣、崇拜圣徒与遗像,完全反对僧侣阶级并他们的擅取权柄,批评教会情况,反对罗马教会专权。他们是多多的应用圣经,度舍己克苦的生活,并有追求道德上的热诚。在主后1167年,他们曾拥有南法国大半的人口,在主后1200年他们在北意大利的人数也是众多。1208年教皇英诺森三世曾发动了一次十字军运动,接下去就是一次歼灭的血战,乃历史上罕有的浩劫,无数的城市都遭到了刀剑,其中的居民不论年龄、性别,一概被处死。在1229年异教徒裁判所创始了,约在一百年之内,亚勒比根斯(阿比尖西)的教徒几乎都消灭殆尽了。』(1014页)。

      而另一方面,在罗马教统治区内,也有无数上帝忠心子民或被刀杀,或被火烧,或被囚禁抢夺。就拿罗马教的『异教徒裁判所』来说:『任何的嫌疑犯都可能受酷刑,而对于谁是控告人则毫无所知。..那裁判所的主持人一宣布了某人的罪状后,那犯人就被解到地方的民事政府那里终身监禁,或被烧死。那受害者的产业要被充公,由教会与政府平分。在紧接着英诺森三世以后的一段时期,异教徒裁判所曾在法国南部作了非常毒辣的工作,并在西班牙、意大利、德国与荷兰等国宣布了大批的人为异端者。..据报自主后1540-1570年三十年之中,更正教徒被处以死刑者不下九十万人。..这异教裁判所乃是历史中一件最卑鄙的丑事。这乃是教皇们所设计的,用以维持他们的地位约共有五百年之久。』(圣经手册999-1000页)。   

 

他们将要仆倒时必稍得扶助

      预言中接着论到上帝子民的情况说:『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按照原文本节经文可译为:『他们将要仆倒的时候,必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或甜言密语,或伪善,或顺利圆滑的事)加入他们。』

      英文『圣经注释』上提到:『「谄媚」,希伯来文..意为「顺利、平滑、狡猾的事」(SMOOTH, SLIPPERY)(见但8:25)。这是撒但经常用的方法,使他的道路显得比上帝的道路更为容易。在整个基督教的历史中,上帝自己的百姓已坚持了基督在祂的话中所形容的道路:「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14)。』(SDA圣经注释874页)。

       『他们将要仆倒的时候,必稍得扶助。』这和启示录中另一有关的预言相同:『蛇就在妇人(指旷野教会)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河水代表军队、政权,也代表异端邪道迷惑人的力量)。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中吐出来的水(原文作河,这是指当时欧洲兴起了一些支持宗教改革运动的国家,以及后来美洲新大陆的发现,都成了基督徒的避难所和保护地,并阻止了教皇势力的进攻)。』(启12:15-16

      而这段预言也果真是这样应验的。当十三世纪教皇离道反教、迫害圣民的势力达到顶峰,妄图借着十字军的屠杀,异教徒裁判所的迫害,将瓦典西人、阿比尖西人以及其它一切上帝真子民除灭净尽之时,上帝也迅即在一些地区和国家中兴起了宗教改革运动,藉此给祂子民一定援助。例如十四世纪被称为『宗教改革运动的晨星』的英国宗教改革家威克力夫的兴起,十五世纪捷克宗教改革家胡司和耶罗的兴起,以及十六世纪各国的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喀尔文、萨文黎和其它多位的普遍兴起,曾在许多国家中发起了宗教改革运动,抵制了罗马天主教会的迫害势力,并建立了新生的基督教会。而在这些建立了基督教的国家和地区,便成了上帝子民的避难所和保护地。以后十七世纪美洲新大陆的发现,又成了其它受到迫害的上帝子民的庇护所和移民地。

      然而正当上帝子民『稍得扶助』,新生的基督教会普遍开始建立起来,并获得政权的支持之时,『却有许多人(例如利用基督教的统治阶级,以及没有真正重生和献身的人,雇工和机会主义份子等等),用谄媚的话(或甜言密语,或伪善,或奉承、圆滑的事),加入他们。』

       果然,正如我们看到,在新生基督教势力强大的国家中,教会又逐渐开始走上了政教联合的世俗化的老路,以致教会不但在宗教改革的事上各守宗派,停止不前,而且也在灵性信仰的事上逐渐变质了。例如英国国教圣公会对『清教徒』(也就是持守圣经纯正信仰的基督徒)的迫害,就是明显的一例。又由于教会中逐渐加入了许多没有真正重生和献身的传道人和工作人员,以致先前马丁路德等各位宗教改革家,从圣经中重新领受的『因信称义』的伟大真理,也竟然被有些教会以信心脱离行为,福音脱离律法的『唯信主义』的谬道所代替,而另一些教会却又趋于相反极端,重又回到了靠守律法得救的『唯法主义』的错误道路上去。此外当时似是而非,迷惑人心的『唯理主义』的盛行,也败坏了不少神学院和教会中没有真正信仰根基之人的信心。以致于新建立的基督教会不久之后又逐渐衰退到主所责备的『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撒狄教会时代的情况中了。(启3:1-6

 

有些人被杀为要熬炼其余的人

      让我们再回到先前的宗教改革时代中,当时在某些国家中虽有宗教改革运动的兴起,新生基督教会的建立成功,但在另一些国家中罗马教廷的势力仍然甚为强大,不但镇压了这些国家的宗教改革运动,而且不断想方设法对其他各国的宗教改革运动进行疯狂的反扑,对新生的基督教会进行无情的消灭,并且罗马教廷在这方面的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如当时『耶稣会』JESUITS 的组织就是为粉碎宗教改革运动而设立的,是直属于教皇领导的一个最凶恶、最残酷的组织。他们主持了当时的『异教徒裁判所』,发动了『在法国所发生的..圣巴多买的大屠杀,宗教的战争,对休该诺教徒的逼迫,撤销南特容纳新教徒的法令..他们在西班牙、荷兰、南德、玻希米亚、奥地利、波兰,及其它国家,也曾施行了不胜其数的大屠杀。他们就是利用这些残酷手段来阻遏南欧洲的改革运动,而为着教皇政权图最后的挣扎,以免遭受全部覆没。』(圣经手册1005-1006页)。以致当时在南欧洲有许多忠心的基督徒为主英勇殉道。

      这一切事也是在上帝美意许可之下,既使殉道者本人得到了造就,也借着他们为主的真道作了最荣美的见证,同时也为要熬炼其余的圣徒。正如预言中接下去所指明的:『智能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原文和英文为:直到末期。参但12:4,9)。』

  这里的『末期』首先是指公元1798年,这是教皇掌权迫害圣徒1260年的结束之年,也被认为开始进入末后时期的年代;但也有人以公元1844年开始查案审判,洁净圣所的年代作为开始进入末后时期的年代,但以理8:19也称之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定期。』这里的『末期』其次也是指查案审判结束后,基督复临的大日,这也是末期的结束。

      预言中接着说:『因为到了定期(首先是指公元1798年,以后指基督复临),事就了结。』是的,在上帝伟大、圣善、美好的旨意中,天下万事都有定期。大至于上帝借着基督救赎人类的伟大计划,小至于我们个人人生经历或日常生活中的微小机遇,都有定期或定时,至于上帝子民所经受的一切熬炼,同样也都是在上帝的掌管之下,并有一定的时期,不会不必要的拖长一天,也不会随便减少一天,一切都是为了使上帝忠心的子民获得最大益处!正如炼一炉钢铁,时间不够,火候不到,炼不成钢铁,而时间过长也会造成损害。照样上帝也要亲自掌管一切,严密控制时间和火候,为要把祂的子民炼成最宝贵、最纯净的精金,可以荣耀上帝,造福万民,并也使他们自己得蒙更大的福惠,直到永远。正如经上所应许的:『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罗8:28)。

 

用奇异话攻击万神之神等表现

 

      (十七)预言中继续论到罗马教皇任意而行,自高自大,攻击万神之神,以及滥用权柄等表现,预言中是这样说的:『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拜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但11:36-39)。

 

自高自大用奇异话攻击万神之神

       让我们先来看:『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这和圣经中别处论到罗马教皇的预言相同。例如但以理8:11-12,25论到八章小角(既指罗马皇帝,也指罗马教皇)说:『他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他将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他..心里自高自大,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但以理7:25论到小角教皇说:『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帖后2:4 论到他说:『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启示录13:5-6论到他说:『又赐给他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他,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兽就开口向上帝说亵渎的话,亵渎上帝的名..。』

      关于上述这些预言都已在中古时期精确地应验在罗马教皇的身上。有关资料的引证,可参看各有关预言的解释。这里不多重复,只是略为提述一下。当教皇自称是『主上帝教皇』『第二位上帝』『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并『头戴三层冠冕』,而『代表作天上、地上和炼狱之王』,以及公然删改上帝的十诫律法,删除不可拜偶像的第二诫,并将第四诫中安息日的神圣时间更改为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并残酷迫害上帝子民时,他确已『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此外,他也确已『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

      例如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1198-1216年)曾制定了圣餐的饼、酒变成耶稣实在的血肉的异端。(圣经手册999页,善恶之争第三章46页)。

      在罗马天主教的『教理详解』一书中,我们也可看到这种『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的亵渎性的问答对话:『问:神父在甚么时候用这个权柄呢?答:在弥撒当中,举扬圣体的时候。神父代替我主耶稣一念了成圣体圣血的经,就有吾主耶稣的圣身圣血。问:成了圣体圣血,还有面酒的体么?答:没有了,只剩下面酒的形像。面酒的体全变成了吾主耶稣的圣身圣血。』『问:圣体里头,只有吾主耶稣的圣身,没有他的圣血么?答:不是的,吾主耶稣圣身是有血的圣身,他的圣血并不在圣身外边,所以一念了成圣体的经,面饼就变成吾主耶稣圣身,连着也有圣血。一念了成圣血的经,葡萄酒就变成吾主耶稣圣血,连着也有圣身。..所以一有了吾主耶稣圣身,就有了吾主耶稣的圣血,圣灵魂,并耶稣的天主性(即指神性)在一处。』『问:吾主耶稣在圣体里头是死的,是活的?答:是活的。因为在圣体里的吾主耶稣就是现今在天堂上的吾主耶稣。他的身子是活的,不是死的,并且也有复活后肉身所受的光明、神透、神速、无伤四样奇恩。(即:发大光明,超过太阳;能透有形之物,像神体一般;极其轻快,与天神无异;不受损伤,永不能死。』『问:圣体里头也有天主圣父、圣神(即指圣灵)么?答:也有天主圣父、圣神。因为天主的本性是不能分开的,所以完全有天主三位。』(教理详解第八版245,246页)。

       又如罗马教皇将马利亚神化,并有意称马利亚为『天主的母亲』(意即『上帝的母亲』),这又是『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的另一实例。就让我们看一下『教理详解』中有关这方面的亵渎性问答。『问:圣教会为甚么加这几句经?(指圣母经的第二部分)。答:第一,圣教会愿意我们在一总人面前,认识圣母是天主(上帝)的母亲。第二,愿意我们常常求圣母保护我们,特特在临终的时候。问:圣母怎么是天主的母亲?答:因为圣母生了吾主耶稣,真是人,也是真天主,所以称圣母是天主的母亲。虽不说是天主三位一体的母亲,到底实在是吾主耶稣真天主的母亲。』(325页)。其实马利亚不过是耶稣肉身的母亲,而绝不能称她是『天主(上帝)的母亲』。因马利亚毕竟是人,而不是神。况且马利亚虽然蒙选为耶稣肉身的母亲,但也并不能因此而使她在一切属灵福分和地位上超越一切主的圣仆与圣徒。正如有一次,『众人中间有一个女人(对耶稣)大声说,怀你胎和乳养你的有福了。耶稣说,是,却还不如听上帝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路11:27,28)。另一次当耶稣的母亲和弟兄来找祂时,祂回答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着门徒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太12:48-50)。

 

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

      预言中接着说:『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这和前面论到八章小角的预言相同:『他将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事情顺利,任意而行..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但8:12,24,25)。

      『他必行事亨通』,不但是指中古时期『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即1260年),而也是指末后『死伤..医好』后还将『任意而行,无不顺利』(启13:1-10),直至『主的忿怒完毕』。

      此处『主的忿怒』显然是指上帝在末后所特别降于巴比伦大城及跟从她之人的『七灾』中所显示的『上帝的大怒』。正如使徒约翰在异象中看到:『我又看见在天上有异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灾,因为上帝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启15:1.另参赛26:20,21)。七灾中的最后一灾,尤其是直接刑罚以大淫妇为首的巴比伦大城的。正如第七灾中提到:『上帝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她。』(参:启16:19.17.18.19:19-20)。

  此处『主的忿怒』显然也包括主复临时所带给『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又称为『不法之人』,以及一切恶人的毁灭。正如预言中所指出的:『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帖后2:8-12)。『其余的被骑白马者(预表复临时的基督)口中出来的剑杀了。』(启19:21,11-16.另参启6:14-17.鸿1:2-6.3:8)。

 

他必不顾任何神

       预言中接着说:『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

       要明白罗马教廷『不顾他列祖的神』具体是指甚么的,首先需要明白罗马教廷的列祖是谁?从预言和历史事实来看,由于罗马教廷曾继承了罗马帝国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参启13:2),因此异教罗马帝国便成了她列祖之一。从预言表号来看,古代巴比伦是末后巴比伦的预表(参启17章),因此古巴比伦也可视为她列祖之一。从祭司的制度来看,由于别迦摩的年老国王阿达鲁ATTALUS三世,曾于公元前133年将自己拥有的巴比伦神秘宗教大祭司长的职分赠与罗马皇帝,以后罗马皇帝又于公元378年将此大祭司长的职分赐给罗马主教,以致后来罗马所有的教皇都取用这个称呼,(见但以理书之研究235-236页)。因此在祭司制度方面,别迦摩又成了古代巴比伦和末后巴比伦之间的桥梁。再从信仰的内容来看,善恶之争一书上说:『异教与基督教的妥协,终于产生了预言所示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上帝的的「大罪人。」..』(第三章37页)。圣经手册上也提到:『哈那克说:「..罗马天主教乃是原始的基督教加上希腊和罗马的异教信仰。」』(961页)。由此看来,异教希腊和罗马,并原始的基督教也可视为罗马教信仰方面的列祖。虽然如此,罗马教廷却是『不顾他列祖的神』,因他是迫害一切异邦宗教的,无论是罗马的、希腊的假神,或巴比伦的,别迦摩的异教,都在禁止之类,并且她也仇视原始基督教的纯正信仰,迫害一切坚守圣经真理,至死忠心于基督的上帝子民。

       『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按原文和英文应译为:『也不顾妇女的愿望(或欲望、想望)。』这是指罗马教廷从多方面破坏了上帝所设立的神圣的婚姻制度。

      圣经手册上提到:『利欧一世LEO440-461年)曾颁布了禁止祭司结婚的命令,以致祭司的守童身成了罗马天主教的一条律法。但是我们知道守童身曾造成了许多坏事。历代以来那些祭司罪恶昭彰的不道德,已经使教会受了外邦人极大的毁谤。』(967页)。

      例如罗马教皇『约翰十二世(主后955-963年),几乎每一件罪都被他犯尽了,即如强奸童女、寡妇、与他父亲的情妇同居,使教皇的宫廷变成一个妓馆。最后当他与一个妇人正在行淫时被那妇人的丈夫所杀死。』又如『本尼狄克九世BENEDICT1033-1045年)的恶行远远超过约翰十二世多多倍,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的杀人强奸,在殉道者坟莹边抢掠那些访圣客』,当那时『可以说没有一个罗马的教牧僧侣是没有犯奸淫与用钱购买圣职的罪。这一种可怖的局面发出了改革的呼声来。』(圣经手册994,995页)。于是罗马教内部也出了一位改革者『贵钩利七世GREGORY(即希德布兰)主后1073-1085年,他最大的目的就是改革那些任圣职僧侣。当时在僧侣们中间最盛行的两件罪就是淫乱与用钱买圣职。贵钩利为着对付他们的淫乱,就坚持主张他们的独身主义。』(同上996页)。但以后的效果又怎样呢?

      例如圣经手册上后面接着提到:『教皇宫庭在亚威农共有七十年之久(即主后1305-1377年),..这些驻亚威农的教皇(共七人)都是贪得无餍的,征收苛捐重税,教会的职位都可以出售,发明了不少新奇职位来出卖,竭力使教皇的私囊饱满,供给奢侈荒淫的教廷。彼特拉克PETRARCH曾以抢夺、奸淫、及种种淫行的罪状指控教皇的宫廷。在有些教区,百姓都坚决主张神甫应有妻妾,而保守他们自己家庭的女儿不被污辱。』(同上1002页)。再如约翰二十三世,主后1410-1415年。他被一些人称为那坐教皇宝座者中最腐败的罪犯,几乎可说他是无恶不作。在菩隆雅BOLOGNA身为红衣主教时,曾有二百个处女及尼姑,有夫之妇与他私恋。他作教皇时也奸淫了不少的尼姑、童女,与他弟兄的妻子通奸..公开的否认来世的生活。』(同上1003页)。又如『庇乌二世PIUS,主后1458-1464年,有许多非法的私生子,公开的传说他引诱女人的方法..。保罗二世,主后1464-1471年,「他的家中充满了妻妾姘妇」。..英诺森八世,主后1484-1492年,因多妻而生了十六个儿女。..亚力山大六世,主后1492-1503年,..公开的承认并封立大量不合法而年幼的私生子,占据教会高贵的地位。..犹流二世JULIUS,主后1503-1513年,..他以红衣主教的身份戏弄独身主义,..利欧十世,主后1513-1521年,当路得开始改教运动时,正是他作教皇的时期,他是..一个色情狂者..保罗三世,主后1534-1549年,曾有许多不法的私生儿女。他是更正教一个倔强的敌人。』(同上1003-1005页)。类似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上行必然下效。教皇既是如此,何况下面的『圣职』人员呢?

      而另一方面,在中古时期罗马教廷和教会圣职人员这样腐化的影响下,社会上的情况更是不堪设想。在『梵蒂冈:宗教、财政与政治』一书中提到:『有一句谬语说过,在罗马甚么都可以买,这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事实上用金钱可以买到一切,从微不足道的乡村小教区,直到红衣主教的僧侣,从允许在斋戒期吃荤,一直到杀人和血亲婚配。』(弗里德里赫,贝藻立特,『德国宗教改革史』第一卷,1900年,第7页──梵蒂冈:宗教财政与政治17页)。

       『听悔审判厅出现在十二世纪末。』『梵蒂冈出售赎罪券的事务是由听悔审判厅经营的,并由它规定赎罪券的价格。..现在例举一些这张与众不同的价目表上的价格,..「饶恕在教堂内接触女人(肉体上)及有其它淫乱行为的人──六个格罗斯。」「饶恕强奸少女的人──六个格罗斯」「饶恕弒父、弒母、杀兄弟姐妹妻子以及其它血亲的人──五个或六个格罗斯」..』(同上22,23页)。当然这里举述的是当时教廷腐败的一些令人震惊的事例。当时还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的:『「洛脱」审判厅出现在十三世纪,这是教会高级审判机构。审判厅的主要收入是从离婚得来的。』(同上22页)。这又使我们想到了上述的预言:『也不顾妇女的愿望。』

       预言中又说:『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高自大,高过一切。』确实如此,中古时期许多教皇都表现了这种精神。『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虽然也有少数个别教皇表现良好的,但也不能改变整个教权的腐败情况。至于在教会的信徒中虽也有许多真诚敬畏上帝的,但因缺乏亮光和能力,也无可奈何。

 

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

      预言中接着说:『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此处一连三次提述的神──『保障的神』『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和『外邦神』,实际上都是指一个神,原文是单数。这一个神究竟是指甚么神呢?

      按原文『保障』的意思是堡垒或要寨,而且是复数名词。因此所谓『保障的神』,也就是指罗马教皇所设立的藉以统治、管理和辖制一切城堡、要塞的神,也就是教皇所依靠的帮助他『攻破(英文圣经重译本等译为「对待」)最坚固的保障(城堡、要塞)』的『外邦神』,或说『他列祖不认识的神』。那么这究竟是指甚么神呢?看来就是指罗马教皇所设立,罗马教会所敬拜的被称为『弥撒祭』的『圣饼』。罗马教把这种所谓『弥撒祭』的『圣饼』说得神乎其神,简直把它说成是基督活的化身,具有祂『复活后肉身所受的光明、神透、神速、无伤四样奇恩』,称之为『圣体』。他们更进而亵渎地声称:『圣体』里头除了有『圣子』外,『也有天主圣父、圣神(意即圣灵)。因为天主的本性是不能分开的,所以完全有天主三位..。』他们也要教徒每星期日等去教堂『望全弥撒』,『领(吃)圣体』,甚至鼓励教徒『日日领圣体』,还要『拜圣体』,说『因为圣体是全能的天主,实在是我们的真主,理当朝拜他。..』他们还狂妄地宣称:教皇、主教和神父有权柄使普通的面饼变成基督的,以至于三位一体天主(上帝)的『圣体』。于是他们就利用举行『弥撒祭』,制造『圣体』的权柄,和教徒群众对所谓『圣体』的迷信崇拜心理,作为对待、控制、甚至攻破各城堡、要塞的有力武器。

       例如罗马教一方面大肆宣扬『善领圣体』的重要,说:『圣教会命我们领圣体。到底天主也曾命令过。因为吾主耶稣在圣经上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不食我的肉,不饮我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头。』又说:『善领圣体得甚么效应?答:第一,善领圣体的人同吾主耶稣合成一个。第二,圣体养活灵魂。第三,除去小罪。第四,保佑不犯大罪。第五,赦免暂罚。第六,赏赐肉身许多的恩典。』(详见教理详解一书)。中古欧洲史上也提到,罗马教也在灾害时特别举行弥撒祭,『以求天佑』,『以为基督以面包(饼)之形式受人崇拜,最为虔敬。此种形式,凡遇荒灾或大疫时,必迎之游行于通衢之上,以求天佑。』『私人圣餐礼(弥撒祭)亦时时举行,尤以为死者超度为多。时人每有捐助基金专备牧师(神甫)为死者或死者之家属执行圣餐礼(弥撒祭)之用者..』(133-134页何炳松编译)

       而另一方面,罗马教又以此为武器,对凡不忠顺于教皇的君王、诸候所统治的国家、地区、或城堡、要塞,随时可下令停止举行弥撒祭等礼节,以对所在地的统治者和百姓进行恫赫,施加压力,直到他们屈服于教皇的权威为止。因罗马教认为,『教会又有下令教士停止执行教务之权,使全城或全国之人民无有以宗教自慰之地。』(同上134页)。

       再者,罗马教会举行弥撒时,也确是如预言所说:『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这和启示录174节所形容的装饰基本相同:『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装饰。』

       善恶之争上提到:『罗马教会的宗教仪式是最动人的。她那种华丽的炫耀和严肃的礼节,足能蛊惑人的视听,并止息理智与良心的声音。它的外表足以使人的视觉陶醉。壮丽的教堂,盛大的游行,黄金的圣台,珠玉的神龛,精彩的壁画,细巧的雕刻,都足以唤起人的爱美之心。..其实这种外表上的富丽堂皇和隆重的仪式,对于苦恼罪人的心灵不过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而已,反倒是该教会内部腐化的一个征象。原来基督的真宗教无需这些动人视听的外表作为推荐。在十字架所发的光辉之下,真实的基督教显明其为那么纯洁可爱,甚至任何外表的装饰都不足以增进其本质的可贵。上帝所重视的乃是圣洁的美,乃是温柔而恬静的心灵。』(第35586页)。

 

结盟营私为贿赂分地

      预言中接着说:『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但11:39)。

      的确,正如先前已经引用过的资料中提到:『梵蒂冈总是竭力和每个时期中最强大..的国家友好,和它结成联盟,使自己的利益得到保证。』此外,梵蒂冈也总是竭力和各国的统治阶层结盟,特别对那些承认罗马教皇的统治阶层,他更是『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例如教皇和法国国王查理曼的互相结盟,就是最特出的事例之一:

       圣经手册上提到:教皇『利欧三世(主后795-816年)为着报答查理曼在主后774年对教皇具有管辖教皇治下之州府的承认,曾在主后800年以「罗马帝王」的称号授予查理曼。这样就将属罗马与属法兰克的领域联合起来,而组成一个所谓「圣罗马帝国」。..法兰克的王查理曼(主后742-814年)..乃是当时最大的统治者之一。他在位共有46年之久,曾发动了多次战争,也获得了重大的胜利功绩。他的领域包括了近代的德国、法国、瑞士、奥地利、匈牙利、比利时以及西班牙、意大利的一部分。他与教皇都尽了互助的能事。』(989页)。

       『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贿赂』的原文为价钱、费用、报酬的意思。因此英文圣经K.V.本译为利益,RVRSV本译为报酬。如『有人提到教皇亚力山大六世于1493年为西班牙和葡萄牙瓜分新大陆的事,是应验此预言的一个例子。』(英文SDA圣经注释876-877页)。

       关于此次事件的前后经过和详细情况,正如『梵蒂冈──宗教财政与政治』一书中所论述:

       『菲迪南和伊萨培拉在得到哥伦布首次出海航行结果的情报后,即要求教皇亚力山大六世(巴尔特齐亚)颁发给他们昭书,使西班牙对新发现陆地的权利合法化。西班牙需要这种昭书,以保护自己不受葡萄牙人的排挤,因为葡萄牙人也在哥伦布活动的同一区域内进行探险。

      1493年亚力山大六世颁发了四张诏书,两张是53日颁发的,第三张54日颁发的,第四张是在同年925日颁发的。诏书之多说明西班牙与葡萄牙竞争之烈。如果说最初两张诏书是为了确认西班牙对哥伦布所发现的岛屿和陆地的「权利」,第三张诏书则是规定西班牙的势力范围的。西班牙的势力范围是在离绿角100里格(约550公里)的子午线之西。教皇将这条线以东的「土地占有权」归于葡萄牙。由于葡萄牙人的抗议,第四张诏书将分界线稍微推向西一些。

      教皇将欧洲人发现的和尚未发现的土地,划分成西班牙和葡萄牙势力范围这一举动,引起了与这项决定无缘的天主教国家君王们的不满。法国国王弗兰西斯克一世拒绝承认教皇的决定。..

      然而教皇为何急急忙忙地将差不多整个大陆「赠与」西班牙呢?当时有着各种原因。『主要原因显然在于当时教会的威望在德意志和英国显著地下降的时候,作为天主教教会在欧洲的主要堡垒之一的西班牙,其巩固对教廷有利。』

      另一主要原因是『因为和西班牙合作,一起剥削殖民地,为教皇国库带来了利益。十六世纪时,当美洲被开发后,黄金和珍宝如同泉水般地涌入西班牙。因此西班牙国王赠与教皇的金额也增加了。众所周知,教皇从西班牙国王那里得到的巨额款项,以修建圣彼得大教堂,并收到黄金作装饰之用,此外还有部分珍宝。这些珍宝现在还保存在梵蒂冈博物馆中。..根据十七世纪西班牙学者刘易斯,卡勃莱拉的证明,教廷钱库在三十年期间内(从十六世纪末期至十七世纪初期),从西班牙得到160万德克,这还仅仅是根据西班牙和罗马教皇之间签订的宗教条约而每年支付的王国补助金。..』(『梵蒂冈──宗教财政与政治』54-55,57页)。

以上预言中所说:『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宜译报酬、利益)分地与他们。』(但11:39)。更是指他一异贯奉行的外交政策:『梵蒂冈总是竭力和每个历史时期中最强大……的国家友好,和它结成联盟,使自己的利益得到保证。中世纪早期教廷勾引的这种力量是法兰克国王,其后是德意志的皇帝,十六和十七世纪时为西班牙,随后为奥地利,十九世纪末期为德国和沙皇俄国,……以后是法西斯意大利和纳粹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起,为资本主义阵容的主导国家──美国。』(『梵蒂冈──宗教财政与政治』第224页)。直到现在仍然这样,不但和美国结盟,也和以十角为主的欧盟结盟。

 

第四段:末次南北王争战及其结果

 

      我们现在要研究但以理11章第四段预言,论到最后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的争战及其结果。这是一段还未完全应验的预言:『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吕彼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但11:40-45

      要明白本段预言,首先,关键之点在于正确理解末了的『北方王』是指谁,以及南方王是谁?关于这一问题及本段预言的解释,我们教会中曾有两种看法:

      一种看法,认为此处『北方王』是指土耳其国,『南方王』则是指埃及国,并认为本段预言除最后一节(45节)外,都已在18世纪末及19世纪中全部应验了。他们对本段预言的解释大致是这样:首先他们认为1136-39节中的『王』是指17931799年的法国,于是认为1140节便接着论到南方王埃及和法国于1798年开始的战争,当年埃及战败,被法国占领。接着又论到北方王土耳其也对法国进行了战争,结果在英国的帮助下,土耳其得胜,1801年法国从埃及撤退,等等。他们又认为1144节中的『东方』是指波斯国,『北方』是指俄国。18531856年俄国曾与土耳其开战,土耳其在英法二国帮助下,打败了俄国,不准它干涉土耳其。如英文『但以理和启示录的预言』一书的著作,乌利亚.史密斯就持有这样的见解。而这种见解实际上乃是复临运动时代的解释。如亚当.克拉克早在1825年就曾发表过这样的见解。他们既盼望基督在1844年前后复临,又由于缺少进一步的亮光,因此他们总是将有关预言的解释,延续到他们的时代结束,并都将它视为基督复临的先兆。然而以上解释的本身,未免过于复杂化,且有些牵强附会,不够确切合理。

      我们教会中另有一种见解和上述的解释绝然不同。认为此处『北方王』不可能是指土耳其,而仍然是指罗马,正如1130-35节和1136-39节中的北方王都是指罗马。如本教会的怀雅各牧师就持有这样的见解。他是这样说的:

      『但以理书中有一组预言,一连提述了四次之多,我们可以把这些预言的顺序简单的述说一下。在但以理第二、第七、第八和第十一章这四章中,除了第八章与第十一章未提及巴比伦国以外,大家都认为这四章都是叙述同样的事情。首先我们看一看第二章所描写的大像,用金银铜铁预表巴比伦、波斯、希腊和罗马。我们都一致公认这个大像的两脚,不是指着土耳其,而是预表罗马(引者按:意指由罗马分裂而成的列国)。再看下去,狮子、熊、豹和十角的兽所预表的国家,就如第二章一样并无二致,而大家都毫无疑问的认为;那被丢进焚烧着的火里面去的,不是土耳其,而是预表罗马的兽。(引者按:此兽头上的十角和小角,即代表罗马帝国分裂成的十国和后来从其中兴起的小角教皇)。第八章也是如此,都公认那只小角就是兴起敌挡万君之君的,不是土耳其,而是罗马。(引者按:八章的小角既是指罗马国,也是指继承罗马国「能力座位和大权柄」的罗马教廷)。以上三个异象中所提到的预言,罗马是最末后提到的政府。

      现在来到一个最关重要的讨论点,即但以理书第十一章的预言是否与第二、第七和第八章的预言,都是叙述同样的历史事实呢?若然,在第十一章之末所提及的掌权国家,自然就是罗马。』(怀雅各论未应验之预言,见评阅宣报18771129日版第172面第1行)。』(但以理之研究231-232页)。

      而时至今日,我们已可看得更清楚,怀雅各牧师所指出的预言解释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至于当时怀师母对此争论之点并没有直接表态。这可能是由于她身份上的关系。她身为上帝所选召的先知,主的使者,由于在此点解释上并未直接得到上帝的启示,她就不愿以自己的名义直接表态,免得被别人误解为预言之灵的直接启示。但怀师母的见解显然是赞同怀雅各牧师所指出的预言解释方向的。特别在善恶之争一书中,怀爱伦根据但以理、启示录中当时已经显明的其它各主要预言的亮光,并根据上帝借着异象等所直接赐下的有关末后情况的大量启示,为我们详细而具体地描述了末后善恶大斗争的一幕幕真实情况。而且这些有关末后情况的重大启示,目前也都正在迅速应验之中。从这些预言之灵的启示中,我们也根本看不到土耳其的影子,而却清楚看到:那末后迫害上帝子民的主要权势,也就是那骑在七头十角的朱红色兽身上的『大淫妇』『巴比伦大城』(启17章)。

 

      现在让我们进一步探讨一下:末了的『北方王』和『南方王』究竟具体是指谁? 

      从本章预言和历史的延续性来看:最初亚历山大帝国分裂成四国后,这四国以耶路撒冷为中心,正好各处一方,而处在南方的埃及,便成了预言中的『南方王』,而原处在东方,后又吞并了北方领土的叙利亚便成了预言中的『北方王』(11:5-13,15)。以后罗马帝国兴起,吞并了叙利亚及其它各国后,罗马帝国便成了预言中的『北方王』(但11:14,16-30)。罗马帝国灭亡后,又有罗马教皇继承了他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启13:2),而兴起成为『北方王』(但11:30-39)。但中古时期的罗马教皇,都是操纵或利用与她结盟的欧洲列王的军兵为她争战的,因此当时的北方王也可看作是一种以罗马教皇为首的欧洲列国的政教大联盟。

  那么末了的『北方王』是谁呢?看来他也是在上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政教大联盟,只是范围都已扩大。在宗教教权方面,末了的『北方王』已不单是指但以理七、八章中的小角和启示录十三章中形状似豹的兽,而却是指启示录十七章中末后时代由大淫妇和她女儿众淫妇与『一切可憎之物』(招魂术)所组成的扩大了的『巴比伦大城』。怀爱伦所着的『善恶之争』早在百年前就已对此预言有清楚解释。她指出:中古时代的巴比伦是指罗马教,末后时代的巴比伦已不单是指罗马教,而也是指她的女儿各背道的基督教等。(可参善恶之争21397-406页)。随后又指出:末后罗马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招魂术,将会组成三合一的大联盟,在宗教信仰的事上迫害上帝忠心的余民。于是巴比伦大城在灵性上就完全倾倒了。(启18:1-4. 16:13-16.善恶之争36章)。因此,末了的北方王,在宗教方面的权势,也就是指着以母亲巴比伦(罗马教)为首的,包括各女儿巴比伦(各背道基督教)和混入其中的招魂术在内的三合一宗教大联盟。

      同样,末了的北方王在国家政权方面的权势,已不单是指中古时代十角所代表的欧洲列国,而已经扩展为启示录十七章中上述大淫妇巴比伦大城所骑的拥有十角权力的朱红色兽,也就是指着以朱红色兽为首的包括『十角』在内的军政大联盟(启17:12-13)。

        启示录十七章大淫妇骑在朱红色的兽身上这种关系,和启示录十三章中两个兽之间的关系看来是完全相同的。它们是互相结盟和利用的。预言中从宗教的意义上来说,朱红色的兽被大淫妇所骑、所控制,所利用,相当于十三章中的第二个两角像羊羔的兽为第一个形状像豹的兽服务,因牠强迫人拜第一兽和兽像,并接受兽的印记。再者启示录十七章和十三章中预表的意义,看来也是基本相同的,即大淫妇巴比伦教会相当于第一个形状像豹的兽,只是阵容已较前扩大,已发展为以罗马教为首的包括背道基督教和招魂术在内的三合一宗教势力的大联盟。朱红色兽相当于第二个两角如同羊羔的兽,只是阵容也较前扩大,已发展为以朱红色兽为首的,包括『十角』在内的军政大联盟。

      至于南方王具体是指谁。经文中仍提到埃及的名字,只是阵容也较前扩大,已发展成包括埃及在内的周围阿拉伯回教世界的『列国』,正如经文中所明显指出的(但11:40-43)。至于南方王和北方王所以会发生争战,看来主要是由于以色列人问题引起的。以色列人也可看作是属于北方王的势力。以东人是古时以扫的后裔,摩押人和一大半亚们人是古时罗得的后裔,他们的地理位置处于约旦王国境内,一向持中立恣态。『吕彼亚人』(LIBYANS)即利比亚人,原是亲北方王的,后被军人卡特非夺权,暂时是反北方王的。『古实人』(ETHIOPIANS)即埃实俄比亚人,原来塞拉西皇帝也是亲北方王的,且全国许多人信基督教,属科普特教会。后被革命政权推翻帝制。『东方和北方』看来应从地理位置上去理解。『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按地理位置讲,是指地中海和钖安山耶路撒冷的中间,按灵意讲是指世人和教会中间。有可能同时含有以上二种意思。

      本段预言明显分为三小段:(一)南方王和北方王的争战(11:40-43)。(二)战争的扩大(11:44)。(三)结局(11:45)。

        本段预言显然将在救恩之门关闭以前完全应验(参但12:1)。内容属于『邦国发怒』(参启11:18,其中『外邦』按原文和英文应译为『邦国』或『列国』)。怀爱伦在她的生活见闻录原文116 117页中明确提到:启示录11:18『外邦(已经)发怒,你的忿怒也临到了,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其中提到的三件大事,『在时间上是清楚分开的,是一件事跟着另一件事的。』

        『邦国发怒』是在救恩之门关闭前发生的,内容包括列国之间彼此发怒的属世战争和列国向上帝余民发怒的属灵争战。但以理书1140-44节属于『邦国发怒』中的属世战争,但以理书1145节就将过度到『邦国发怒』中的属灵争战。看来但以理书1145节预言的应验,即为大淫妇巴比伦大城藉助于她所骑的拥有十角权柄的朱红色兽,以至于地上众王的权力,向全地发出强迫人接受兽名印记的命令而预备了道路。启示录13章、17章、1613-16节,1919-20节,都进一步详细论述了这最后一次属灵争战。这次属灵争战在救恩之门关闭前,晚雨复兴后期,就已全面展开。虽然在救恩之门关闭后,它还将进一步发展成为雅各大患难,但雅各大患难已不属于『邦国发怒』的范围,而属于四风大刮的内容之一。怀爱伦曾清楚指出:『邦国现在正在发怒』。(同上见闻录)。但以理书1140-45节似乎是它的高潮。

      『邦国发怒』的时期将延续到救恩的门关闭时为止。接着便是上帝的忿怒临到。上帝的忿怒包括:直接降下七灾、任凭四风大刮,以及基督复临时对罪人的毁灭。

      而在基督复临之后,『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那时得救的众圣徒将要在天上和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对历代以来已死的一切罪人,以致于对撒但等恶天使,进行定罪审判。(林前6:2,3.5:22.20:4-6.『宝座』原文是多数,而没说几个)。

      再联系其它有关预言一起来思考,但以理1140-45节之预言,有可能会在晚雨复兴前应验,更有可能在晚雨复兴以后完全应验,并且随着本段预言的奇妙应验,将会推动晚雨复兴达到高潮,犹如复临运动时代第七号筒论到土耳其失权之预言时期的奇妙应验,也曾促使复临运动最后四年达到最高潮一样。(1840-1844年)。

      因此但以理1140-45节预言的应验,对上帝余民的救灵工作和属灵战争两方面都具有极严肃的意义。当我们看到本段预言即将全面应验,或正在应验过程之中时,就不得不引起我们极其迫切的救灵责任感,而在预言完全应验之后,又将成为一个最有力的例证和警告,并将推动救灵工作达到最高潮,因救恩的门即将关闭了。此外,本段预言应验所带来的属灵争战的严重后果,也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切关注,并使我们迫切地为面对最后的灵战作好最充分的心灵准备。

      而另一方面,本段预言的应验,对一切不冷不热、打盹睡觉的信徒,以及对所有醉生梦死、忙于世俗的罪人,也都是一个有关基督复临的有力的征兆,并也是向世人发出的极其严厉的警告,也是充满慈怜恩惠的呼召。

  由于本段预言还是属于未完全应验的预言,因此在解释方面,我们还当虚心,不要太过武断或争论,而当多多儆醒祷告,留心观察。  * 路光 *

 

***   ***   ***

 

关于但11章末段预言的研讨

(最新修订补充于2017,1,24

 

  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预言(11:40-45)是属于历代以来南方王和北方王许多次战争中的最后一次大战争,都和上帝古时选民以色列人并历代以来直到末后的基督徒有关,它的最后一次大战的最后结局也和上述启示录预言的完全应验有关。这一段预言应验的趋势已极为明显,后面我要逐节逐句详细解释和详加介绍。但我首先要指出目前在有些人中流传的一种似是而非的错误解释,因这种解释明显违背圣经预言的原意,并且毫无史实根据。

 

某书中对七头十角兽和但11章末段的错误解释

  我曾看到一本书,书名为『末日善恶大争夺战』(Great Controversy Endgame),是约翰.詹尼克(John Janiuk)所著,洪信礼所译的。书中开始部分引录了大量天主教鼓吹的所谓马利亚显灵,实为魔鬼邪灵假冒的招魂术的猖狂活动资料,以及罗马教皇近年来的动态、言论和文告,并美国宗教界最近动态的资料等等,使我们看到预言应验的最新进展。这些资料是我们可以参考的,但要正确理解。书中的属灵教训初步看来也是较好的。但是书中对启示录十七章七头、十角和大淫妇所骑的朱红色兽的解释是严重错误的,并还错误地似是而非地想利用怀训支持它的错谬观点。它把七头解释为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帝国,罗马教廷,无神论,和美国。把朱红色的兽,就是第八个头,也解释为罗马教廷。把原罗马帝国所分裂成的十角,也错误地扩大解释为代表全世界的国家。对启11:7焚烧圣经的兽的解释,也错误地扩大化了。其实这兽只是指着17931797年共三年半期间的,法国大革命时期迫害宗教的无神论政权说的。怀爱伦在善恶之争第十五章中已对此预言作了清楚明确的解释。与此相关,书中对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预言的解释也是完全错误的,书中对此段预言未作详细解释,只简要地提述二点:(一)『第六个()代表无神论的兽(文中是指启11:7的兽),于主后1798年开始掌权(其实当时无神政权已不存在,因它只存在三年半,从179311月下旬起,到17976月止)。这一年,拿破仑的大将伯提亚逮捕教宗入狱,于是教宗至上的时期终于结束,完全应验了末世的预言〔参阅启13:3「受了死伤」和但11:40英文圣经「南方的王攻击他(教皇北方王)」〕。教宗的权势于是终结,而无神论的势力在法国兴起(其实罗马教宗的权势并未结束,并未死亡,只是似乎受了死伤而已,不能解释为这一头已经过去了,而且所谓无神论的权力在法国兴起的说法,也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因当时法国无神政权已经不存在,它只存在三年半,善恶之争上早已解释得很清楚)。』『启11:7的兽,代表在法国和共产苏联所兴起的无神论。(其实将第六头作这样的解释是完全错误的,不符合历史事实的』(第六章)。(二)『1989年,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开始崩溃(参阅但11:40节,「北方王(书中指教皇)如暴风来攻击他(无神论共产主义)。」(参考本章末页图表的详细讲解)。1989年共产主义开始崩溃,首先在波兰,然后蔓延到东欧与中欧国家。最后,共产党在苏联的大本营于1991年八月间解散。接着出现的是那代表美国的第七头(其实此书中说教皇是第五头,第五头并未死去,并未结束,又怎可能有第六第七头)。』(第六章)。(注:以上文中划底线的注释,是我加上去的。)

  此外,书中开始部分还不止一次地引用了撒但假冒马利亚显现,论到苏联所说的似是而非的所谓预言,来印证以上这种错误的预言解释观点。所谓1929613日『……陆希亚修女从蒙福的三一真神和法蒂玛的童贞马利亚得着一个异象。马利亚手握她的无沾圣心,并对陆希亚修女说:「时间已经来到,上帝正吩咐圣父(教皇)联合世界各地的主教,将苏联奉献给我的无沾圣心,并应许借着这个方法来挽回这个国家。」』(7页)。1941831日,陆希亚修女又传达撒但假冒马利亚所作模棱两可的启示:『「倘若人们顺从我的要求,苏联将会改变,世人也将有平安。」她同时也宣告,倘若世人坚持不随从她的要求,将有可怕的刑罚临到。』(9页)。该书作者虽然指出所谓马利亚的预言,是出于魔鬼邪灵的启示,但却又想利用邪灵的所谓预言的应验,来印证他对圣经预言的错误解释观点。对这种作法要小心,免得受到邪灵的迷惑,上了魔鬼的当,以致对预言作出错误的解释,而还执迷不悟。

 

另一本书中相似的错误解释

  我在这之前还看到另外一本没有封面的书(现知是杰夫.皮棚格Jeff Pippenger所写的『末世的预言』),主要是解释但11章末段预言的。也附带提到了启17章大淫妇所骑的兽,和它头上七头十角的解释。书中的解释观点和上面一本书基本上是相同的。书中的教训和对预言的解释屡有偏激和武断的观点,并无圣经和预言之灵教训的确切根据。书中严重错误地认为十角『这十个王是联合国的势力。』『所以这十个国所代表的,就是由联合国划成的世界的十个区。』『就是世界新秩序,或者说是联合国。』(67-68,116,118页)。书中也认为七头的前五个是指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帝国和罗马教廷。但却认为第六头是指美国,第七头是指十角所代表的国家。书中说:『五位已经倾倒了,这是指1798年已经过去了,罗马天主教的气数也尽了;一位还在,就是他看到美国还在。』(119页)『一位还在,美国是1776年成立的;还有一位还没来,但终将是要来到的,那就是十个王,也就是联合国,是世界统一的政权。』(117页)。书中也同样认为启十七章的兽,就是第八位,也是指罗马教廷:『但以后那位原先有现在没有的(兽)还会再来,这是指罗马天主教。』(119页)。书中对但十一章末段的解释观点,也和上面一书完全相同。只是比较解释得详细一点。其实,书中的解释明显是生搬硬套,牵强附会,根本无法逐节清楚解释。但十一章预言主要是讲到历代以来直至末世的南北列王的争战,特别是讲到最末后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的大争战,以及北方王在海和荣美的圣山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但10:1. 11:40-45)。书中的解释是明显地和预言的主题、内容不相符合的。

  例如但11:40『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

  按照以上二书中的解释观点,他们说这上半句预言是指南方王所代表的法国大革命时无神论的政权,在1793年起开始逼迫罗马天主教,尤其是指法国拿坡伦的大将在1798年进入罗马城,捉拿北方王教皇,囚在监中,使教皇权势受到几乎死伤的打击,从此第五头罗马教廷的权势不复存在(其实当时法国无神政权只存在三年半,从179311月下旬起,到17976月止。1798年拿坡伦的军队已不是无神政权的军队,当时世上并没有所谓无神国,而且当时教皇被囚死亡后,又有新一任的教皇接替,罗马教的头并没有过去,又怎能有后面的头出来)。其实上面预言只是说,南方王要与北方王交战,结果被被方王打败。预言中并未说南方王要先将北方王打败,使他的权势不复存在。然后北方至再反攻得胜。这明显地是在强解预言,而且不符合历史事实。

  他们又说,上面下半句预言是指北方王罗马教皇联同所谓第六头美国(按前一种说法是第七头美国),在1989-1991年使东欧和苏联政权解体。其实东欧和苏联解体,是内部和平演变造成的结果,完全不符合预言中所说的北方王攻打南方王的情况:『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

从上述他们对但11:40节的解释,可明显看出是违背经文原意的,将这一节经文作了无理的分割和强解。预言中只是说南方王要攻打北方王,而结果被北方王打败,而并没有说南方王要先把北方王打败,以后过了一百几十年后北方王再反攻得胜。而且这一节预言明显是指同一件事,而不能分割为毫不相干的二件事。这样的随意解释经文的态度是轻率而危险的,而且也是不符合当时历史事实的。他们说:『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北方王)交战』主要是指1798年法国无神的政权掳走教皇,使罗马教会受到死伤的打击。其实,预言之灵在善恶之争十五章圣经与法国大革命中已明确解释:从无底坑里上来的兽所代表的法国无神政权是与二个穿毛衣的见证人(新约和旧约圣经)争战,他们俩在罗马教长期逼迫下穿毛衣传道1260年(从西元5381798年),在『他们作完见证(按原文和英文应译为:行将作完见证)的时候,那从无底坑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并且得胜,把他们杀了。他们的尸首就倒在大城里的街上(这是指法国无神政权在179311月下旬公然下令禁止基督教,封闭教堂,攻击上帝,在街上焚烧新旧约圣经),……过了这三天半,有生气从上帝那里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就站起来,……他们就驾着云上了天(这是指过了三年半,因着上帝的大能,法国无神政权失势,又在17976月下令,恢复法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圣经又被大量印发,销售,和广传,在世人面前大得荣耀,如同升了天一样),……』(启11:7-12详见善恶之争一书中的解释)。至于公元1798年掳走罗马教皇的军队,已不是法国无神政权的军队(因他只存在三年半),而是法国军事野心家拿坡伦的军队。再说罗马教廷又有新教皇选出来,罗马教的权势并非不复存在,只是几乎受了死伤,而并没有死亡。可见,以上对但11:40节上半句经文强解的错误,并且毫无历史的根据。至于将下半句分割为一百几十年后的事,更是明显错误的。

至于对但11:41-45的解释,也显然是在生搬硬套,牵强附绘,基本上重复启示录十三章和十七章中所发的预言。将启十三章的预言毫无必要地移花接木,硬套上去。

  如他们牵强附会地解释说:但11:41『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是指美国制定了星期日律法,罗马教皇的势力就进入控制了美国,许多人就被辖制强迫遵守星期日。甚至更严重地有些人更进一步延伸说:教皇将要在经济上搞垮并掌控美国和全世界。『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是指听到三天使信息大声呼喊后,『从巴比伦教会中脱离出来的那些人。』其实从巴比伦出来的应当是上帝的子民,又怎能称他们是以东人,摩押人和亚扪人?

  又如11:42『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他们说,这是指颁布世界性的星期日律法,强迫世人去遵守。11:43『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吕比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他们说这里的埃及是代表世界,甚至现在有些人说教皇将要把持、控制全世界的经济和粮食。又说,吕比亚人是代表穷人,古实人是代表富人。

  11:44『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他们说,这是指许多忠心的坚守息日的上帝余民传扬三天使信息,激怒了罗马教廷,他就大发烈怒,要将他们杀灭净尽。其实,这种解释是错误的。圣经和预言之灵早就指出:末后的信仰的大逼迫虽然空前,上帝余民虽然也都抱有至死忠心的殉道者的心志,然而在最后大艰难时期中不再有一人殉道(详参『善恶之争』第三十九章大艰难时期。但12:2.30:5-7.17:14.7:13-17.631,635页,证一235页,早作282-285页)。即使在大艰难时期前的大逼迫中,也只有极少数上帝余民殉道(详参『善恶之争』第三十八章最后的警告。启17:14.证五451页,证六401页,评讯82190511236页)。完全不符合这里预言中所提到的情况:『要将多人杀灭净尽。』

  至于但11:45『他(北方王)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这是一句很重要的预言,却未见他们有甚么具体解释。『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显然是指基督复临时的最后结局而说的。

  以上我已简要地介绍了上述二本书中对但11:40-45,以及对启17章的兽和其上七头十角的解释,可以明显看出他们的这些解释是生搬硬套,牵强附绘,完全不合理的;和预言的内容,历史的事实都是不相符合的;也是违背但以理十一章有关历代以来直到末后的,南北列王争战预言中的一贯解释原则的。

 

末了的北方王究竟是指谁?

  其实,若要真正明白但十一章末段的预言,首先必须正确解释谁是末后的北方王,谁是末后的南方王。先从但十一章预言的主题和应验的历史来看,11章预言主要是论到历代以来直到末世的南北列王的争战,及其对上帝子民的影响。11:1-13是论到波斯,希腊的历史,及希腊分裂为四国(东方的叙利亚,南方的埃及,西方的马其顿希腊,北方的色雷斯)后,其中原为东方的叙利亚王因吞并了北方的色雷斯王国,而成为真正的北方王,从此开始了南方王埃及和北方王叙利亚之间长时期的南北列王的争战史,以色列民夹在中间,不是在南方王的占领之中,就是在北方王的统治之下。11:14-22是论到信奉异教的罗马帝国皇帝在南方王埃及遭到北方王叙利亚的攻击下,以保护埃及为名,趁机干涉、攻击、直至最后吞并北方王,而自己成为北方王,至于巴勒斯坦,和最后南方王埃及也都被罗马所吞并。11:23-30是论到信奉基督教的罗马帝国皇帝成为北方王,其间康士坦丁曾以北方王的身份,战胜了占有埃及地区的政敌南方王理吉纽,而统治了整个罗马帝国,也论到了康士坦丁及其继位者利用基督教为国教,而对基督教造成的危害影响。11:30-39是论到罗马教皇先后利用法兰克王克罗维斯和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拔除十角中的三角,而兴起成为北方王,进行种种离道背教活动,勾结控制西欧列国君王,迫害上帝忠心的子民等等。由此可见,这时的北方王实际上也是一种政教联合的实体,宗教上的权势是罗马教廷,政治军事上的权势,是罗马教廷所勾结、利用、控制的西欧列国(十角)。11:40-45是论到末后的北方王和南方王的最后一次大争战,及其对末后上帝的余民所将带来的巨大影响(但11:45)。显然,这末后的北方王也必然是一个更庞大的政教联合的实体,因它们的阵容已扩大。

 

末了的北方王就是指启示录十七章的

大淫妇巴比伦大城和她所骑的七头十角兽

  实际上这末了的北方王也就是指启示录17章的大淫妇巴比伦大城和她所骑的朱红色七头十角兽。上述二本书也同样采纳这样的看法,只是他们误以为启十七章的大淫妇是单单指罗马教会,而她所骑的兽也是指罗马教会。这种解释明显是有矛盾的,因预言中提到这兽和它头上的十角最后『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启17:16)。此外,预言中一开始就指出大淫妇骑在七头十角朱红色兽身上,是象征她『坐在众水上』『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象征她『管辖地上众王』(启17:1,15,18)。也象征『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启17:2-3)象征她与美国西欧各国结盟,彼此利用,互相依靠。可见,不可能将大淫妇和所骑的兽都解释为罗马教权。

其实,启十七章大淫妇骑在红色的七头十角朱兽上的异象,相当于十三章两个兽合起来的异象。大淫妇巴比伦大城相当于第一个形状像豹的兽,是指罗马教,但她末后阵容已比前扩大,因包括她的女儿众淫妇所代表的各背道的基督教,并『一切可憎之物』所代表的招魂术教派等在内。因此末后的大淫妇巴比伦大城实际上是指以罗马教为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披着教会外衣的招魂术在内的三合一宗教大联盟。他们实际上也就是启示录中多次提到的『兽』和『兽像』的大联盟,(启13:11-18. 14:9. 15:2 20:4)。他们也就是那组成末后巴比伦大城的『三段』(启16:19)。他们也就是那『从龙口(也就是从撒但邪灵而来的招魂术的口),兽口(也就是指罗马教的口),并假先知的口(也就是指背道基督教的口)中出来』的『三个污秽的灵』的『住处』和『巢穴』(启18:2. 16:13,14)。朱红色的七头十角兽相当于第二个两角如羊羔的兽所代表的美国,但阵容也比前扩大,因包括『十角』(西欧列国)联盟在内。十角最后会『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代表罗马分裂成的西欧各国);他们还没有得国(按原文应译为他们还没有得到一个国,国原文BASILEIAN是单数,不是指他们还没有得到各自的国,因他们在罗马分裂灭亡时已形成十个国,而是指最后还没有组成一个美欧大联盟的「国」,正如接下去所指出的),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指美国)同得权柄,与王(原文是像王,王是多数)一样(这特别是指他们最后都要联合起来像专制的君王一样,施行迫害上帝子民的权柄)。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指美国)。』(启17:12-13)。大淫妇骑在七头十角兽身上,说明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七头十角兽被大淫妇所操纵和利用,正如前面两角如羊羔的兽,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也是被形状像豹的兽所控制和利用,因两角如羊羔的兽最后会强迫人拜兽和兽像,并接受兽的印记。因此大淫妇骑在七头十角朱红色兽身上的预言,实是在十三章预言的基础上又进一步指出了:十角所预表的罗马灭亡时所形成的十国,也就是基本上演变成后来的西欧各国,最后要『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交给兽(相当于二角如同羔羊之兽美国)。』并一同被大淫妇巴比伦大城(以罗马教为首的三合一宗教大联盟)所骑所操纵,制定星期日律法,强迫人遵守星期日,最后还要禁止人守安息日,迫害坚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余民。他们这种作法实际上也就是与羔羊争战,与圣徒争战。正如预言中所说:『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启17:14)。天使接着又论到十角和兽最后对大淫妇的攻击:『你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因为上帝使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国(原文为把他们的国,国为单数)给那兽(这里的国,实际上也就是指以朱红色兽美国为首的包括十角所代表的西欧各国在内的美欧军事政治宗教大联盟),直等到上帝的话都应验了。』(启17:16-17)。十角和兽起先被大淫妇所骑,意即在宗教信仰的事上被大淫妇所操纵、所利用,去迫害圣徒,『与羔羊争战』。后来在上帝的神能显示下,遭到惨败,十角和兽如梦惊醒,发觉受到大淫妇、假牧人的愚蒙欺骗,于是大发烈怒,转过头来,攻击大淫妇、假牧人。正如此处预言中所说:『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意即揭露她,羞辱她),又要吃她的肉(意即掠夺她),用火将她烧尽(意即毁灭她)。』(参看善恶之争41676,678-679页)

  现在再顺带提一下关于七头的解释。『七头十角』原是属于大龙身上的(启12:3)。后来因为『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大权柄都给了』形状像豹的兽(启13:2),因此形状像豹的兽身上也就有了『十角七头』的原属于大龙身上的全部权力的象征(启13:1)。又由于朱红色的兽本身也就是前面两角如同羊羔的兽,将要『在头一个兽(也就是形状像豹的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启13:11,12),因此,『七头十角』的权力象征,又转移到了朱红色的兽身上。『七头十角』原是大龙历代以来在地上所特别利用来辖制、压迫上帝子民的一些主要国家。『七头』是指古代埃及、亚述、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和罗马,共六个帝国,再加上继罗马帝国后而兴起的罗马教廷和教皇。『十角』是指原罗马帝国本土所在的西罗马帝国,于公元476年被各『蛮族』分割、灭亡时,所形成的十个王国,大致上也就是演变至今的西欧各国。旧约时代的上帝选民以色列人和新约时代的基督徒(也即属灵的以色列人),都曾相继地在『七头十角』的统治下,遭受压制或逼迫。如雅各的后裔以色列人曾在第一个头埃及的辖制下,被奴役四百年。后来以色列人虽然在迦南立国,一度成为强盛,但以后分裂成南北二国后,北国以色列又被第二个头亚述帝国所灭亡,一百多年之后南国犹大也被第三个头巴比伦帝国所倾覆。以后犹太人又相继受到第四个头玛代波斯、第五个头希腊和第六个头罗马帝国的长期统治。尤其是在罗马帝国统治时,不单犹太国遭到压制,而连属灵的以色列人基督徒也开始受到逼迫,长达二、三百年之久。及至第七个头罗马教皇兴起掌权,并和罗马帝国分裂成的『十角』所代表的西欧各国联结在一起后,散布在各国的基督徒无不开始受到罗马教皇在中古时期的长达一千二百六十年之久的大逼迫。而且根据启示录十三、十七章预言的进一步启示,末后罗马教权还要在宗教信仰的事上,操纵和利用朱红色的七头十角兽(被称为第八个头的美国和『十角』所代表的西欧各国联盟),继续逼迫上帝余民,直到主来之前。正如天使所说:『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这无疑是一个应许,鼓励我们研究明白此预言),那七头就是女人(罗马教会)所坐的七座山(『山』代表国度,参耶51:25-29. 2:34-35.8:8),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是指古代的埃及、亚述、巴比伦、玛代波斯和希腊五个帝国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是指当时罗马帝国还在掌权,因天使对约翰说这话时,正当罗马帝国统治时代),一位还没有来到(是指罗马教皇还未兴起)。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也就是指存留到基督复临时止。参帖后2:3-8.19:19-20。因先前的六位,都是前一位衰亡后,后一位兴起,只有第七位却要「暂时存留」,而和第八位朱红色的兽美国本身一同存到基督复临时止,正如预言中接下去所指明的)。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是指像美国以至于西欧各国这样的自称为信仰基督教,自称为上帝的子民的国家,却会在宗教信仰的事上受到「大淫妇」也即「自称为先知的耶洗别」的控制,的确是先前有,是指过去耶洗别借着和以色列王亚哈结婚后,便在信仰上控制了以色列国,引诱和强迫上帝选民敬拜太阳神巴力,杀害上帝的仆人,天曾三年零六个月不下雨,而且耶洗别在推雅推拉教会的书信中也是预表罗马教的,参启2:20。如今没有是指当时天使和约翰讲话时,没有这样的国家,因当时是罗马帝国统治的时代,犹太国在信仰上还是独立的自由的。将要从无底坑中上来,无底坑代表旷野,也代表灵性上的荒漠,如美国就是在美洲新大陆的旷野兴起的,西欧各国也是在灵性上的荒芜之地兴起的),就是第八位(指美国),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在基督复临时)。』(启17:9-11)。由上所述可见,第七头罗马教皇廷和第八头美国并西欧十角,最后将要联合起来,制定星期日律法,以强迫人守星期日,并最后禁止人守安息日,甚至以死刑迫害坚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余民。

 

『善恶之争』一书中对启十七章预言所作的解释

其实,怀爱伦早在18851888年出版的『善恶之争』一书中,就已对上述预言作了启示性的精确解释:大淫妇巴比伦大城在中古时代是指罗马天主教,但在末后时代阵容已扩大为罗马天主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披着基督教外衣的招魂术在内的三合一宗教大联盟,并且她们要操纵、利用美国和旧大陆的罗马天主教、基督教的国家,制定星期日律法,强迫人守星期日,并最后禁止人守安息日,甚至还要挑拨、影响普世的众王尊重星期日,并最后逼迫坚持遵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余民。

怀爱伦说:『巴比伦称为「淫妇的母」。可见她的女儿就是那些迷恋于她的教义和遗传的各教会。这些教会都效法她的榜样,甘愿牺牲真理和上帝的悦纳,以求和世俗发生不正当的关系。启示录第14章宣布巴比伦倾倒的信息,必是指着那些一度纯洁而后变成腐败的宗教团体。这个信息既然是随着审判的警告而发的,就必然是在末期宣扬的,所以它不可能单指罗马教会,因为那个教会已经在多年之前呈现堕落的状态。再者,在启示录第十八章中,上帝呼召祂的子民从巴比伦出来。根据这节经文,上帝一定还有许多子民在巴比伦之中。试问现今基督的门徒多半是在哪些宗教团体当中呢?无疑地,他们多半是在一般信奉改正教的教会中。』(善恶之争21399页)

又说:『撒但要利用这两个大异端,就是灵魂不死和守星期日的道理,使世人受他的迷惑。前一个异端是给招魂术布置条件;后一个异端使人产生一种同情罗马教的心里。美国的基督教徒将要最先伸手越过鸿沟,与招魂术握手;他们还要把手伸过深渊,与罗马的教权勾结;在这三合一的大同盟之下,美国将要步罗马教的后尘,去摧残人民信仰自由的权利。』(36608-609页)

在『圣经和预言之灵集句』一书上,也对此提到:『招魂术、基督教、罗马教这三合一的联合势力一组成,巴比伦就倾倒了(善390,588. 14:8. 18:2-3)。』『在这三合一的联合势力之下,普世的众王要受欺骗去与撒但连合,参加他反抗天上政府的最后争战,这样叫他们在上帝全能者的日子聚集争战(善562,624页启16:13,14)。』(集句42页)

『善恶之争』中又说:『启示录第十三章预言说,两角如同羊羔的兽将要「叫地和住在其上的人」,去敬拜罗马教皇,即「形状像豹」的兽。这两角如同羊羔的兽也要「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并且命令「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要受「兽的印记」。(见启13:11-16)。我们已经证明,这两角如同羊羔的兽代表美国,并且这段预言将要在美国政府强迫人遵守星期日(罗马教所宣称为其最高权力的特别标记)的时候完全应验。但在这敬拜罗马教皇的事上,美国政府倒也不是独自进行的。在那些受过罗马教统治的国家中,罗马教的势力至今依然存在。预言也说罗马教的权力必要东山再起。「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蒙启示的约翰也预言到罗马教皇说:「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启13:8)。将来不论在旧大陆或新大陆,人们都要在遵守星期日(完全根据罗马教的权威而创立的制度)上崇奉罗马教皇。』(善恶之争35598-599页)。

又说:『在高举星期日的事上,基督教会想要接受罗马教会的帮助,但他们对于自己所行之事的实际性质,却没有充分的认识。当他们正在努力达成自己的目的时,罗马教会却在设法重建自己的势力,并恢复她所失去的至上权威。美国何时实现政教联合,就是说,教会可以运用或统治政府的权力,并用政治法令强迫人遵守宗教礼节,总而言之,何时教会与国家的权力可以管制人的信仰,那时罗马教在美国的胜利也就确定了。』(35600页)

又说:『现今美国的改正教正在运动国家来支持教会的制度和习俗,这就是步罗马教的后尘。但在实际上,其意义远不止于此,因为他们正是为罗马教开辟道路,使她在信奉改正教的美洲得以恢复她在欧洲所失去的优势。那使这运动具有更重大意义的,就是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要强制人遵守星期日,这原是罗马教所创立的制度,也是她所认为是她权力的标记。』(35593页)

在『圣经和预言之灵集句』一书中也提到:『在政府中,在教会内,在人们的人心里,她正暗暗地扩充势力,最后在美国复得其在旧世界所失去的至尊权力。(善原文581,573页)。死伤医好了,罗马恢复了先前的权势,骑在「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的朱红色的兽上。(启13:3,17:3-6,8-11善原文564页)。』(集句第四页)

 

启十七章预言已奇妙应验!证明谁是末了的北方王!

关于上述以大淫妇罗马教为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招魂术在内的三合一的宗教大联盟巴比伦教会,将会骑在以美国为首的美欧大联盟身上,为要操纵利用美国西欧各国,制定星期日法案,强迫人守星期日的事,早已初步获得应验,并在继续进一步奇妙应验中。西欧各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向追随美国,在军事政治外交经济宗教各方面组成大联盟。例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欧和美国的军事大联盟。前苏联解体后,华沙条约各国的军事联盟也随之解散,但北大西洋军事联盟仍继续存在。在阿拉伯恐布分子2001年发动九一一事件,劫持二架民航客机,撞毁纽约二座世界最高的世贸大厦,使三千无辜人民死亡后,激怒了美国,震惊了西欧各国和全世界,于是美国和北约军事联盟发动了美欧联军,攻占和摧毁了伊拉克和阿富罕二个国家,至今仍在和隐藏在基地的恐怖分子作战。看来今后美欧在和阿拉伯各国激进、恐怖分子的争战中,美欧的北大西洋公约军事联盟,仍将发挥其主要作用,并且将在但十一章末段关于最后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战争预言的应验过程中达到高潮。

  但是启示录十七章预言注重的是宗教方面的事。启十三章二个兽的预言,早已明确指出:美国的基督教和天主教等将会利用国会制定星期日法案,在星期日禁止商店开门营业,工厂开工生产,学校开门上课。启十七章预言进一步指出十角所代表西欧各国,也将跟随美国,制定星期日律法。美国是最早想要制定星期日律法的国家,早在怀师母时代就曾发动了,一时风起云涌,但四风被执掌。后来星期日法案问题,也时有提出,美国只有几个州最早制定了星期日律法。西欧各国也都已效法美国,早在多年前都已制定了星期日律法。听说美国现已有很多个州制定了星期日律法,只是在全国的国会中暂还未能通过,但相信不久也会很快通过。

就如在1988122 日香港的『明报』上就有一篇论到西欧各国『星期日不开铺』的报导,其中提到:『在英国的英格兰及威尔士,星期日开铺营业,是要冒着被拘捕的危险。在欧洲共同市场,各国也有不同的规例,禁止店铺在星期日营业。在西德,星期六也只能营业至下午二时。……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早在两年前就曾想废除英国各地限制星期日营业的法例,让店铺东主和雇员自己决定。……可是建议在国会被否决。』报导中也指出上述各国所以禁止店铺在星期日营业,也明显有着宗教的原因。

关于过去西德的星期日律法,现在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不但在西德,而也要在首都和东德全国各地严格遵守。根据网上看到的材料,2009121日『德国的最高宪法法院做出裁决,在首都柏林以及本国的其他任何地区,必须遵守「星期日法案」。这个法案要求把星期日视为「休息而不能工作和灵性成长的日子。」(德国之声电台121日)』

『在这之前,星期日法案曾在1953年出现于德国(引者按应指当时西德)宪法中。』但德国首都柏林在2006年通过了她自己的律法,『允许商店一年留有十个星期日开门营业,它包括在圣诞节前四个星期日。天主教和路德教会向这个变化提出了挑战,并将这个案件提交给德国最高法院。』

『然而今日,德国首都柏林的地方法律被废除了——从2010年的1月开始,柏林市也必须遵守这个「已经成为德国基本法中的一项条款的法律——星期日法」。这条法律把星期日作为法定的休息日,以及思想宗教课题的日子!』『德国宪法法院在周二裁定星期日商店必须关门,并且裁定在柏林市立法允许一年10个购物星期日是违宪的。德国的基本法保护星期日和公共假日作为「工作的休息日和灵性长进的日子。」』『「必须认识到星期日和公众假期是工作的休息日,它们必须受到法律手段的保护」,宪法法院院长汉斯-尔根•帕皮尔说:「仅仅从经济收入利益为主幷且只关注那潜在消费者的基本购买欲望是不能成为法律上的例外——允许这些店铺理所当然地在星期日开门。」』(复临运动社区作者译自网站http://www.watchmancn.com/yuyan/deguosundaylaw.htm

至于美国近年来在前任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和现任教皇本都十六世的积极推动策划领导下,美国基督教联盟(Christian Coalition of America),普世基督教会联盟(Christian Churches Together)和天主教复兴美国运动(Catholic Campaign for American)正在暗中积极策划星期日法案的推进。根据美国海尔.麦伊尔牧师20082月所写的来自内部信息的可靠报导:这三个教会组织『一起提出一个为美国而设定的十条修正案,并希望其能够在联邦及地方级别的法律中获得通过(据先前报导:2007269日在加州Pasadena召开的第一次普世基督教联盟CCT总会中,有34个教团基督教会代表和天主教会代表们(天主教复兴美国运动CCA)向美国国会制定了共同宣言,要求他们所提交的十条内容法制化。十条中第三条「要将十条诫命认证为国家性的基本纪律」;其中第七条是「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星期日要成为政府、商业、商店都尊重的国家法定的休息日。」)。这十条修正案最近刚刚在于200731日「完全神学研究会」上更新。……他们所列出的第七条修正案是被称为是全国的休息日。这日毫无疑问是星期日。这就是他们所列出的的第七条修正案所提到的「这遍及全国的休息日应该从政府、工业制造业者及公众购物场所得到应有的尊荣。」』随后,这三个组织的领袖和梵蒂岗派来的一位化名的区机主教,在20071115日在华盛顿暗中召开了一次密秘会议,研究进一步推进他们的计划。……(详细情况已在上一篇启十七章预言的解释中作了引证)

  从上述启示录十七章预言的简要解释和奇妙应验中,已可证明:末了的北方王也就是指启17章的大淫妇巴比伦大城和她所骑的七头十角兽。末了的北方王在宗教方面的权势,就是指大淫妇巴比伦大城,也就是指以罗马教为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披着教会外衣的招魂术在内的三合一宗教大联盟。他们实际上也就是启示录中多次提到的『兽』和『兽像』的大联盟(启13:11-18. 14:9. 15:2 20:4)。在政治军事方面的权势,也就是指七头十角朱红色的兽和十角所组成的军政大联盟,也就是指以美国为首的美国和西欧各国组成的政治、宗教、外交、军事大联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美欧军事联盟就是一个具体例证。

 

末了的南方王究竟是指谁?

  那么,末了的南方王是指谁呢?南方王在历史上一直是指埃及和包括埃及在内的地区。根据经文所示看来末了的南方王也包括埃及在内(但11:42-43),但阵容已扩大,已发展成为周围阿拉伯世界的『列国』(但11:40,42)。看来,末了的南方王实际上也就是指中东地区,特别是巴勒斯坦周围地区一些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的国家。有一段资料可以参考和观察:『中东的埃及、伊拉克、约旦、黎巴嫩、沙乌地阿拉伯、叙利亚、叶门七个阿拉伯国家,为加强团结,确保独立,促进彼此政治、经济、法律、社会、文化、交通方面的合作,并增强阿拉伯民族在国际政治上的影响力,于1945322日正式成立阿拉伯国家联盟。后又加入其他七个阿拉伯国家:利比亚、苏丹、摩洛哥、突尼西亚、科威特、阿尔及利亚、南叶门等,故现有会员国23个。……成为反殖民,反犹太民族色彩极浓的区域性国际组织,所包括地区由中东扩展到北非。』『1950413日该组织会员国又签订一个共同防御条约及经济合作条约,1956316日生效。自该条约生效后,阿拉伯国家联盟除民族主义色彩外,兼具有军事联盟的目的。因为该条约规定,任一缔约国受外来侵略,各缔约国视同本国受到侵略,得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行使集体自卫权,以对抗侵略;并成立共同防御理事会及阿拉伯联合指挥部。』(环华百科全书第十八卷37页)。『……分布于中东、北非的十九个国家,将近一亿五千万的阿拉伯人为主。这些国家形成的所谓「阿拉伯世界」,分布范围达一千三百万平方公里。』(38页)。『阿拉伯世界的十九个国家』除了上面已提到的十四个国家外,其他五个是巴林、茅利塔尼亚、阿曼、卡达、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约有四分之三的人口,集中于其中的六个国家:阿尔及利亚、埃及、伊拉克、摩洛哥、苏丹和叙利亚,之中又以又以埃及的人口最多。』(39页)

 

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预言究竟怎样精确解释?

  至于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预言究竟怎样精确解释呢?其实,早在四十年前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我们国内个别弟兄(望潮和我)之间就已形成了一种较精确的解释。我后来也曾将这种解释向个别弟兄姐妹作过介绍。但由于这段预言是属于还未完全应验的预言,而且国外还从未看到有人提出过这种解释,因此我在十几年前初版『但以理研究和默想』一书中,就没有详细介绍这种解释;只是在书中对这种解释作了一些纲领性的提示,让大家留心观察预言应验的进展。但后来看到近年来有人对这段预言提出了一种新的似是而非的错误解释,如本文一开始所提到的,并且对有些弟兄姐妹造成了一定影响,因此我就在新版的『但以理研究与默想』中对这段预言作了详细的解释。现在我又对上面的内容作了更好的改写和补充。关于这段预言的精确的解释,介绍在下面,供大家继续不断的留心观察。

  或有人要问,如果末了的南方王是指中东地区,特别是巴勒斯坦附近地区某些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的国家,那么他们又怎么会和北方王所代表的以美国为首的包含有西欧列国的军政大联盟,并以罗马教为首的包括有背道的基督教和招魂术在内的三合一的宗教大联盟争战呢?看来这主要是由于以色列国和阿拉伯人国家之间的日趋严重剧烈的矛盾引起的。以色列国也可看作属于北方王的势力。以色列人和美国并西欧各基督教、天主教国家的关系是很密切的。一方面以色列人自古以来有大量移民或说难民一直居住在欧洲各国,特别是移居到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有六百万犹太人遭到希特勒纳粹德国的残酷屠杀。使得战后的犹太人也格外受到美欧各国的同情。美国和西欧各国也都一直支持犹太人的复国运动。直到今日全世界仍约有三分之二犹太人定居在美国和西欧及其他的一些国家。犹太人在美国的经济、科学、政治各界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例如前里根总统时代的国务卿基辛格,现任克林顿总统的女国务卿阿尔.布莱特,以及民主党竞选下任美国总统的戈尔所挑选的搭挡,要竞选下届美国副总统的利伯曼,都是属于犹太人的美国公民。美国政府每年的经济预算中也都要拨出大量的经费,援助以色列国的国防、军事、经济各方面的需求,并也不断提供他们最先进的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

  美国和欧洲各国特别同情和关怀以色列人的另一原因是宗教方面的。美欧的基督教和天主教中有许多人对圣经的预言和罗马书中的教训发生了严重误解。他们相信根据圣经的预言地上的以色列国最后要复兴,散住在全世界的犹太人都要回归祖国。他们还相信,在基督复临后,犹太人都要悔改信主,『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其实这是对圣经预言和教训的极大误解。使徒保罗早已明确告诉我们,主耶稣被钉复活升天后,早已拆除了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隔断的墙,使信主的犹太人和基督徒都合而为一,成为一家人了。正如保罗所说:『所以你们因信基督耶稣,都是上帝的儿子。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里,都成为一了。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所以你们要知道,那以信为本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加3: 26-29,7)。我们根据主耶稣复活后对门徒的应许和教训(徒1:6-11)深信:以色列国是必定要复兴的,但复兴的是属天属灵的以色列国,而不是属地属世的以色列国。所说的属天属灵的以色列国,也就是主耶稣亲口应许我们的旧约时代所有得救的以色列人和新约时代所有得救的基督徒,将来所要进入的『天国』。主耶稣在称赞罗马百夫长的巨大信心时,曾亲口应许我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8:10-12)。这里所说的天国,也被称为『上帝的国』和『基督的国』(可1:14-15.彼后1:11)。也就是主耶稣应许我们的在基督复临时,所有绵羊所要承受的『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太25:34)。属天属灵以色列国的首都是在天上的圣城新耶路撒冷(来12:22),在基督复临后的千禧年以后,再降到即将重新创造的新天新地上(启21:9-10.22:1-5)。属天属灵以色列国的百姓是古代自创世以来直至末世所有得救的上帝子民,以色列人,和基督徒──基督徒也被称为属灵的以色列人(加3:7-9,26-29.2:11-22.13:43.11章)。属天属灵以色列国的君王是上帝和基督(启22:3)。属天属灵以色列国复兴的时间,是在基督复临时。那时,『祂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祂的选民从天的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太24:30-31)。已死的圣徒要『复活』,活着的圣徒要『改变』,然后一同被提升天(帖前4:16-17.3:20-21)。主耶稣要亲自来接我们到天上上帝宝座那里去,我们将要和天父上帝、主耶稣并众天使永远在一起(约14:1-3.20:5-6. 22:3-5)。

    至于属地属世的以色列国所在的地上的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的情况,却不会有圣经预言所说的真正的复兴,相反却要应验但9章中论到此地所说的预言。预言中是这样说的:『必有一王的民来毁灭这城和圣所,至终必如洪水冲没,必有战争,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那使地荒凉的如飞而来,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荒凉之地,直到所定的结局。』(但9:26,27.小字)。这段预言首先已明显应验在罗马帝国的军队,于公元70年对耶路撒冷城和圣殿的毁灭上。犹太人死亡人数达二百万,圣殿被焚毁,『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太24:1-2)。以后罗马军队在公元135年,又对耶路撒冷城进行了第二次的毁灭,犹太人死亡的人数有五十多万。『必有战争,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直到所定的结局。』还有更深含意。如这个地方,历代以来成为战场,直到基督复临,甚至直到新天新地实现前都是如此。例如公元七世纪回教军队对耶路撒冷和犹太国的占领,中古时期罗马教皇发动的十字军东征,对圣地的争夺,近五十多年来犹太人和阿拉伯国家的四次剧烈的争战,直到末后主来前的最后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的大争战(但11:44-45)。甚至最后,在千禧年结束,天上的圣城新耶路撒冷从天降落在橄榄山所裂成的平原上时,还要被撒但和复活后的恶人所围攻。最后在撒但、恶人被火湖毁灭,并重新创造新天新地后,才成为新天新地的圣城。(亚14:4-6.20:5,7-10. 21:2. 22:15. 21:1.详细解释可参看路光『圣道专题研究』中基督复临,千禧年,基督第三次降临──审判毁灭撒但恶天使和恶人,并重新创造新天新地等各讲题)。

  但美国和欧洲各国有许多基督教和天主教人士,至今并未真正明白这些预言的含义,他们仍以为最终属地的以色列国必要复兴,属肉身的以色列全家至终也必要信主悔改得救。因此他们对以色列国复国和复兴的问题,始终抱着支持同情的心理。

  至于以色列本国的人更同样是由于对旧约圣经预言和对弥赛亚降临使命的严重误解,对以色列国复国和复兴的问题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们认为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是上帝应许赐给他们先祖亚伯拉罕的自古以来的圣城和圣地,他们在古代已经二千多年来一直居住在那里。他们总梦想有一天当他们所盼等的弥赛亚来临时,必要大大地复兴和建设他们的以色列国和圣城耶路撒冷。

  至于作为亚伯拉罕儿子以撒玛利后裔的阿拉伯人也同样认为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也是上帝赐给他们祖先的圣城和圣地,而且第七世纪中他们已经开始占领了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垣,并也已经一千三百年来长久住在那里。决不能容许以色列人再来占据他们的土地,特别是不能容许占有耶路撒冷。阿拉伯人中持有激进思想的组织更是一心想要除灭以色列国。

  因此以色列国和阿拉伯人的国家,在双方这样的信仰思想和历史背景下,矛盾必然是十分剧烈,持续不断,和难以解决的。

  美国和西欧国家,以及罗马教廷和西方基督教所以会全力支持以色列国,并同时又在阿拉伯人的国家和以色列国的冲突之间担当调停和解人的角色,除以上所说的种种原因外,也牵涉到本身的利害关系在其中。

  首先,中东阿拉伯人地区储藏着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资源,世界上约有一半的石油产量来自阿拉伯国家。这些石油的生产和供应,对欧美等工业国家以及世界其它地区的交通、经济、能源,都极其重要,甚至不可缺少。『举个例来说,1973年,以阿战争爆发后,几个阿拉伯国家停止或减少对美国及其他支持以色列国家的石油输出。这次禁运,在世上许多地方,造成严重的能源危机。1977年,美国35%以上的石油,依赖阿拉伯世界的输入,日本及西欧工业国家,依赖阿拉伯石油的程度甚至更大。未来几年,石油的需求量还会增加。』(环华百科全书1845页)。

  还有,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的冲突和战争,不但危害到中东地区的和平,而甚至也影响到世界的和平。『1945年,二次大战结束以来,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一直是阿拉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也是国际关系的主要争端之一。』(同上44页)。

  此外,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不但被以色列人的犹太教和阿拉伯人的伊斯兰教看为圣地,而实际上也被罗马教和基督教看为圣地。在公元第七世纪中,阿拉伯人占领耶路撒冷和巴拉斯坦后,罗马教廷也曾在中古时期多次发动十字军去东征,一直想要收复圣地。在目前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的和解谈判与冲突中,看来最难解决的还是耶路撒冷的问题,以色列人一心要以此城为首都,阿拉伯人和周围的阿拉伯国家也都坚决不肯相让。美国克林顿总统提出放到以后去讨论。在1948年联合国有关巴勒斯坦分治的决议中,也曾将耶路撒冷城列为由国际共管。

  巴勒斯坦在七世纪后先是在阿拉伯人的统治下。十六世纪中业由土耳其人的伊斯兰教徒建立的奥斯曼帝国,统治了大部分阿拉伯地区,包括巴勒斯坦在内。十八世纪奥斯曼帝国衰败后,欧洲的势力开始控制了部分阿拉伯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国际联盟将巴勒斯坦委托给英国管理。英国准备帮助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自治的政府。

  第二次大战后,在美国的坚决支持下,英国于1947年要求联合国出面解决巴勒斯坦问题。『19471129日,联合国投票终止大英帝国对巴勒斯坦的统治,且将其分为两个国家,一为犹太人的,一为阿拉伯人的。』『耶路撒冷则交联合国管理,成国际性城市。』『耶路撒冷由国际共管。……犹太人接受了这项决定,但是阿伯人却反对。』『阿拉伯人相当愤怒,极反对把土地分给别人,但是以色列又坚称那是他们自己的国土,争端由此而开始。』(同上505,508,90,44页)。

  『1948514日,犹太人宣布以色列国独立,英国也撒出巴勒斯坦。第二天邻近的阿拉伯国家就以援助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为名,出兵以色列,想要摧毁刚立国的以色列。』(同上90页)。从那时到今天,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已经进行过四次大规模的战争。每次战争的起因,过程和结果,都好像是但11章末段预言的初步应验,或说是11章末段预言应验前的演习。使我们从中可以看到预言应验的总的趋势和大致的情况。

 

以色列人复国后和阿拉伯人间四次大规模的战争

第一次中东战争:『在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的领导下,以色列于1948514日独立,当晚大英帝国即停止官方统治。然而,第二天却遭受五个阿拉伯国家的攻击。』『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和约旦的联合军队,于1948515日进攻以色列。虽然军队数量悬殊,装备又不好,以色列仍遏止了他们的攻势,且在1948年底将他们击败,同时还占领了联合国计划给新阿拉伯国家几乎一半的土地,另外的一半则被埃及和约旦所平分。原先,联合国计划由世界各国共管耶路撒冷,以色列却占领了西耶路撒冷,东耶路撒冷也落入了约旦的手中。占领区的阿拉伯人则被驱逐,成为难民。1949年,由联合国安排停战。』(同上505,506页)。『而原来居住在以色列国境内的70万阿拉伯人,后来成了邻近阿拉伯各国的难民。』(同上91页)。另外,近年来香港的一份旧报纸上由李集慧写的『以色列奇迹五十年』(二)中提到:『四八年五月十四日,以色列宣布建国,第二日,埃、叙、黎、外约旦(今约旦)、也门、伊拉克和沙地阿拉伯(引者按:应该说先是五个,后来又有二个,正好七个国家,也就是上述最初组成「阿拉伯联盟」的七个阿拉伯国家),四万人联军攻以,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至四九年七月结束,以军获胜,创军事奇迹,占据更多土地,……』

 

第二次中东战争:1950年代中期(按即1955年),埃及从加萨走廊进攻以色列,占领了部分的巴勒斯坦。不过,犹太人很快就把它收回。』由于『埃及已禁止以色列船只航行苏伊士运河与埃及的海域,』『因此以色列开始在阿卡巴湾上的伊略特建筑港口,……阿卡巴湾成为以色列南方惟一的出口,但埃及的大炮对准了该湾口,使得以色列的船只不能停留该处。19566月,埃及从英国和法国手中接管苏伊士运河。19561029日,以色列举兵入侵埃及。英国和法国于两天后亦加入战争。到15日时,以色列已占领了加萨走廊和西奈半岛,而英国和法国则控制了苏伊士运河北方的出口。这时,联合国也派遣军队,希望能促进双方和平解决。联合国的军队开入加萨走廊和西奈半岛,同时亦看守着阿卡巴湾口,让以色列的船只得以自由出入。』(同上506页)。另一处也简略提到:『1952年,埃及革命,纳瑟(即埃及总统纳赛尔)成为阿拉伯世界的新领袖。1955年,阿拉伯开始由埃及地区入侵以色列。翌年,纳瑟将原由英法共管的苏伊士运河收回,英法乃与以色列合作,向埃及进攻。』(同上508-509页)。当时,苏联曾向英国和法国提出警告,国际形势一度紧张。美国也不支持英法的作法,出兵攻打埃及。在联合国调解下,『以军迅速撒出西奈半岛。这次战争中,以色列取得西奈半岛东端阿卡巴湾通航权较佳保障。』(同上509页)。关于苏伊士运河问题是这样:埃及总统纳瑟为了『从事经济和军事建设,向英、美贷款建亚斯文水坝,又接受苏俄军事援助。这种左右讨好的态度,令美国不满,乃取消其贷款。纳瑟收回由英、法经营的苏伊士运河以示抗议,而发生「苏伊士运河危机」。在联合国调解下始化险为夷,纳瑟得到意外胜利。』(同上第六卷53页)。

 

第三次中东战争:也就是著名的六日战争。『19675月,埃及出兵封锁西奈半岛东岸阿卡巴湾出口的海峡,切断以色列通往红海的海道。以色列立即派遣空军向埃及突击,埃及损失惨重。叙利亚与约旦于是参战,以色列虽然三面受敌,仍然在短短六日内获得辉煌战果。以色列自埃及取得整个西奈半岛;自叙利亚取得戈兰高地;自约旦取得约旦河以西之地,并完全占领耶路撒冷。以色列领土增加了六倍。虽然联合国曾进行协调,但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仍处于对峙局面。』(同上第十八卷509页)。另一段有关战争的起因,提供了更多的背景资料:『阿拉伯人却继续由叙利亚和约旦进攻以色列,以色列当然予以还击,……边界冲突已成白热化。19675月,联合国的军队又在埃及的请求下撤离加萨走廊和西奈半岛,同时埃及也再一次封锁了阿卡巴海湾。1967年的65日,以色列的飞机开始攻击埃及、约旦和叙利亚的飞机场,几乎将其空军全部歼灭,接着又击败他们的陆军。到了68日,以色列的军队已占领加萨走廊,西奈半岛,和约旦河以西的约旦领土,其中还包括约旦所占领的东耶路撒冷。610日,以色列又夺得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六天内就结束了整个战争。当战争结束时,以色列所占领的阿拉伯国家土地,超出它原有领土的三倍。19676月以色列正式将原属约旦统治的东耶路撒冷纳入其版图。』以后,『以阿间的边界问题仍持续不断,直到1970年,埃及、约旦和以色列才同意停火。』(同上506-507,507页)。

 

第四次中东战争:197310月,埃及和叙利亚联合进攻以色列,因而再次爆发了以阿间的全面战争,西奈半岛和戈兰高地为主要战场。』(同上507页)。另一段提到:『1973年的106日为以色列之赎罪节,以色列全国休假,阿拉伯人乘其不备而突击,突破以色列防线,攻入西奈半岛,战火再次点燃。……以色列奋勇抵抗,终于获得胜利。美、俄两国透过联合国向以阿施加压力,两国被迫停止战争。以色列退出西奈半岛西部。』(同上509页)。另一段提到:『11月(73年),以埃停火,到1974年的1月,以埃双方同意撤除在西奈半岛上的军力。然而,与叙利亚的战事却延至1974年的5月。』(同上507页)。

 

  战后情况:19789月,卡特总统(美国)更安排比金(以色列总理)和沙达特(埃及总统)到美国与他召开三巨头会议,此次会谈所达成的协议,包括以色列在五年内自西奈半岛、加萨走廊与约旦河以西的约旦区域撤兵。19793月,以埃两国在美国华盛顿签订和约,结束敌对。

  19816月,在国会即将举行大选的前夕,比金总理秘密下令空袭伊拉克巴格达的原子炉。……

  1982425日,以色列撤出驻西奈的军队,主权归还埃及。6月,以色列挥军入黎巴嫩,扫荡巴解(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击溃叙利亚空军,迫使巴解外撤。』(同上507页)。『1982年以军撒出西奈,但仍占领加萨走廊。』(同上504页)。

  近年来,在美国克林顿总统的努力促使下,以色列已与巴解和解,允许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自治。现在他们又进一步提出要正式立国的问题。在克林顿总统的主持下,双方在讨论中发生很大的争执,尤其是耶路撒冷的问题更是难以解决。以色列坚持要以耶路撒冷为自己的首都,阿拉伯人也决不相让。阿拉法特已公开扬言:耶路撒冷的问题将成为未来和平或战争的关键问题。

  至于约旦和以色列的关系,后来一直趋向于缓和。在以后发生的中东战争中,也一直保持中立的地位。

  至于叙利亚和以色列的关系,仍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因戈兰高地仍一直在以色列的占领之下。虽美国很想促使双方和解,一时还难以解决。

 

最后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战争的推测

从以上四次中东战争情况看来,以色列是占了上风,每战皆胜,占领了阿拉伯人的大片领土。但是阿拉伯人对以色列人的仇恨却愈来愈深,而且他们对自己战争中的失败,也是不会一直服输的。从人数来说,阿拉伯联盟各国人口约共有二亿之多,其中四分之三人口,集中于六个国家:埃及,阿尔及利亚,伊拉克,摩洛哥,苏丹,和叙利亚。其中又以埃及的人口最多。而以色列国现有人口只有六百万。从军事装备和武器来说,他们过去当然不如以色列先进,但这种情况也在逐渐改变之中。因阿拉伯有不少国家因出产石油而变得极富足,他们已有大量金钱从美欧购买到最新进的武器装备。当然,由于阿拉伯国家之间过去以来存在着内部不团结,自相分争,甚至内部打仗。就如以前伊拉克攻打科威特,威胁沙特阿拉伯,就是一个明显例子。这样就使得阿拉伯国家的兵力、武器和军备资源,无法统一集中使用。但也许不久,当以色列和巴解立国谈判破裂,冲突日益加剧,当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矛盾不断加深之时,当以色列一意坚持独占耶路撒冷之时,当阿拉伯国家自觉力量更强大,内部更团结,并从各种渠道获得最先进、优良、极具杀伤毁灭性的武器时,也许他们会联合起来,对以色列进行突然袭击(就如第四次中东战争趁以色列人在赎罪日停工安息时,对他们发动突然袭击一样),企图一举摧毁以色列(就如第三次中东战争时以色列突然发动空袭,一举摧毁了他们几乎所有的飞机),一报先前的惨败和羞辱。如果以色列真的遭受摧毁性打击,难以招架时,美国和西欧某些国家肯定会派出空军、海军、导弹部队、甚至陆军,去援助以色列军队,攻打入侵的阿拉伯国家,也会反攻到那些发动战争的国家,以摧毁那些国家中的飞机场和导弹与防空基地,甚至会重新占据被封锁的苏伊士运河,控制那些敌对国的石油开采和供应系统,以保证石油供应不被切断(就如第二次中东战争时,英国、法国军队也和以色列军队一起攻打埃及一样)。

可以想象,美国,以至于西欧某些国家,会在甚么情况下派出军力,援助以色列,攻打阿拉伯国家呢?美国的政策很明显,一方面作以色列的后盾,全力保护以色列,一方面顿促以色列,尽力与阿拉伯国家和解,要把占领的土地尽可能还给他们,以土地换取和平。但以色列也有担心的地方,例如将西奈半岛和加萨走廊完全还给埃及,又将戈兰高地还给叙利亚,就使自己更容易受到他们穾然发动的严重打击。而美国就答应尽量帮助以色列,保证他们的国防安全。假如美国这么多年一心顿促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缔结的和平,将来一旦遭到严重破坏,以色列的生存也受到严重的威胁和摧残时,美国和西欧某些国家就很可能立即以军力相助,就如上段所推测的。

或者是:当极端主义的阿拉伯国家认为美欧各国一直偏坦以色列,而对阿拉伯人国家作出不公正的处理,而开始对美欧各国和以色列人发动不断的比『九一一』攻击事件更严重的恐怖袭击时,于是美欧各国和以色列联军就可能会对他们发动大规模反攻,为要从阿拉伯国家中彻底消除恐怖分子的根源和蕴床。就如阿拉伯国家中的恐怖分子所于2001年九月十一日发动的『九一一』恐怖攻击事件,劫持了二架民用客机,撞毁了纽约二座世界最高的世贸大厦,震惊了美国欧洲和全世界,也因此激怒了美国,结果发动美欧联军,攻占了阿富罕和伊拉克二个国家,为要将它们改变成亲西方的民主国家。又如近年来极端恐怖残酷的伊斯兰国(ISIS)对美欧基督教人士和伊斯兰不同教派人士的残杀,也已引起了美欧各国的极大恐惧。假如以后这些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用生化武器或含有核弹的骯脏炸弹,对美欧各国和以色列发动更可怕的攻击时,美欧和以色列的军队就会发动更大规模反攻。这样,但11章末段预言就可能正式开始应验了。

正如预言中所说:『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指发动战争或恐怖攻击的列国)如洪水泛滥。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指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本是以扫的后裔)、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本是罗得的后裔)必脱离他的手。(他们的所在地也就是指约旦王国说的,众所周知,前约旦国王侯赛因一向亲西方,态度较和缓,后来和以色列关系趋向和解,在中东战争中也保持中立立场,因此在南方王和北方王战争中必脱离北方王的手)。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如占据苏伊士运河,或进行经济制裁,控制其它可发动反攻的资源)。吕比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吕比亚人也就是指利比亚国,原来是很亲西方的。后来卡扎菲上校夺取政权后,变成反西方的。现在又开始向美欧示好。古实人也就是指埃塞俄比亚国,原来也是很亲西方的。原是信奉柯普特基督教的国家,是全国遵守安息日的。以前塞拉西皇帝访问中国时,也仍遵守安息日。后被改成革命政权,情况有了改变。现在又开始依靠美国)。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这也许是指当地的地理位置说的,例如以色列和美欧最怕伊朗搞核武,伊朗是波斯人,虽然信奉伊斯兰教派中的一少数派什叶派,却不属于南方王阿拉伯人国家的联盟,而且它的地理位置处在以色列和南方王的东方和北方。或也有可能是指东方和北方的强大国家对南方列王的军事援助,例如进驻当地海域的航空母舰和其它军舰,或进驻附近的空军基地。……究竟怎样解释还不能确知,需待观察),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按字面解是指耶路撒冷,按灵意解是指在世界和教会的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有可能是指以罗马教廷为首的包括背道的基督教、披着教会外衣的招魂术在内的巴比伦三合一宗教大联盟,在战争胜利后,将会促使耶路撒冷由联合国共同管理,既不由以色列人独自统治,也不由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单独治理,却要成为在联合国管理下的犹太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共同尊重、居住和进行宗教活动的圣地。事实上根据联合国1947年关于由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分治的决议中,就将耶路撒冷交由联合国共管,既不归于以色列人治理,也不归于当地的阿拉伯人治理,因双方都为此剧烈争夺,决不相让,并且将来巴比伦的三合一宗教大联盟也可能会在此世界性的宗教圣地耶路撒冷内,设立全球性的总的领导机构,向全世界教会信徒发布遵守星期日的命令。启示录预言中说:『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启13:3,18)并不是指都要信从罗马天主教,敬拜教皇,而是指以罗马教皇为首的包括罗马天主教,背道基督教和披着教会外衣的招魂术三合一宗教势力所组成的巴比伦大城,将要利用美国和西欧各国(十角),制定星期日律法,强迫人守星期日,并最后禁止上帝余民守安息日,这也就是强迫人拜兽和兽像,接受兽的印记的具体行动。在美欧各天主教基督教国家中会如上述预言获得最典型的应验。在其他国家中不会强迫人守星期日,但会尊重星期日过于安息日,并最后会在巴比伦教会的强烈要求下,逼迫晚雨复兴中大有能力的上帝仆人和余民,并禁止上帝余民守安息日。这实际上也是在无意中被教皇所利用,参加了拜兽和兽像,与强迫人接受兽印的行动。总之,这种强迫人拜兽和兽像,接受兽的印记的行动,实质上也就是和羔羊争战,和圣徒争战:『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启16:13-16. 17:13-14)。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指基督复临时带来的最后结局)。』(但11:40-45)。

也许有人仍要提到预言中论到罗马教皇所说:『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13:3,8-9)。这预言又怎么会得到应验呢?

其实在上面括号内,已作了简要的解释。这里的所谓敬拜兽,决不是指人人都要信奉,跟从,敬拜罗马教皇,而是有着特定意义,指着特定事件说的。根据启示录十三章和十七章的预言,末后以罗马天主教为首的巴比伦教会要利用美国和西欧各国,制定星期日律法,强迫人守星期日,并最后在晚雨复兴中,由于成千成万信徒调转脚步,改守安息日,于是向上帝的忠心仆人和余民大发烈怒,必要利用政权禁止上帝余民遵守安息日,这也就是强迫人拜兽和兽像,接受兽的印记的具体行动。在美欧等各天主教基督教国家中会如上述预言获得最典型的应验。至于在其他非天主教和基督教国家中不会制定星期日律法,也不会强迫人守星期日,但会尊重星期日过于安息日,并最后会在巴比伦教会的强烈要求下,逼迫晚雨复兴中大有能力的上帝仆人和余民,并禁止上帝余民守安息日。这实际上也是在不知不觉中被以罗马教皇为首的巴比伦教会所利用,而参加了拜兽和兽像,与强迫人接受兽印的行动。正如怀爱伦在解释本节预言时也早已指出:『蒙启示的约翰也预言到罗马教皇说:「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启13:8)。将来不论在旧大陆或新大陆,人们都要在尊敬星期日(完全根据罗马教的权威而创立的制度)上崇奉罗马教皇。』(善恶之争第35599页)。

启十三章二个兽和十七章大淫妇骑在兽上的预言都已明确指出:末后以罗马教为首的三合一的巴比伦教会,将要控制美国和西欧各国等基督教天主教国家制定星期日律法,强迫人守星期日,随后在晚雨复兴,大声呼喊,许多上帝子民掉转脚步,遵守安息日的情况下,还要大发烈怒迫害上帝忠心的仆人和余民,特别在最后短暂的大艰难时期中,要以不得作买卖(比如解雇,不聘用坚守安息日的人,断绝他们的经济来源,甚或封闭坚守安息日的商店,等等),并以监禁死刑等,严厉禁止上帝余民遵守安息日,以强迫他们接受兽的印记(启13:15-18.详见《善恶之争》第三十八章最后警告和三十九章大艰难的时期)。这种逼迫的风气也会影到全世界凡有巴比伦教会和上帝余民的地方,甚至在属灵的广义上影响到每一个人。在其他一些国家中虽然不会强迫人遵守星期日,但却会表现为尊重星期日过于安息日,并最后也会在巴比伦教会的强烈要求下逼迫晚雨复兴中的上帝忠心仆人和余民,并禁止他们遵守安息日。于是每一个人在或知或不知的情况下都有分于拜它。但一切忠心爱主的上帝子民在最后大艰难中必蒙上帝大能的拯救,无一人丧命。这也就是启示录预言中提到的属灵的『哈米吉多顿』争战(启16:13-16)。『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启17:13-14)。

以上预言还是属于没有完全应验的预言,解释时不能太过武断。以上解释仅供参考,我们还需要多多留心思考、观察。愿主不断光照引导我们!

圣经上教导我们说:『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后1:20-21)。启示录中最后也告诫我们说:『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上帝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上帝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启22:18-19)。

但愿我们务要借着恳切祷告,热切查考研究默想圣经的真道和但以理启示录的预言,在圣经的真道和预言的信息上进一步同归于一,使我们的信仰完全建立在圣经的根基上,纯正无误,永不动摇!这样不但可以装备好我们自己,在末后空前的邪灵的迷惑,和似是而非谬道的摇动下,坚稳站立,永坚不移,而且更能靠着圣灵的大能,将圣经的真道和三天使信息大有能力的传扬出去,使更多人信而悔改,或掉转脚步,成为上帝忠心爱主的余民,和我们一同预备好迎见基督复临。

但愿我们也要时时儆醒,常常祈求,在主里面不断因信称义和因信成义,不断靠主离罪成圣,圣而又圣,更深爱主爱人,不断在主里服务行善,传道救灵,坚守上帝的诫命、真道和旨意,凡事感恩,靠主常乐,得胜末后空前的考验,保守自己常在主的爱中,仰望主耶稣的怜悯,直到安睡主怀,或欢然迎见主来!

正如经上对我们的劝勉:『亲爱的弟兄啊,你们却要在至圣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圣灵里祷告,保守自己常在主的爱中,仰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直到永生。』(犹20-21节)

主耶稣在即将受难离世前也勉励我们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常在原文是住在,下同),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人拾起来,扔在火里烧了。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你们也就是我的门徒了。』(约15:5-8)。

又说:『我爱你们,正如父爱我一样,你们要常在我的爱里。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他的爱里。这些事我已经对你们说了,是要叫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并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5:9-11)。又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14:21,23)。

基督很快就要以万王之王的身份,坐在父上帝宝座右边,带领千千万万天使,大有能力,大有荣耀地驾云降临,来迎接我们回天家!我们将来要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稣,并众天使永远在一起,得享无比的喜乐和荣耀!我们将来要成为天使的一部分,取代三分之一因堕落背叛将被毁灭的天使的地位,甚至我们还要在上帝和基督宝座前作祭司,并和基督一同作王,直到永远!(启20:5-6.22:3-5)。愿我们永远感谢,颂赞,敬爱,信靠,遵从,跟随,效法祂!(『关于但11章末段预言的研讨』路光写于2001年,修订于20034月,200511月,20085月,并于2009329日北方王部分作了更清晰有力的修改,再于2010,2,15对启十七章北方王部分作了更有力的改写和补充。20131230日和2017124日又作了最新的修订和补充。还可参看路光网站上《但以理研究与默想》《启示录研究与默想》二书中的解释)。